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士瑩《給自己的10堂外語課》:同時學兩種語言就像童話裡的貪心獅子,最後兩頭落空

褚士瑩《給自己的10堂外語課》:同時學兩種語言就像童話裡的貪心獅子,最後兩頭落空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還不會開車的人,一定不可以到駕訓班,早上學英國或日本式的左駕,下午學台灣或美國式的右駕,認為「反正一樣是學開車,不如同時把兩樣都一起學起來!」這樣的人肯定兩種駕照都考不通過,就算勉強通過,大概也會一輩子都是很糟糕、超危險的駕駛人。

文:褚士瑩

多學一種,就挫折一次?

我小時候曾經聽過一個關於「貪心的獅子」的故事,故事很簡單,獅子在樹下抓到一隻正在睡覺的兔子,正想飽餐一頓,卻又看到一隻鹿從旁邊經過,於是貪心的丟下兔子去追鹿。

獅子追了很遠,可是還是讓鹿逃跑了,於是又趕回樹下,但野兔早已不見蹤影了。

獅子很懊惱地說:「我真是活該,因為貪心,反而兩頭落空。」

人生也常是如此,想做的事情很多,但真正能夠做到的卻很少,學語言也是這樣。我時常聽到有人一下子想學德文,一下子想學法文,還來不及問他法文學得如何,轉眼又因為迷上韓劇開始學韓文了,學得雖多,卻不能持之以恆,於是學習語言就變成一連串讓自己挫折的經驗。

我自己也沒好到哪裡。大學時代同時學習韓文和廣東話的那段時間,就是學習語言過程中的一個大敗筆。

當時,我透過旅行的機會,淺嘗學習了幾種不同的外語,得到相當成就感,覺得很有自信可以再多學幾種語言,我找一個至今還是很要好的同學阿涼打商量,她是韓國僑生,央求她教我韓文,我們又共同有一個很好的香港僑生同學賈桂林(這可是千真萬確的名字),所以我們的超完美計劃是這樣的:三個人來個語言交換,每天三個小時,第一個小時我教她們兩個日語,第二個小時賈桂林教我跟阿涼廣東話,然後第三個小時阿涼教我跟賈桂林韓文。日文的教材,因為之前我已經有當日語家教的經驗,所以備課的教材可以現成派上用場。

阿涼人如其名,無論做什麼事情總是涼涼的,眼看約定交換上課就要開始了,她還沒有找到任何韓文教材,不過當時韓劇還有韓國藝人還沒像現在這麼流行,所以的確沒有什麼比較有趣,適合年輕人學習的教材。於是我到日本的時候,特地在書店買了好幾種專門教韓語的彩色教科書,看起來圖文並茂,野心勃勃地認為,如果可以用日文學韓文,這樣可不是一舉兩得嗎?這二合一的日韓教科書簡直比我現成有的日文教材還要妙啊!

唯一剩下的就是廣東話的教材了。賈桂林利用假期回到香港的時候,走遍書店尋找廣東話的教材,原本以為應該到處都有賣廣東話教材,但奇怪的是竟然怎麼找都遍尋不著,只有非常老舊,單色馬糞紙印刷粗糙的老教科書,還附兩卷錄音帶的那種,真是太古典了,因為我們當時喜歡聽達明一派、Beyond的歌,歐陽應霽的漫畫,反覆看周星馳的無厘頭電影,這些內容是絕對不可能出現在這套古董書裡的,於是賈桂林急中生智,決定隨便買一堆港版小說充當最實用的教材,因為這種口袋版的隨身小說,都是用非常通俗的粵語寫成的,又常常符合最新潮流。

唯一的問題是,我們隨便打開一本書名叫做《以家點訓好?》的小說,立刻發現賈桂林沒有打開讀就買回來的,不是露骨的情色小說,就是荒誕至極的鬼故事。

「用廣東話寫的書,都是這類的啊!」身為虔誠基督徒的賈桂林,立刻兩頰泛紅,但是既成事實,也只能將就使用。

就這樣,我們三個開始用這些奇特的教材,學習三種語言:韓文、日文、廣東話。

每次只能專心學一種新的語言

一開始大家都興致勃勃,我已經可以用相當熟悉的日語來學習韓語,發現這兩種語言的文法相似度極高,所以對我來說,一旦學會讀就能夠發音,剩下的功課主要就是背誦單字。但是對於阿涼跟賈桂林來說,要用我學韓文的教材來學日文,卻是不可能的任務。

另外一個問題是,粵語畢竟是漢語的方言之一,所以有很多發音跟普通話是既相似卻又在細微處是完全不同的,韓語和日語裡面,各自有很多漢字的痕跡,所以這些漢字的發音,也跟中文有許多相近的地方,但非漢字的部分,卻又完全不同。

