專訪《罪夢者》導演陳映蓉:復仇、逃獄、兄弟情,Netflix與台灣團隊激盪的火花

專訪《罪夢者》導演陳映蓉:復仇、逃獄、兄弟情,Netflix與台灣團隊激盪的火花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知名影音串流平台Netflix的原創作品向來是品質保證, 近年Netflix致力擴大版圖,與日韓亞洲等地合作原創影集,首部華語原創影集便挑上《罪夢者》打頭陣,導演陳映蓉領著台灣工作團隊,儼然躍上國際。

「影集作為介於電視與電影的中間規格,對於創作者來說相當舒適,它比電影有一個更長的時空去經歷、體驗、感受、呈現這個世界,又沒有到電視這麼瑣碎。」曾執導《十七歲的天空》、《騷人》等片的陳映蓉,形容《罪夢者》的拍攝經驗「是一個非常舒服的地帶」。

知名影音串流平台Netflix網飛的原創作品向來是品質保證,《黑鏡》、《紙牌屋》、《怪奇物語》、《AV帝王》、《指定倖存者》、電影《羅馬》都備受好評。 近年Netflix致力擴大版圖,與日韓亞洲等地合作原創影集,首部華語原創影集《罪夢者》將於10月31日上架,由Netflix出資製作,從劇本、選角、拍攝、剪輯到後製全程參與緊跟,導演陳映蓉負責編劇與執導,與操刀《通靈少女》的新加坡IFA稜聚傳播共同合作。

Netflix首批華語原創作品定檔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為什麼會挑《罪夢者》成為第一部?顯然我們是最好啦,哈哈!我覺得當然是規格、故事比較複雜,都相對的大一點,還有就是說卡司也比較強。」陳映蓉導演接受專訪時態度爽朗大方,說話真誠風趣,就算碰到核心問題也直言不諱,或許這也是她接受Netflix挑戰成功的因素之一。 對於《罪夢者》成為第一部打頭陣的華語片,陳映蓉不認為有壓力,「應該是說很有活力。我那時候本來就覺得說,不管怎麼樣,無論是誰,希望他放上平台,就是漂亮的拿出去。」

IMG_1385_____________
Photo Credit: 王祖鵬攝影

陳映蓉的出道作《十七歲的天空》就得到年度國片票房冠軍,隨後轉拍短片、歌曲MV,已經多年沒有拍攝長片。 「本來這個故事是Netflix跟之前最早的團隊在構思新的想法,把這個當作華語片的第一部來思考,後來我接手的時候重寫過劇本,但保留原來一些梗、元素、類型等重點元素。我非常想把這個很亞洲的、華人的世界觀放進來,像雕花一樣,每個人都環環相扣。」陳映蓉不諱言,在外國人心中,代表台灣的元素就是神靈與黑幫兄弟情,讓她立定跳脫傳統江湖片的形式,採多角色、多線敘事,因而讓每一位角色都有吸引人的故事,變得更立體。

Netflix的原創劇大都找當地的電影導演及團隊拍攝作品而不是電視導演,原因是電影導演更有原創性與觀點,能帶來不同的視覺體驗。Netflix表示,陳映蓉導演的作品能引發觀眾共鳴,很擅長操作商業類型元素,還是一位會調演員的導演。從前三集影片的內容來看,電影導演拍出來的質感、畫面、風格、氣勢、人物刻劃與場面調度,確實有如看電影般的享受。 籌備期超過兩年,陳映蓉形容《罪夢者》是一部關於愛恨交織的人情與救贖的現代江湖片。

「我們都知道韓國日本影視工業已經非常成熟,包括對岸都有很長足的進步,但在影視產業方面,台灣不是沒有足夠的氣候,我覺得這是一個產業需要面對的問題。後來陰錯陽差變成我拍的時候,我只有這個想法,就是這個東西拿出去一定要值得讓人一看再看,這就是我做這件事情唯一的想法。」既然要代表台灣影片第一個推出去的作品,氣魄就是要不一樣。 眾所皆知,Netflix採大數據選材,復仇、兄弟情、逃獄…這是Netflix丟給陳映蓉的幾個關鍵字,從熱賣劇數據挖保底元素,先定義產品關鍵字,明確要求影集的類型、標籤(hashtag)、關鍵字等,之後所有的細節都必須朝此邁進。

