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再次是個孩子》:要求孩子穿上善良的制服,這樣的我們是暴君的後代

《當我再次是個孩子》:要求孩子穿上善良的制服,這樣的我們是暴君的後代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可曾技巧性地退讓、避免不必要的傷害,讓我們與孩子的共同生活變得比較容易?說到底,固執、難搞、愛惹人、喜怒無常的,不就是我們自己嗎?

文:雅努什・柯札克(Janusz Korczak)

做自己的權利

「他長大後會做什麼?」我們不安地問。

我們都望子成龍、望女成鳳。我們夢想著,孩子會成為完美的未來人類。

必須很小心,提高警覺,才能把我們自己的謊言逮個正著,揭穿老生常談的自私。我們看似自我犧牲,但其實這只是再簡單也不過的詐騙。

我們已經和自己談好、達成協議,也原諒了自己,推卸了改善的義務。都是大人沒把我們教好,他們教得太晚了,缺點和負面特質已經生根了。我們不許孩子批評我們,也不自我反省。

身為罪人,我們放棄了和自己的戰鬥,把這沉重的負擔加到孩子身上。

教師很樂意使用大人的特權:他要做的是看好孩子,而不是自己。他要把孩子犯的錯記下來,而不是自己的。

孩子犯的錯有哪些?所有一切會干擾我們的平靜、野心和舒適,讓我們心煩、憤怒,擾亂我們的習慣,耗費我們的時間和心神的東西,都是錯誤。我們認定孩子犯錯一定是故意的,而不是失誤或意外。

孩子不知道、沒聽到、沒聽懂、聽錯了、弄錯了、失敗了、辦不到——這一切在大人眼中都是錯誤。孩子的失敗和壞心情,以及所有困難的時刻——這都是錯誤,而且他是故意的。

不夠快或太快,做得不夠好——這是輕忽、懶惰、迷糊、不情願的錯誤。

孩子無法完成會造成傷害的、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是他的錯。我們隨便、惡意地懷疑孩子——即使缺乏證據,我們也先給孩子定罪再說。我們恐懼、懷疑孩子會犯錯,即使他們想要改善,也成了罪狀。

「看吧,只要想做,你就辦得到。」

我們總是可以找到事情來怪,我們對孩子的要求永無饜足。

我們可曾技巧性地退讓、避免不必要的傷害,讓我們與孩子的共同生活變得比較容易?說到底,固執、難搞、愛惹人、喜怒無常的,不就是我們自己嗎?

當孩子干擾我們、讓我們疲憊時,他們會引起我們的注意。我們只看到、只記得這些時刻。我們沒看到孩子平靜、嚴肅、專注的時光。我們輕視孩子和自己、和世界、和神交談的神聖片刻。為了避免被大人毫不留情地嘲笑、批評,孩子被迫隱藏他的失落和衝動,以及想要和大人達成協議的渴望,不肯承認他會改進。

孩子也會順從地隱藏他的洞察、驚訝、不安、遺憾、憤怒和反抗。我們想要孩子跳著拍手,於是孩子給我們看弄臣的笑臉。

壞孩子和孩子的惡行總是名聲遠播,而善良的孩子和孩子的善行則沒沒無聞。然而孩子的善良比他們的邪惡多過千倍。善良很強盛,而且持久。人們說:「學壞三天,學好三年。」這並非事實。

我們訓練自己的專注力和觀察力,用它來偵查、尋找、發現、追蹤孩子的惡行,只為了在案發現場抓住孩子。在不好的預感中,在傷人的懷疑中。

(我們會一直監視老人,不讓他們踢足球嗎?如果不會,那我們頑固地監視著孩子,不讓他們自慰,這是一件多麼令人噁心的事啊!)

