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用「TOM」元素,讓敢於追求的你縮短現實與理想的差距

善用「TOM」元素,讓敢於追求的你縮短現實與理想的差距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期限(Time)、行動(Operation)、融合(Mix),簡稱TOM好了,如果未來我們能輕易地想起怎麼規劃行動方案,那不如就這麼稱呼它好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年輕時追求的是金錢,再來是好的工作、名聲,後來也許是一直忽視的健康,無論求學或是出了社會,不同階段的人生總是追求著不同的東西,每個人都有不同目標,但都一樣追求著,沒有不同。

偶而看到一本書、聽到一句話,開始建構理想生活的想像,不同的成長背景、價值觀或是思考邏輯,都能讓理想在不同的框架底下誕生,但從來沒有人告訴我們理想誕生之後,該怎麼去追求。

理想就是與現實之間的差距,我們該努力的,就是盡可能地縮短距離。

一個人的價值觀只要越明確,理想也越好取捨,這是因為不同價值的優先順序,只有在各自的心中才能清楚劃分,你可能在乎健康,不願意熬夜加班;他可能只在意金錢,無論工作份量都能任勞任怨。如果理想都是追求未來安穩的生活,同種理想卻可以靠著不同的路徑抵達。

對每個人而言,理想訂得太高或太低都不好,一種是不容易達成,另一種則是太容易完成,對於實際執行都是種困擾。就像運動,跟一個太強或太弱的對手競爭,對你的成長並沒有幫助,追求的理想也應該要設定成強度適中。

當大學成績慘不忍睹的我,下定決心要攻讀研究所

我大學時期的成績很差。

大四下準備考研究所,在這之前的七個學期,只有兩個學期沒有被當掉任何一科,平均成績則是只有一學期超過80分,最爛的一次連60分也沒有。大學生涯保有這樣的成績是很危險的,除了容易被退學之外,也有很多被當掉的科目需要在之後補修回來。

也因此,到了大四,大多數人可以開始準備規劃未來,投入時間在準備考試,或是準備相關的應徵文件,規劃自己的工作選項,而我,只能忙於應付那些不用功所欠的債,不停地補修。

當時,下定決心要攻讀研究所,也因此,該如何考上就是我當時必須達成的理想目標。

如何縮短與理想之間的差距?

首先,一定要給自己訂下一個完成的期限,替自己訂下一個能達成目標的期間,期間也能分成不同區段,像是短中長程時間區段的概念。

再來則是思考要達成目標時,所需完成的必要條件,或是自己需要補足什麼來完成必要條件,將項目盡可能地分解成能實際執行的項目。由上到下、由淺到深,粗略到具體地去思考每一項行動措施,有點類似於工作分解結構的概念( Work Breakdown Structure)。

最後則是將以上兩種元素融合,以時間軸串連出整個行動指南,訂出具體的行動順序。就像闖關遊戲一樣,完成特定的要件逐步破關,最後總會打敗大魔王,大魔王可以想像成那個怠惰的、阻止你追求理想的自己。

期限(Time)、行動(Operation)、融合(Mix),簡稱TOM好了,如果未來我們能輕易地想起怎麼規劃行動方案,那不如就這麼稱呼它好了。

藉由上述說的,先依照學校的考試日期設定完成的期限,再依據每個要考的科目,由粗略到具體擬定該完成的事項。舉例來說,如果某間研究所的考試科目為民法,我就可以將這個科目再分成時事、學說、基礎等類別,又在這幾個類別當中設定該研讀哪些資料,從考試日期的期限將時間分成不同區段,與要執行的項目融合,就成了一套可以確實執行的行動方案。

短期之內我必須打好哪些基本功夫,中期來說我該如何持續精進,長期而言又該如何融會貫通、充分運用,才能幫助自己在面臨任何考題上都能得心應手。

記得永遠都要搞清楚一件事,完成一樣「具體事項」,並不等於會讓你靠得離目標近一點。

舉例來說,想要減肥所以需要運動器材,去購買了運動器材,卻忘了再將這個項目之下研擬更細緻的行動措施,缺乏了具體的運動計畫去使用,來達成減肥的效果。或是想要增進某方面的專業知識,看到新的參考書籍就選擇購買,卻完全沒有記得還要翻開來看,這都會讓你最終得到失敗的結果。

另外,也可以照時間的長短設定目標高低,如果是長期目標,在目標的設定上可以適中,甚至設定得再高一點點,也算是能夠激發潛能的方式,讓自己能在可行的目標上突破自我。如果是短期要達成的目標,那目標就一定要具體,而且是可以達成的項目。

當年懞懂的埋頭苦幹,是不是比較快樂?

前面講了那麼多,其實也都是後話了。

當年懵懂的埋頭苦幹,也從不了解過程該有的思維結構,也幸好懵懂地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

後來,我總會想起,那幾年在課業上人言微輕的幾個時刻,不在世俗眼光的評分下突出,是否會讓自己顯得進退兩難,找不到立足點或是自己的價值了呢?

於是學生生涯的我們,開始投身在比較分數的軍備競爭當中,其他科目的成就永遠比不上主科,名次、學校用來定義一個人的高低,衡量一個人的未來價值。

出社會後開始賺錢,比較的是收入高低、待遇多少,又有多少人能肯定地說出不畏世俗做著自己想做的事,又能保有多少時間讓自己留戀在單純喜歡的事物上面。

放下以前喜歡的,跟著追求社會眼光喜歡的,這樣的生活真的快樂嗎?

以前吃著小美冰淇淋就覺得很快樂,後來吃著哈根達斯(Häagen-Dazs)卻也沒有那種感覺了。

期待在寫下每段後話之前,能在人生每個階段的課題當中,率先得到解答。一起共勉。

本文經作者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