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新聞」是社會的疾病,還是法律規範的漏洞?

「假新聞」是社會的疾病,還是法律規範的漏洞?
Photo Credit: John Angelillo / picture-alliance / dpa / AP Image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在有兩種看待假新聞的方式:一種是把它當成現代社會的疾病,另一種是將它當作民主社會中,要用法律工序處裡的對象,而後者除了歐盟所訂GDPR規範外,德國、法國、美國又各自有什麼因應措施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陳洧農

慈林教育基金會於8月23日,在所舉辦的營隊「大國夾縫下的生存之道」中,邀請江雅綺博士主講「假新聞加速器:民主防衛與網路治理」,內容包括:假新聞的加速器、說服力的來源、歐盟的個資保護觀念、假新聞的防疫措施以及外國的相關法規等。

江雅綺是台北科技大學智慧財產權研究所副教授,也是政府的法規政策顧問,於英國取得里茲大學網路法學碩士,杜倫大學法學博士。對於跨領域的研究特別感興趣,如從國際看智財、從文化看產業;研究重點偏向數位、新創、智財法律,亦曾撰文探討假新聞防制。

江雅綺博士主講「假新聞加速器:民主防衛與網路治理」。圖:陳洧農攝
假新聞的加速器:科技與人性

我們每一個人都在讓它加速,形成一個假新聞的瀑布。

江雅綺表示,假新聞從來不是新鮮事,在冷戰時期,俄國就有團隊專門訓練來作假新聞。假新聞不能全是假的,必須有真有假才能以假亂真,而且要加速傳播必須配合當地生活文化情境,知道那些人喜歡聽什麼,會被什麼打動,才能發展出有效的假新聞。

現在網路上有很多騙點閱率的新聞標題,也就是所謂的「釣魚式標題」(Click Bait),為什麼會這樣?江雅綺說,其實跟媒體生態有關,因為點閱率是計算廣告的基礎,所以越來越多傳統媒體要追求的可能不是傳統上認為好的新聞,而是他認為你最會點的新聞。

但是人們最會點的新聞,似乎不是那些會呈現正反兩面觀點的平衡報導、或是有深入調查結果的新聞,而是那些誇張聳動而空洞的Click Bait。像這樣追求點閱的生態讓傳統媒體越來越依賴數位平台上的資訊。而這類新聞在網路上被炒熱之後,它的出口往往是電視新聞。換言之,一個假新聞的成功操作往往是從社群媒體開始,最後找到大眾媒體作為一個出海口。

江雅綺指出,2018年MIT學者研究分析了過去10年twitter發文,找了六個獨立的事實查核機構來確認新聞的真假,發現假新聞傳播的速度遠比真實新聞來的要快。而傳播的途徑大多是真人,而非機器人帳號。這是我們對假新聞要有所警覺的原因,因為它的散播與深層人性,以及認知習慣有關。因此「假新聞加速器」這個概念包含兩個面向,一個當然是科技,另一個就是每一個使用這些科技的個人。

假新聞為何如此有說服力?

江雅綺表示,現在科技的可怕之處就是能作「精準的假訊息」。以臉書的標籤功能(hashtag)來說,以往臉書的標籤是不需要當事人同意,就可以進行標注,後來歐盟認定此功能侵犯隱私權,因為個人資訊會在當事人無法決定的情況下被洩漏(例如在何時參與甚麼活動)。而我們自己送給臉書的個資更是不知凡幾,舉凡個人基本資料、交友網絡、興趣嗜好乃至通訊內容,臉書都能知道。

尤其現在許多不同平台背後都是同一家公司,例如臉書跟Messenger、WhatsApp、Instagram其實都是同一家公司,理論上他們可以把所有資料整合在一起。再加上廣告,搜尋紀錄等等,這些資訊組合起來後,就可以進行精準的訊息投放,來改變人們的想法,不論是商業的或是政治的。透過這樣的操作,就可能讓選舉或公投的結果有所改變。

歐盟對個資外洩的防範:GDPR

如果說我們的個資就是讓假新聞有說服力的原因之一,要如何因應這樣的狀況?

江雅綺說,德國的最高法院提到,法律上這些個資屬於我們的個人財產,在過世後能被繼承;在台灣目前則尚無相關的規定。日前有個被熱烈討論的議題就是:我們是否能拭去網路上的數位足跡?這個問題隱含數位資產的的所有權歸向。亦即,你在網路上留下的訊息或資料是屬於你的,還是屬於平台公司的?如果有一天我希望這些網路上的資料不要被看到,我可不可以把這些資料都擦掉?

現在由於隱私權的觀念逐漸提高,認為一個人在網路上留下甚麼資料,能夠被呈現到甚麼程度,應該由使用者本身決定。在此概念下,歐盟提出GDPR(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 一般資料保護規則),使個資隱私的保護更嚴格,確保個資掌控權回歸個人。

38938508130_c7827e1ac6_o
Photo Credit: Dennis van der Heijden@Flickr CC BY 2.0

你最在乎的數位資產是什麼?我們最想保護的往往也是別人最想知道的。以犯罪紀錄為例,當事人往往不希望自己的「汙點」為世人所知,反過來說,缺乏這類資訊有可能讓大眾暴露在危險之中,公共利益與個人隱私之間,該如何取捨?

