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反起底」的雙重標準及徒勞無功

警方「反起底」的雙重標準及徒勞無功
Photo Credit: Vincent Yu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香港政府及警隊上下近日極力隱藏警員身份,聲稱原因是有警察及其家人被「起底」,然而這些措施的效用成疑,而且要杜絕「起底」,必須解決最根本的問題——警察濫權施暴不受監察。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政府及警隊近一個月採取多項措施極力隱藏警員身份,例如控方在法庭文件上隱藏警員姓名及編號,僅以字母代替[1][2]、律政司司長及警務處處長向法庭申請禁制令,禁止市民公開警務人員或其家人的個人資料[3]、員佐級協會入稟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要求禁止查閱選民登記冊等。[4]

以上行動全部都用上同一理由︰防止警員被「起底」公開個人資料。但這不會有任何阻嚇力,正如我在6月時指出,「當有警員濫權使用暴力而逍遙法外,感到無力的網民或會訴諸『起底』揭露警察資料,迫使警員為自己行為負責」。[5]

警隊自6月開始已縱容警員隱藏身份行事,拒絕展示警員編號或委任證,而且多次鏡頭下濫權施暴亦獲高層以至特首林鄭月娥公開包庇——雖然後者近日聲稱不等於「盲撐」,但至今未有譴責警隊任何不當行為[6]——這些才是令警隊評分暴跌、公信力盡失以及有人希望以「起底」阻嚇警察的真正原因。

警隊涉嫌洩露示威者、記者資料

除了警察被「起底」外,不少示威者、新聞工作者及民主派人士的個人資料均遭公開[7],而且近來有跡象顯示警隊內有人洩露被捕者、記者的資料︰

  • 10月18日,指控警方性暴的中大學生吳傲雪見記者時提透露收到恐嚇訊息,而涉及的電話號碼只有警方及她的親友知道;[8]
  • 10月26日,醫護人員集會中有警暴受害者上台表示,被捕2日後即遭「起底」,其姓名、身份證號碼、住址,以至家人的姓名及電話均被公開;[9]
  • 10月28日,一名記者在警方記者會上讀出聲明,抗議警方近月多次在示威現場粗暴對待傳媒,她當晚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透露,當日有警察公共關係科職員拍攝其記者證,事後附有其姓名及相片的記者證相片隨即在建制群組流傳;[10]
  • 10月29日,《立場新聞》收到「起底」受害人指曾被警方截查及拍照,事後同一張相片即在「起底」專頁出現,而且他有好幾個朋友亦有相同遭遇。[11]

如果警方想挽回市民信心,請嚴謹調查以上有警員涉嫌濫權洩露個人私隱、協助「起底」的事件,並仔細公開調查細節,回應質疑,否則就是雙重標準。

不過,警隊這幾個月來多次違反規定甚至法例、公然撒謊,民意調查中對警方信任程度的評分方面,有過半市民給了零分、平均分為2.6分(10分為滿分)[12],因此我認為不必多探討警隊上下——由警隊公共關係科高層謝振中、江永祥、高振邦等,到低層的員佐級協會會長林志偉、「光頭警長」劉澤基等——如何回應有關指控。

RTX7550J
Photo Credit: Jorge Silva / Reuters / 達志影像
用選民登記冊難以「起底」

話說回來,警隊近日「反起底」措施的效用成疑。

根據選舉事務處的介紹︰「供市民查閱的選民登記冊只會刊載選民的姓名和住址,而選民的身分證號碼和聯絡電話號碼是不會公開的」[13],換言之,最有可能透過選民登記冊去「起底」的情況,就是先知道某人姓名,再查到其住址。

問題是,只有姓名和住址兩項資料的話,其實難以判斷有否「點錯相」——畢竟總有可能同名同姓。要用選民登記冊「起底」而不會找錯資料,現實上需要符合以下其中一項條件︰

  1. 目標的姓名非常罕見;
  2. 本身已經知道目標的姓名和居住區域,而且該處無人同名同姓。

如果符合第一項條件,「起底組」仍然要從超過413萬位選民中找到目標[14];所以符合第二項條件,才是現實中唯一可透過選民登記冊起底的情況。

那麼,申請司法覆核的員佐級協會能否提供數字顯示,到底有多少警員被起底公開姓名及居住區域,以至有可能利用選民登記冊起底?