所以學了一兩個禮拜以後,三個人就陷入大混亂的局面。

比如說簡單的「坐」這個使役動詞,韓文中的漢字是「安坐」,日文的漢字是「坐る」,廣東話的漢字當然也是「坐」,三個坐的發音都不同,但韓文中的「坐」跟廣東話的「坐」卻偏偏又極為相近——很相近,仔細聆聽之下,又有極大的區別。

當我們統統混在一起學的時候,很快就發現當我說韓文中的「坐」字時會突然用粵語的發音,阿涼遇到相同的漢字時會用韓文的發音來發粵語,對於日、韓文法事先毫無概念的賈桂林,則是完全搞不清楚日文到底什麼時候用音讀、又什麼時候得用訓讀,總之就是一團混亂。

硬撐了一段時間後,我們陣容堅強的語言交換金三角,就這樣無疾而終了。到現在廣東話跟韓語,都只能應付到餐廳點點菜,或是看了能讀的地步,阿涼自從完全放棄日文後,廣東話就突飛猛進,變得非常流利,一直到現在回到首爾應也能夠運用自如,至於賈桂林則是可能被我們嚇到了,從那時候開始到畢業為止都用英文跟我們說話,之後更完全從我們的生活當中消失。

回想起來,我們當時選擇的教材雖然不高明,但是如果一次只學一種語言的話,無論是日文、韓文,還是廣東話,應該也是都可以學好的,問題是摻雜在一起的時候,就算再好的課本或老師,也沒有辦法創造奇蹟

我這才明白,其實學烹飪、學裁縫、學數學時都可以同時學開車,因為這都是完全不同的技能,但還不會開車的人,一定不可以到駕訓班,早上學英國或日本式的左駕,下午學台灣或美國式的右駕,認為「反正一樣是學開車,不如同時把兩樣都一起學起來!」這樣的人肯定兩種駕照都考不通過,就算勉強通過,大概也會一輩子都是很糟糕、超危險的駕駛人。

如果一個已經在台灣開車十多年的右駕駕駛,到了日本或是英國,一開始開車可能會覺得很不習慣,尤其是轉彎的時候,但頂多一個星期就又能很熟練左駕開車了,而且從此以後,就算有時候靠右邊開或靠左邊開,都會變成反射動作般能夠順利切換。反之亦然。唯一行不通的,是在開始時就想把左右兩種駕車方式都一起學好。

原來學語言也是一樣的,每次只能專心學一種新的語言,一旦有了一定的程度,再學另外一種語言,就不會太困難,分別學習兩種語言加起來的時間,可能比同時勉強學習兩種語言所花費的時間更短。

結論是:想要同時學兩種語言,而且都想學好,就會像童話故事裡貪心的獅子,最後兩頭落空啊

語言也有買一送十的好康優惠嗎?

想要同時學兩種非常相近的語言,認為這樣比較有效率,是很多熱中語言學習的人常犯的錯誤,最常發生的「姐妹語言」,是西班牙語與葡萄牙語,還有法語跟義大利語。就像日語跟韓語的文法很接近,如果真心兩種語言都想學的話,不妨先挑一種語言作為基礎,基礎穩固了以後,再用這種語言的基礎,作為開始學習另外一種「姐妹語言」的跳板

學習姐妹語言的時候,要如何知道自己的程度已經足夠,可以開始學同一組語言中的另外一種,卻又不會傷害先學的語言基礎呢?

比如先學日語再學韓語的話,當日語的程度,已經足夠可以閱讀報紙,聽收音機,收看電視節目,也能夠跟人聊各種不同的話題時,就算基礎夠穩,可以開始學習韓語了。這時候,雖然韓語只有初級的程度,學習韓語也不會影響繼續精進日語程度的進步——繼續增加語彙、持續追求近臻完美的流暢度。

不這樣做的話,同時每種都學一點點,就會聽起來像很多旅遊風景區的小販,可以用好幾十種語言問觀光客要不要買明信片,但每一種語言聽起來都很怪,或是很粗鄙,沒有文法可言,也不禮貌,不像是接受過良好教育的人。

所謂的「姐妹語言」,西方語言中有羅馬語言家族跟德語家族,羅馬語言包括前面提到的法語、義大利語、西班牙語、葡萄牙語、羅馬尼亞語,西班牙巴賽隆納所在區域普遍使用的Catalan方言,還有幾個西歐方言,都屬於同一個語言家族。德語家族下除了德語外,還有英語、丹麥語,以及一些北歐地區的語言,基本上只要有足夠穩固基礎,學習另外一個姐妹語言,應該都只是區區幾個月的時間,也就是說,邊際效益是相當高的。