一個孩子甩門,一個沒把床鋪好,一個把大衣丟在地下,一個簿子裡有墨跡。我們大聲責罵,不然就是碎碎念,而不是慶幸地想:還好只有一個。

我們聽到孩子吵架、來跟我們告狀。但在我們沒聽到、沒看到的地方,孩子多次原諒、禮讓、照顧、服務、學習,對彼此有美好、深遠的影響。即使是喜歡捉弄人和惡作劇的孩子,也不會每次都把人弄哭,有時候他們也會帶來歡笑。

我們懶散地希望,孩子在學校的幾萬秒中,永遠都不會有任何艱難的時刻。

為什麼孩子在一個老師眼中是小皮蛋,在另一個老師眼中是小可愛?我們要求孩子穿上善良的制服,時時刻刻整齊畫一,而且是根據我們的好惡和標準。

我們會在歷史上找到類似的暴君嗎?這樣的我們,是尼祿(Nero,羅馬皇帝,是史上知名的暴君)的後代。


健康與病痛是一體兩面,在優點及價值之外,存在著匱乏和缺點。

在一小撮快樂、過著優渥生活的孩子身邊(這些孩子的人生就像是童話,是高尚的傳說,他們相信人生,也很親切和善),是一般普羅大眾的孩子,從他們一出生,世界就用冷硬、直白的語言向他們陳述人生陰暗的真相。

孩子會因為大人粗鄙的無視和沒有獲得足夠照顧而墮落,也會因為大人親暱憐愛的輕視、過多的照顧和精緻的生活而墮落。

這些孩子被大人污染,因而不信任大人、討厭大人,但他們不是壞孩子。

不只家庭會給孩子樹立典範,走廊、院子和街道上的人們也會。孩子會有樣學樣,模仿身邊的人說話,重複他們的觀點、手勢和行為。沒有完全乾淨純潔的孩子,每個孩子都多多少少被弄髒了。

哦,我們很快會把孩子解放出來,把他清乾淨。我們會把那些表面的惡習洗去。孩子很樂意幫忙,他很開心自己終於找到了歸屬。他渴望地等待洗滌,對你微笑,也對自己微笑。

每個老師都在小說中讀過這種關於孤兒的天真故事,這些成功案例會欺騙那些缺乏自省能力的道德主義者,讓他們以為把孩子導向正途輕而易舉。教學匠喜歡這些故事,滿腔熱血的老師則會把功勞攬到自己身上,殘忍的老師在發現事情不一定如此順利時則會暴怒。有些人希望在所有的孩子身上都得到同樣的結果,於是他們加強遊說,另一些人則會加強控制。

除了髒兮兮的孩子,我們也會遇見身上有傷或殘廢的孩子。有些傷是割出來的,不會留下疤痕,在乾淨的紗布下會自行癒合。抓傷的傷口就要等比較久才會好,而且會留下令人疼痛的傷疤,不可以去弄痛它。

人們說:孩子身上的傷在痊癒。他們想說的是:靈魂也是。

學校與孤兒院有許多小病小痛,也有許多誘人和討人厭的耳語,以及短暫和天真無邪的小動作。若是孤兒院的氣氛健康、通風且明亮,那我們就不用擔心可怕的傳染病爆發。

康復的過程緩慢、美妙、充滿智慧。在血液、體液和組織中,藏著如此多令人敬佩的祕密。原本失靈的功能和受傷的工具現在又恢復機能,可以完成任務了。人類的成長就和植物一樣,有許多奇蹟,在心中、腦中、呼吸裡。只要有一點點感動或努力——心跳就變強了,脈搏就更有活力了。

這同樣的力量和堅強也可以在孩子的靈魂中看到。他們有道德的平衡和良心的提醒。人們說,孩子很容易被環境污染,這並非事實。

如今在學校也能修習教育學了,這是好事,可惜開始得太晚。如果你不明白身體平衡運作的機制,你就無法深入了解並尊重孩子行為改善的祕密。

缺乏專業素養的老師會把好動、有野心、有批判精神、喜怒無常但健康乾淨的孩子,和憂鬱、自大、不信任人、骯髒、容易被煽動、輕率、容易學壞的孩子混在一起。這些老師用他們不成熟、馬虎、膚淺的眼光看待這些孩子,以為他們身上帶著可怕的、來自上一代的負擔。

(而我們大人不只知道如何馴化這些小孤兒,還知道如何利用他們。)

被迫和這些「壞」孩子在一起的健康孩子承受著雙倍的痛苦:他們會被傷害,並且被迫加入犯罪。而我們不是經常輕率地用連坐法,把責任丟到全部的孩子身上嗎?