事實上,即使目標清晰——有姓名及居住區域——一般人仍難以利用選民登記冊大量「起底」,因為選舉事務處禁止公眾查閱選民登記冊時以任何方式記錄資料,所以必須只靠腦袋記住。此外,如須記錄必須提交書面申請,但《立場新聞》在2015年申請時,被處方以「調查部分區域是否有種票是與選舉無直接關係」為由拒絕。[15]

由此可以推斷,使用選民登記冊根本不是「起底」的好方法。

不解決問題源頭,「起底」難以阻止

Telegram頻道「老豆搵仔」自7月起列出大量警員及其家人、伴侶的個人資料,包括姓名、電話、地址、社交媒體帳戶、相片等,即使法院頒下臨時禁制令,「老豆搵仔」的管理員亦表示不會刪除資料。[16] 該頻道亦製作了「表格」給網民填寫,提供警員或其家人的資料。

現時涉及警員「起底」的一宗案件已於9月25日提堂,控方指被告任職電訊公司,並在未獲公司同意下取得一名客戶的個人資料,再交給「老豆搵仔」的管理員。[17]不過這宗案件與上述「反起底」措施無關。

禁制令也許令人不敢公開張貼警員的個人資料,然而無法阻止人去查看及私下流傳「老豆搵仔」上的內容。再者,警員及其家人也會有舊同學、朋友等,他們也有可能把警員的個人資料交出去,而這是難以阻止的。

從6月時拒絕出示委任證、隱藏警員編號,到後來大規模蒙面、連上庭時也要匿名,警察不斷拒絕監察才是「起底」的因,而警隊的回應卻是找更多方法來逃避監察,同時任由前線警員放肆,針對警員的「起底」看來不會停止。

相關文章︰

參考資料︰

  1. 利器割警頸少年被控有意圖傷人 受傷警以代號「X」稱呼(香港獨立媒體)
  2. 區諾軒反對兩警匿名作供(蘋果日報)
  3. 稱為免警員遭「起底」要求禁查閱選民登記冊 員佐級協會上訴得直 獲批臨時禁制令(立場新聞)
  4. 高院頒臨時禁制令 禁止披露警員及家人資料(香港電台)
  5. 警員的處境只會越來越危險
  6. 林鄭月娥稱支持警隊嚴正執法不等於「盲撐」(香港電台)
  7. 披露示威者資料 起底網站獲央視認證 有受害人質疑公安爆料(立場新聞)
  8. 香港電台Facebook直播影片(有關回應於20:35左右開始)
  9. 【抗暴之戰】被捕者遭藍絲起底疑警有份參與 未成年抗爭者頭受傷等10小時始送院(蘋果日報)
  10. 警記者會上照電筒抗議被逐 女記者:被 PPRB 拍攝證件後相片即於網上流傳(立場新聞)
  11. 警方疑洩市民個人資料助「起底」示威者 受害人:被警截查拍照,照片現親建制起底專頁(立場新聞)
  12. 有關「逃犯條例修訂草案」意見調查調查結果(第五輪)(香港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
  13. 常見問題—地方選區(選民登記)
  14. 選民登記數字—地方選區(選民登記)
  15. 記者為查種票 申請抄錄選民資料 選舉事務處拒絕:與選舉無直接關係(立場新聞)
  16. 高院頒令禁起警底 「老豆搵仔」稱不刪警員資料:禁制令真係驚條鐵(明報)
  17. 涉警被起底 電訊外勤首案被控 警:6月至今2300人資料被公開(明報)

核稿編輯︰黎家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