「外國人認為台灣人喜歡靈異元素,發現兄弟片很受歡迎,台灣的人情、情感、矛盾與抉擇這些東西,因此決定打造一部前所未見的台式黑幫片。」 「在與Netflix合作過程中,能感受到他們十分重視故事完整性與創意,過去在類型條件、市場框架下,有時候會不小心做得很扁平。他們做的就是一個守門,你只要守住這個最低限度與規則,其餘的就是你自由創作的空間。」 陳映蓉指出,由於是網路平台,Netflix沒有長度、集數、廣告等限制,就因為沒有任何規則,才是最大的限制。「Netflix會一直耳提面命『Hook!Hook!Hook everything!』,認為這是與觀眾溝通的基本要素。那個創作者不知道Hook(鉤子)。」

IMG_1386
Photo Credit: 王祖鵬攝影

Netflix對作品的高度要求,吹毛求疵、詳細瑣碎的程度,是以15分鐘為一個完整單位。為了方便聚焦,在溝通時Netflix常會用參考影片溝通,了解劇本走向及影片呈現。 「Netflix的強勢,在於有很強力的分析,條件也很嚴格,劇情鋪排、人物設定、什麼元素、類型、框架…怎麼混合,都有很清楚的基礎與精確的規範,在這些條件下,故事放進去,就能精準打到目標觀眾群,確保一定的基本收視。他們在這方面的經驗及判斷很準確。」

而Netflix對創作的強勢介入,也讓陳映蓉氣到差點翻臉走人。「當時我連分手信都已經寫好了,準備分手快樂。」陳映蓉回憶,Netflix看完第一集初剪後,就註記了40個修改建議,還自己找人剪了5個影像版本給陳映蓉參考。雙方最大的衝突點在於,Netflix為了讓觀眾更快理解劇情,在後製剪接階段時想調換場次順序,打破8集結構重新再來。

Netflix罪夢者將推出
Photo Credit: 中央社

Netflix要求,首集前15分鐘的門要開得夠大,才能吸引潛在觀眾;每15分鐘之間,要有鉤子銜接留下人,期待接下來會看到什麼;若情緒不夠滿,觀眾會跟不上;每一集收尾處的張力必需再次升高,用懸念引導觀看下一集。「他們從剪輯順序、配樂、補錄台詞等建議,其實只是希望讓觀眾更容易進入劇情,抓助閱聽眾的眼球。」 「所有的衝突都發生在第一集,他們踩到我的底線,我是按照劇本邏輯剪接,這是當初創作時就思考好的模式。」

但陳映蓉認為節奏與劇情環節緊扣,希望能適度留白,「總要留一點想像空間給人家探聽吧!不要都當觀眾是笨蛋。」 「其實我也看過一些其他的影集,就發現故事只有懸念的嗎?難道我們只能提出問題就好了嗎?」當時她的反彈讓國際原創總監Erika North特地飛來台灣促膝長談了6個小時。陳映蓉直言,若改了一定大亂,最後沒人能夠補救。「相信我,我能為這作品負責。第一集好不好?大家買單,開大絕,這就是個好故事。」

張孝全王柏傑新戲飾黑道兄弟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最終,雙方達成共識,Netflix不再堅持動大結構;陳映蓉也同意調整配樂等細微的部份。 片中古典音樂、古詩及古典文學名著《紅樓夢》都佔有一定地位,陳映蓉透露,工作時會聽音樂,拍攝前期特別需要音樂,而古典樂能幫助她寫劇本,「我會思考如何讓音樂轉化成影像,它可以是個連結,這是一個對想像很好的練習。」 「我覺得武俠片很有意境,拍得很寫實,然後又有藝術性,我也很喜歡日本片、北野武的作品,這些都是非常好的。我講更多的是關於幫派、兄弟、俠義的東西,那種互相幫助,扶俠仗義的感覺,華人世界是講忠孝俠義的東西,其實這是他們情感。」其實陳映蓉本身就自帶俠客氣息,這更讓人期待她創作出來的江湖片會呈現怎樣的面貌。

