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再次是個孩子》:要求孩子穿上善良的制服,這樣的我們是暴君的後代

《當我再次是個孩子》:要求孩子穿上善良的制服,這樣的我們是暴君的後代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可曾技巧性地退讓、避免不必要的傷害,讓我們與孩子的共同生活變得比較容易?說到底,固執、難搞、愛惹人、喜怒無常的,不就是我們自己嗎?

文:雅努什・柯札克(Janusz Korczak)

做自己的權利

「他長大後會做什麼?」我們不安地問。

我們都望子成龍、望女成鳳。我們夢想著,孩子會成為完美的未來人類。

必須很小心,提高警覺,才能把我們自己的謊言逮個正著,揭穿老生常談的自私。我們看似自我犧牲,但其實這只是再簡單也不過的詐騙。

我們已經和自己談好、達成協議,也原諒了自己,推卸了改善的義務。都是大人沒把我們教好,他們教得太晚了,缺點和負面特質已經生根了。我們不許孩子批評我們,也不自我反省。

身為罪人,我們放棄了和自己的戰鬥,把這沉重的負擔加到孩子身上。

教師很樂意使用大人的特權:他要做的是看好孩子,而不是自己。他要把孩子犯的錯記下來,而不是自己的。

孩子犯的錯有哪些?所有一切會干擾我們的平靜、野心和舒適,讓我們心煩、憤怒,擾亂我們的習慣,耗費我們的時間和心神的東西,都是錯誤。我們認定孩子犯錯一定是故意的,而不是失誤或意外。

孩子不知道、沒聽到、沒聽懂、聽錯了、弄錯了、失敗了、辦不到——這一切在大人眼中都是錯誤。孩子的失敗和壞心情,以及所有困難的時刻——這都是錯誤,而且他是故意的。

不夠快或太快,做得不夠好——這是輕忽、懶惰、迷糊、不情願的錯誤。

孩子無法完成會造成傷害的、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是他的錯。我們隨便、惡意地懷疑孩子——即使缺乏證據,我們也先給孩子定罪再說。我們恐懼、懷疑孩子會犯錯,即使他們想要改善,也成了罪狀。

「看吧,只要想做,你就辦得到。」

我們總是可以找到事情來怪,我們對孩子的要求永無饜足。

我們可曾技巧性地退讓、避免不必要的傷害,讓我們與孩子的共同生活變得比較容易?說到底,固執、難搞、愛惹人、喜怒無常的,不就是我們自己嗎?

當孩子干擾我們、讓我們疲憊時,他們會引起我們的注意。我們只看到、只記得這些時刻。我們沒看到孩子平靜、嚴肅、專注的時光。我們輕視孩子和自己、和世界、和神交談的神聖片刻。為了避免被大人毫不留情地嘲笑、批評,孩子被迫隱藏他的失落和衝動,以及想要和大人達成協議的渴望,不肯承認他會改進。

孩子也會順從地隱藏他的洞察、驚訝、不安、遺憾、憤怒和反抗。我們想要孩子跳著拍手,於是孩子給我們看弄臣的笑臉。

壞孩子和孩子的惡行總是名聲遠播,而善良的孩子和孩子的善行則沒沒無聞。然而孩子的善良比他們的邪惡多過千倍。善良很強盛,而且持久。人們說:「學壞三天,學好三年。」這並非事實。

我們訓練自己的專注力和觀察力,用它來偵查、尋找、發現、追蹤孩子的惡行,只為了在案發現場抓住孩子。在不好的預感中,在傷人的懷疑中。

(我們會一直監視老人,不讓他們踢足球嗎?如果不會,那我們頑固地監視著孩子,不讓他們自慰,這是一件多麼令人噁心的事啊!)

一個孩子甩門,一個沒把床鋪好,一個把大衣丟在地下,一個簿子裡有墨跡。我們大聲責罵,不然就是碎碎念,而不是慶幸地想:還好只有一個。

我們聽到孩子吵架、來跟我們告狀。但在我們沒聽到、沒看到的地方,孩子多次原諒、禮讓、照顧、服務、學習,對彼此有美好、深遠的影響。即使是喜歡捉弄人和惡作劇的孩子,也不會每次都把人弄哭,有時候他們也會帶來歡笑。

我們懶散地希望,孩子在學校的幾萬秒中,永遠都不會有任何艱難的時刻。

為什麼孩子在一個老師眼中是小皮蛋,在另一個老師眼中是小可愛?我們要求孩子穿上善良的制服,時時刻刻整齊畫一,而且是根據我們的好惡和標準。

我們會在歷史上找到類似的暴君嗎?這樣的我們,是尼祿(Nero,羅馬皇帝,是史上知名的暴君)的後代。


健康與病痛是一體兩面,在優點及價值之外,存在著匱乏和缺點。

在一小撮快樂、過著優渥生活的孩子身邊(這些孩子的人生就像是童話,是高尚的傳說,他們相信人生,也很親切和善),是一般普羅大眾的孩子,從他們一出生,世界就用冷硬、直白的語言向他們陳述人生陰暗的真相。

孩子會因為大人粗鄙的無視和沒有獲得足夠照顧而墮落,也會因為大人親暱憐愛的輕視、過多的照顧和精緻的生活而墮落。

這些孩子被大人污染,因而不信任大人、討厭大人,但他們不是壞孩子。

不只家庭會給孩子樹立典範,走廊、院子和街道上的人們也會。孩子會有樣學樣,模仿身邊的人說話,重複他們的觀點、手勢和行為。沒有完全乾淨純潔的孩子,每個孩子都多多少少被弄髒了。

哦,我們很快會把孩子解放出來,把他清乾淨。我們會把那些表面的惡習洗去。孩子很樂意幫忙,他很開心自己終於找到了歸屬。他渴望地等待洗滌,對你微笑,也對自己微笑。

每個老師都在小說中讀過這種關於孤兒的天真故事,這些成功案例會欺騙那些缺乏自省能力的道德主義者,讓他們以為把孩子導向正途輕而易舉。教學匠喜歡這些故事,滿腔熱血的老師則會把功勞攬到自己身上,殘忍的老師在發現事情不一定如此順利時則會暴怒。有些人希望在所有的孩子身上都得到同樣的結果,於是他們加強遊說,另一些人則會加強控制。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