江雅綺提到,十幾年前有一西班牙男子因為稅法案件被處以罰款,在地方媒體以及網路被報導。之後,該男子主張「被遺忘權」,法院衡量公眾知的權利以及當事人掌控自身個資如何被呈現的權利後,判定在地方的相關報導可以存在,網路上的報導則予以抹去。也就是說,被遺忘權的行使不會將相關紀錄全面抹消,而是讓人們在搜尋時不會看到相關資料,以免每次該人名被搜尋,就出現相關聯結。

個人防疫體系與相關法律規範的建立

江雅綺表示,現在有兩種看待假新聞的方式:一種是把它當成現代社會的疾病,須建立防疫體系;另一種是將它當作民主社會中,要用法律工序處裡的對象。

如果把假新聞當作病,那我們就必須開發疫苗,建立對假新聞的抗體。當然,長期而言需建立思辨能力的訓練;短期來講,當每次看到新的資訊時,先確認它的出處為何?作者是誰,有無公信力?再來,進行初步的查證,看看其他來源有沒有相關報導?或者,有沒有可能只是一個戲謔式的玩笑?很多時候多查、多看、多想一下,就可以避免加入誤傳的行列。

江雅綺以2000年的「嘿嘿嘿事件」為例,當時新新聞週刊報導,指出呂副總統散播誹聞,導致副總統告上法院求償,大法官甚至釋出解釋文。但事後於副總統回憶錄中又記載著有所出入之說法,可見所謂的事實真假有時候真的很難釐清。

江雅綺表示,大法官釋字509號提到,只要有相當理由確信報導內容真實,就不能以誹謗罪施罰。換言之,在法律面,要求的是過程,而不是結果。釋字509號也提到,媒體工作者因為有較高的查證能力,因此相對於一般人需負較高的查證責任。然而,在釋字689號中又提到,因社會發展趨勢,承認公民記者的存在。在此處記者的身份認定由形式轉為實質。江雅綺指出,有了網路科技的加持,使得一般人對於資訊的查證與散播能力都有所提升,因此,以後在網路上轉發訊息時,都應該要更加審慎。

江雅綺表示,目前廣電媒體、電視台的主管機關是NCC,但網路科技所流傳的假新聞該如何監管?現在很多假新聞的案件,是以《社會秩序維護法》第63條第1項第5款的散播謠言罪來對民眾進行裁罰。現在許多人在討論的《外國代理人登記法》認為,若這些傳播資訊的帳戶或媒體背後有境外的勢力,可以依據境外代理人法規將其透明化。而其他國家又是如何處理假新聞議題呢?

德國:立法要求業者自律

德國直接針對數位平台進行監管。之前在網路上有人散播不實訊息,指稱難民們造成經濟衰退、排擠在地人就業機會、造成社會秩序不安,引起民眾對外來難民的不滿情緒。於是德國在2017年通過《網路強制執行法》(Network Enforcement Law),要求在德國有超過200萬用戶的社群網路媒體或數位平台,必須建立透明有效的機制來處裡明顯違法的內容。亦即,若有人舉報,在24小時內需有所處裡,比方下架。在查證完成之前,平台會將該訊息標示出來;若是較為難以查證的內容,業者可有一周的緩衝期,否則將面臨最高5000萬歐元罰款。

此法推出後,自然引發言論自由恐遭打壓的憂慮。然而,2018年底,德國提出一份報告,指出臉書總共有1704的案件被檢舉,當中只有約20%的案件被下架,其中75%屬於簡單案件,在24小時內下架。以此觀之,該法對於言論自由的危害似乎沒有想像中嚴重。

法國:要求法院快速判決

法國的作法則是,針對政治類的假訊息,候選人若在選前三個月內向法院舉報,法院須在48小時內進行查證的工作,決定訊息真假,以確保這類假訊息不會對選舉造成影響。跟據研究發現,政治類的假訊息往往是最難呈清、最難處裡的,因為牽涉到意識形態,經常是信者恆信,不容易用事實說服。法國的做法遭質疑是把權力交給法院,讓法院為大眾作思想檢查。

AP_19010408676978
Photo Credit: AP IMAGES/達志影像
美國:標示來源與身分驗證

美國的作法傾向於不對內容作審查,只標示內容來源。2017年美國議員Mark Warner 提出《誠實廣告法草案》(The Honest Ads Act ),該草案的精神基本上就是把網路平台跟跟傳統媒體的管制標準拉齊。在傳統媒體上作廣告,必須揭示身分,但在網路平台上,廣告主可能來自世界各地,而我們往往不知道廣告主是誰。該草案要求任何一個超過500美元的廣告,平台業者都必須要有明確的身份查證。

江雅綺表示:「某方面來說,這是網路實名制的趨勢。最後法案並沒有通過,但許多數位平台已經主動開始採取這樣的作法,例如Google在2018年的美國國會期中選舉,主動要求任何想在美國購買選舉相關廣告者,須提供額外的身分驗證資訊,證明自己是美國公民或美國合法的永久住民,也必須揭露廣告資金來源。」

江雅綺指出,其實在生活各個領域都有假新聞,例如之前的「三星寫手門」事件,屬於商業類的假新聞。也有災難類型的假新聞,如之前松仁路因地震裂開的照片,此類新聞利用大眾在緊急救難而無暇進行查證的情況下,得以混淆視聽。這也是假新聞配合當地生活情境的範例。另外,健康資訊也經常有假新聞發生。

假新聞這件事情其實可以從很多面向去看,我想強調的是這件事情其實跟每個人都有關係,每個人都可以從自己的領域出發去了解這件事情

延伸閱讀
更多卓越電子報文章

本文經卓越新聞電子報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