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皇努力成為日本的「象徵」,讓皇室成為人民打從心底尊重的新存在

天皇努力成為日本的「象徵」,讓皇室成為人民打從心底尊重的新存在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經過調查,在過去的戰後昭和時代中,對天皇「沒什麼特別感覺」的反而最多,再來才是「尊敬」、「有好感」。進入平成時代初期後,「有好感」開始慢慢增加,2008年後「尊敬」開始變多,2018年尊敬占比竟達到41%,反而是在愈近幾年時,皇室愈受到尊崇。

德仁正式即位

「帶著國民的寄託,吾將履行並行使日本國及日本國民統合的象徵而努力。」10月22日,日本的今上天皇德仁,在皇居宮殿的正殿「松之間」舉辦「即位禮正殿之儀」,正式宣讀即位致詞。在當天的細雨綿綿中,包括德仁天皇的弟弟秋篠宮文仁親王、與上皇明仁的弟弟常陸宮正仁親王等都列席在位,以文仁親王妃紀子妃為首的9位女性皇族等在一旁依序站齊,迎接最隆重的時刻。

今上天皇德仁雖然在5月時已經即位並更改元號,但對於日本來說,即位大典才是真正代表著向世界宣告新時代建立,並邀請各國嘉賓觀禮。其中英國的查爾斯王子(Charles, Prince of Wales),更是在明仁與德仁即位時都參加,中國則是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代表,並牽線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能否在2020春天來個「習安會」。美中不足的是,由於先前的哈吉貝颱風災情慘重,原先預計的即位大遊行將延到11月10日再舉辦。

但或許對比上次的即位遊行,德仁的即位也許情勢緩和許多。回顧29年前,1990年11月12日明仁天皇的即位大典,日本全國就出現40起極端份子的游擊隊抗議事件,單是在東京都內就有34起,明顯是衝著當時明仁天皇而來。在即位的大遊行上,也有14發迫擊砲彈朝皇居發射,但都被攔了下來。當年激進主義份子高舉「天皇即位儀式粉碎」大旗,19天內發動超過70起游擊事件,對於皇室的反對,當時很多人是很敏感的。

皇族繼承將變?

在進入令和時代後,許多人在議論的,也是將來「後令和時期」皇族該如何變化,將來的繼位問題等都被媒體拿出來討論。根據現今的《皇室典範》,皇位繼承的優先順序為德仁天皇的弟弟文仁親王、再來是文仁唯一的兒子悠仁親王、最後才是上皇明仁的弟弟正仁親王。但正仁親王已高齡83歲,就現實點考量而言,秋篠宮家的文仁親王父子,是唯二有資格繼承皇位的人選。

因此,就未來來看,秋篠宮家族是需要被保護的皇室命脈。在今(2019)年8月,文仁親王訪問不丹王國時,文仁親王雖然是一家造訪,但必須分乘兩架飛機,間隔約半小時,先是悠仁親王與母親紀子妃、再來是文仁親王降落後,三人才可以一起行動。這也是因為兩人分別是繼承順位第一與第二位,基於風險考量下的決定,回國時一家也是分乘兩架回日本,這樣的情形在往後只會愈來愈多。

再者,皇室成員的高齡化也是重要問題,目前皇室家族18人中,包含上皇與上皇后在內共有七人超過60歲。30歲以下的皇室成員,扣掉悠仁親王後還有6位皇室未婚女性,一旦結婚後勢必會脫離皇籍成為平民。將來如果等到悠仁繼位,很可能身邊的姊姊們都已不再是皇族,如果悠仁結婚後誕下男兒,那皇室命脈尚能延續。在當今皇室也「少子化」的危機中,悠仁在20歲成年後的成家與女性繼位問題,未來將持續熱議。

RTS2GRHB
秋篠宮文仁親王(左)、悠仁親王(中)與文仁親王妃紀子|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天皇政治影響

除此之外,天皇在日本的政治上雖然沒有實權,但是對於民間社會的影響力還是相當巨大。因此,天皇是否可能在未來被「政治利用」,也成為日媒關注的焦點。特別是去(2018)年5月,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以「令和首位國賓」之姿來到東京,並會見德仁天皇夫婦。當時美日陷入關稅交涉上的泥淖,安倍晉三以「200年來首次的退位」來應邀川普,川普也以「不輸美式足球超級盃」來回應,促成了川普順利訪日。

不過隨後,包括偏左派的《朝日新聞》與左派的《東京新聞》等,都發報導批評這樣有讓天皇「被政治利用的疑慮」。因為根據日本1951年修訂的《憲法》,天皇只能履行「法定國事行為」,雖然政府隨後表示「不含任何政治意味與政治影響」,但內閣是否可以以在法律的空間上跟皇室取得一個明確範疇,一直以來也被很多媒體爭論。2009年時,明仁天皇破格接見當時還是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時,也遭批評「政治利用」。

這讓人回想起1992年10月,明仁天皇訪問中國的回憶。當時明仁身為首位訪中的天皇,引起日本朝野很多正反聲浪。除了中國潛藏的安全因素外,再來就是擔憂中方「政治利用」。

先前因為天安門事件,讓中國改革開放的前景矇上很大的國際形象損毀,後來明仁天皇受到當時國家主席江澤民為首隆重接待,但後來前國務院副總理錢其琛也在回憶錄說「明仁天皇訪中,確實是天安門事件後中國對西方世界的突破口」,顯見政治利用上還是有其效用。未來的時代,天皇的象徵意義是否會成為日本政治人物的籌碼,恐怕是另一個重大議題。

從動盪到平穩

當年明仁天皇即位時,世界局勢相當不穩。即位的3個月前,伊拉克攻打科威特,揭開了波灣戰爭的序幕。即位當時,全世界正聚焦美國與多國部隊的「沙漠風暴行動」,或許讓明仁即位受注目度較低。但29年過去後,世界局勢依然是相當詭譎,資訊戰、恐怖主義、天災頻仍、兩極化的獨裁崛起,都是新世代的課題。日本也在天災、特別是颱風與地震上不斷受害,天皇夫婦現身穩定災民的意義更為重大。

一件特別的事是,根據《朝日新聞》報導,日本NHK從1973年起,每隔五年會對日本民眾做一次「日本人意識調查」。其中在過去的戰後昭和時代中,對天皇「沒什麼特別感覺」的反而最多,再來才是「尊敬」、「有好感」。進入平成時代初期後,「有好感」開始慢慢增加,2008年後「尊敬」開始變多,2018年尊敬占比竟達到41%,不算二戰前的歷史,反而是在愈近幾年時,皇室愈受到尊崇。

日本作家赤坂真理,曾出版《箱子中的天皇》一書,她說,如果象徵是一個空箱子,那重點就是,空箱子裡要裝什麼?過去的二次大戰期間,裝的是軍國的至高無上象徵,在戰後時期,逐漸演變成祈願和平的象徵。那在新的時代開始後,令和除了持續訴諸和平理念外,可能更會加強安撫人心的象徵。在近幾十年的潛移默化中,明仁天皇已經塑造其獨有的象徵,讓皇室成為人民打從心底尊重的新存在。

當然,還有很多未來天皇的象徵意義是可以被討論的,什麼樣的天皇象徵能夠更連結當今社會,演變成為新的道統,在即位大典後,對全日本國民來說,不妨是個大家一起思考的新契機。「天皇」在日本現代所賦予的象徵意義,雖然有許多考驗,但終究會隨著時間,找出最佳解答。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