然後,我們說:「孩子就是這樣,他們本性如此。」

這是我們對孩子的傷害中,最嚴重的一項。


來自酒癮、暴力、瘋狂家庭的孩子。促使他犯罪的不是外在的回音,而是內在的命令。當這孩子了解到,他和別人不一樣,沒辦法,他是個殘廢,別人會詛咒他、狩獵他,他渾身都會打冷顫。他決心要反抗那驅使他犯罪的力量。對別的孩子來說,靈魂深處的平靜是與生俱來、輕易可得、稀鬆平常的,但對這孩子來說,則是要費盡艱辛、付出血淚才能獲得的獎賞。如果他願意信任人,他會尋求幫助。他熱切地乞求、懇求、要求:「救救我。」他會和人說他的祕密,他想要立刻、卯足全力、一次到位地改善自己的行為。

這時候,我們應該做的是:小心翼翼,讓他輕率的本能踩剎車,讓他將改善的決定往後延。然而我們所做的卻是鼓勵他,甚至讓他加快速度。他想要得到自由,我們卻加強控制。他想要脫離泥淖,我們卻虛偽地挖坑給他跳。他渴望光明誠實,我們卻逼他躲藏。他給我們完美的一整天,而我們卻因為一瞬間的惡否定他所有的努力。這麼做值得嗎?

他每天都會尿床,現在比較少了。他以前比較好,現在變壞了——沒關係。他癲癇發作的間隔變長了,現在比較少咳嗽了,肺結核的高燒也退了。他雖然還沒康復,但至少沒有惡化。醫生會把這當成是病情有起色的徵兆,你無法自欺欺人,也不能強迫他改善。

這些絕望、叛逆、輕視牆頭草和馬屁精的孩子,現在來到了老師面前。他們是唯一(也可能是最後)保留著神聖價值、拒絕虛偽的一群人。而我們竟然想要打擊、懲罰這群孩子。這是多麼血腥的犯罪啊!我們用飢餓和酷刑殘忍打擊的不是他們的反抗本身,而是他們竟然敢公開反抗我們。我們輕率地燒亮了我們對犯罪的憎恨和虛偽。

這些孩子還沒有放棄復仇,他們會先按兵不動,伺機等待。即使這些孩子相信世上有善良,他們也會把自己對它的渴望深深地、祕密地埋藏在心中。

「你們為什麼要把我生下來?是誰要你們讓我活下來的?」

我現在要向你們揭示那最神祕、最艱難的智慧。面對犯錯、誤入歧途的孩子,我們只需要有耐心、善意的理解。犯錯的孩子需要的是愛,他們憤怒的反抗是有道理的。我們必須遺憾地放棄得來容易的善良,和孤獨、受詛咒的犯罪者站在同一陣線。如果不是現在,那要等到什麼時候,他才會獲得我們微笑的花朵?

輔育院依然彷彿宗教裁判所,使用著中世紀的刑罰,那裡的老師也熱中於虐待和復仇。你們看不出來嗎?就連最乖巧善良的孩子也會同情最叛逆、不聽話的孩子。因為乖孩子知道:壞孩子之所以壞,不是他們的錯。

相關書摘 ▶《當我再次是個孩子》導讀:不只是把童年還給孩子,而是把童年還給所有人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當我再次是個孩子:波蘭兒童人權之父選集》,大塊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雅努什・柯札克(Janusz Korczak)
譯者:林蔚昀