標榜是現代江湖片,武打動作場面自然不能少。陳映蓉對每場打戲都力求真實感,特別邀請超過15年資歷、曾與吳宇森導演合作《追捕》的日本大師園村健介來台擔任動作指導,為演員設計打造截然不同的動作風格,畫面逼真拳拳到肉,連暴力血腥的場景也毫不掩藏。 片中張孝全、賈靜雯、范曉萱、王柏傑、章立衡、周洺甫、許光漢也都展現出強烈的風格特色,性格塑造鮮明,演技令人讚嘆。「我希望每一個人物就是一個人,而不是一個人設。」

陳映蓉表示,演員邀約非常順利,「要找誰演都可以,真的還蠻爽的!」 「我相信Netflix本身就有足夠的吸引力,是個非常大的牌子。對於演員來說,他們的作品能在很多地方被看見,這是第一個利多。第二個是我真的知道他們很喜歡劇本,很喜歡這個故事,對於角色有投入感覺,有參與感。對Netflix來說,因為他們不認識演員,而是看個人特質跟感覺、可以詮釋的角色,但是我對我們自己人熟稔,我會說服他們。」

罪夢者開拍記者會(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以偶像歌手身份出道的章立衡,形象乖巧聽話,從來沒想到他能黑道角色詮釋的如此出色。他表示,「演完這部戲後,整個人生好像往上走了一層,看到的世界也不一樣了!」陳映蓉對他的表現極為滿意,「章立衡表現真的很棒,跟我們想像中不一樣,我一直覺得他本來就怪怪的。我認為他就是一個有天份的人,從他的性格、外型、特色,我感受到他很有故事性,他有明星特質,他會是個好演員。」

許光漢的角色則是讓人非常驚艷,在眾多演技派高手圍繞下,還能展露出強烈光芒。「這個角色我從沒有想過別人,從一開始寫腳本的時候,心裡就想說由許光漢來演。我找他的時候,他剛好在忙著拍戲,他在新生代很搶手。我只跟他說了就是大概有他的部分。隔陣子我問他看過劇本了沒,我說,『沒關係,你再想一下,等你有空時再看,但是如果你不接這部戲的話,千萬不要打開,看過劇本後還不接戲,那會是你的錯,你真的會想死,你一定會想死,所以不接不要看。』」

原創影集罪夢者 邀林夕韓團打造主題曲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電影導演第一次拍影集,因為時間可以拉長,「與電影比起來,影集有更長篇幅,能用電影規格更完整地去講一個故事,場面拍得比較詳細,會比電影敘述詳細,讓這部作品能保有最真實的創作風格。其中的不同,就像是一種媒材的規格,等於是繪畫時畫布的尺寸這種差異。我覺得影集應該是清明上河圖,東西很多。你們接著去看,片段去看,還是一幅完整的作品。」 這場合作對台灣內容產業深具意義,陳映蓉覺得是很寶貴的經驗。

「我學到最多的技巧是通俗,所謂的通俗,就是跟大眾溝通的技巧。這個通俗,讓你的東西很容易被接近。Netflix常跟我說,他們只有一句話,就是我們要確保觀眾在整個觀影的過程一直跟我們在同樣的一條線。他的運鏡拍攝、敘述方式要比較平鋪直述,華麗並不重要。」 「這是一個非常特別的經驗,因為《罪夢者》是一部融合犯罪及虛實交織的作品,8集的每一集自成篇章,很像交響樂的概念,既是獨立的故事,串在一起又是一部作品。」陳映蓉笑著說出推薦話語,客氣中帶著自豪感。

IMG_1389
Photo Credit: 王祖鵬攝影

Netflix首次投資《罪夢者》、《極道千金》、《彼岸之嫁》3部華語原創內容,將華語內容深厚的文化背景及不同敘事風格,呈現在這三部獨特且精彩的作品中。第一部《罪夢者》將於10月31日正式上線,第二部《極道千金》將於12月6日上線,第三部《彼岸之嫁》預計於2020年1月與觀眾見面。 當迪士尼、HBO等競爭對手在拚IP時,Netflix持續在全球各地挖掘原創作品,對華語影視市場蓄勢待發。

*專訪場地由「誠品行旅」提供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