這是為什麼我從學生時代就相當佩服台灣的翻譯家黃有德女士,有回有幸碰到她時,親自請教她翻譯的技巧時,她說德語是她的基礎,所以只要是德語家族的十幾種語言,雖然不見得有日常流暢會話的能力,但都有翻譯文學作品的能力,遇到翻譯上的問題,只要有一本字典,還有一個可以請教的母語朋友,就遊刃有餘。在此之前,我一直以為所謂「懂」一種外語,應該先有會話的能力,才能有翻譯的能力,因為我們從小在學校或是語言補習班學習英語的經驗,一開始總是先學習一些日常會話,所以「會話」是屬於「初級」的學習內容,至於翻譯或口譯是「進階級」的,應該是語言的專家,才能具備的專業能力。但從跟翻譯家的一席話後,我才知道如果面對的是同一個家族裡的「姐妹語言」,只要其中一個語言的基礎夠強,其他語言就算說得零零落落,也有可能有很高的翻譯程度

並不是只有西方語言才有這種「買一送十」的好康,以泰語為例,當我學習泰語有一定的程度以後,因為聽流行音樂跟看電視,自然而然就會發現東北部的Isan方言,扮演著有如閩南語在台灣通俗文化當中的角色,很多有趣、搞笑,或是受勞工階層歡迎的通俗連續劇,都在正式的泰語中,穿插著Isan方言。

而這所謂的Isan方言,跨過泰國東北部的國界,進入寮國之後,基本上就是寮國的官方語言。在寮國南部,正因為兩種語言太相近了,幾乎每個人平常看的都是泰國電視,卡拉OK唱的也都是泰國的流行歌曲,所以會說泰語跟一點Isan方言,再學寮語,只要短短的兩三個月,一定可以學習得很不錯。

至於泰國往西邊,穿過國境進入緬甸國界,廣大的撣邦自治區裡,撣族有區分為好幾個分支,其中除了Tai Mao這一支使用緬語的字母來拼音之外,其他各支都用泰文字母,也就是說有了泰語基礎,撣邦的每一種方言,也都可以各自花一、兩個月,就可以融會貫通。

泰國往北,進入中國邊境的雲南,有為數眾多的擺夷族人。擺夷族人的語言,也就是撣族的其中一支方言。所以泰語學習得夠好的話,其實相當容易就可以將周邊將近十種方言都上手,每學會一種新的語言,同時也就打開通向世界的一扇窗子,能夠學好一個語言,打開十扇世界之窗,任誰都會覺得這是件超級划算的事吧?難怪很多人會學外語學到上癮,尤其是同一個語言家族的語言,只要多花幾個月的工夫,就可以拓展對世界理解的版圖。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給自己的10堂外語課(系列突破100000本激勵人生版)》,大田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褚士瑩

語言是認識世界的方式,幾種語言,幾種生活風格!
我為什麼要學外語?
老實說,我主要不是為了跟外國人溝通,我只是想跟自己好好溝通,
知道自己知道什麼,不知道什麼,讓自己成為一個頭腦清楚、會思考的人。
——褚士瑩

褚士瑩說,不學語言,簡直就是浪費人生!
他來回滇緬公路,靠單字卡學緬甸語,跟加油站工人,開車司機聊天;
他申請開羅大學,用阿拉伯語旅行;他學約克夏方言,體驗13種英國口味;
他用200個常用單字,學會泰國人生活三件最重要的事;
他跟值夜班守衛學維吾爾語,半夜上課,發揮創意自己變通;
聽信首爾天橋上鐵口直言,誰知從此學習韓語的門永遠沒有關上;
航海兩個月,每分每秒泡在西班牙文的環境,一有機會就跟每個人說話……

你說他是語言天才?他有學習天賦?他聰明IQ高?
答案都是錯錯錯!他說,只是靠學語言養成了學習的習慣!
而且每多學一種,世界無形中擴充了一倍又一倍……

你有沒有信心給自己兩個月挑戰一門新語言?
你有沒有持續每天30分鐘把單字卡的字彙復誦16遍?
你好不好奇新移民的生活,價值觀,聚會?還是只會自虐背字典?
你是不是貪心這個也學那個也學,結果什麼都沒學會?越來越挫折?

如果沒有世界觀,學外語也不會讓人幸福快樂。
來吧,重新思考你的學習計畫!
要讓這輩子一直無聊浪費下去?還是趕快用語言來跟世界握握手?
10堂外語課,是這個世界送給你的大禮物,
打開來用才知道原來人生這麼無限寬廣!

本書特色

《給自己的10堂外語課》上課須知

  1. 先認清自己學習的動力。
  2. 看到單字卡,就像看到愛人一樣的心情。
  3. 上課地點隨時變化中:等捷運、電梯、廁所、公車、排隊結帳……
  4. 遇見的每個人都是上課老師:開車司機、大樓守衛、公園散步老太太、商店店員、澆花的太太……
  5. 上課時間目標設定最短兩個月,最長一年。有了興趣,不怕不想學。
  6. 學了會忘,說出來不自然,是天經地義的事,別拿這個來打擊自己的信心。
  7. 自己的母語千萬不能拋棄。
  8. 重新想想「幸福感」這件事。
  9. 想像自己不用透過翻譯或字幕,就可以了解別人家說什麼。
  10. 不要懷疑自己的學習能力。
getImage
Photo Credit: 大田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