「噓~我沒跟別人說我當過大人,我假裝自己一直是小孩⋯⋯」
孩子小小的,人們以為孩子的需求和感覺也小小的、輕輕的。
你忘了嗎?小小的、纖細的自己,曾在大人輕率操控的世界受過多少傷痛?
教養中的衝突、憤怒與焦慮,是因為遺忘了兒時的哀怨與煩心。
戴上童年的VR眼鏡,臥底上課神遊的放空早晨。
隨柯札克再次當個孩子,潛入童年的大悲大喜,反思大人與小孩的糾葛關係。

雅努什・柯札克是醫師、作家,也是教育家,他畢生關注兒童人權與教育,被譽為波蘭兒童人權之父,是當代兒童教育先鋒。逾兩百個國家簽署的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即依他的理念制定。本書收錄柯札克的兩部作品《孩子有受尊重的權利》與《當我再次是個孩子》。

《孩子有受尊重的權利》中,柯札克試著向成人說明兒童的感受。他列舉孩子被輕視、不信任、草率對待等處境,剖析孩子脫序行為背後的原因;與此同時,也同理教養者在面對孩童時可能遭遇的挫折、煩躁、反感等負面情緒。藉論述雙方心境差異、兩者間的衝突,他點出,不管是哪種孩子,都應受到與成人同等的尊重,都應以各自的節奏成長前進。

《當我再次是個孩子》則以故事呈現大人與小孩對世界的不同觀點。主角是位父母雙亡的教師。一晚他躺在床上,邊回味童年,邊對成人生活感到厭倦;此時神祕小矮人現身,將他變回小男孩。重當小孩的老師,小心隱藏自己曾是大人的祕密,與普通孩子重新體驗家庭與學校生活。他帶著成年人的經驗和對第一段童年的記憶,默默觀察周遭,細細分析兒童之間、成人與兒童間的種種互動,發現當小孩似乎不像自己所想的,「比當大人好上百倍」⋯⋯

柯札克在這兩部作品中,搬演了兒童與成人的雙重內心戲,提醒大人教養孩子時應有的謙遜、尊重以及將心比心。藉由柯札克的文字反思之餘,我們也看見童年的自己,接近過去曾受的苦痛與傷,終於療癒。

「我們必須往上爬、踮起腳尖、伸出手去觸摸,才能感受到他們的感受,才不會傷害他們。」
「沒有專家的協助,我們不知道如何對待孩子,但真正的專家就是孩子本人啊。」

getImage-3
Photo Credit: 大塊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年薪破百萬在台北買不起房?調整資產配置,買房不難!

年薪破百萬在台北買不起房?調整資產配置,買房不難!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想在買房時擁有好的貸款條件,一定要趁有穩定好工作的時候申貸較佳。面對通膨升息時代的來臨,大家務必聰明善用資產配置成為人生最佳助力,而不是讓買房成為拖垮自己財務的稻草。

本文作者: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

買房是很多人畢生夢想,許多上班族開始投資的動機,也是希望透過能扣除每月支出後、盡可能放大剩餘的存款,更快買到人生第一間房。但是看著房價不斷飛漲,媒體不斷報導百萬年薪工程師、醫師都無法在台北置產,讓很多人感到恐慌、甚至放棄買房念頭。

32歲的飛輪教練阿謙很努力賺錢,汲汲營營忙於工作,希望能買一兩千萬的房子,好安身立命。為了達成目標他相當努力培養技能,除了具有飛輪跟肌力教練資格外,平時也提供學員筋膜按摩服務。

因為服務口碑很好,目前團體加個人每月穩定都有100小時課程,即使前段時間疫情不穩定也只有少掉一成教練收入,月收入約為6至10萬。

對於未來目標,阿謙除了希望可以透過被動收入增加、改變目前靠時間及體力換取金錢的現況,也希望能夠買入兩間2000萬的房子,一間自住、一間出租賺取被動收入。

既有資產配置上,由於懷抱著買房夢,因此阿謙保留110萬活存現金,另外有一張台幣56萬的美元保單,投入美股58萬有不錯獲利。

買房對平均月收入8萬的阿謙來說是否為不可能任務?我認為,阿謙應該先拋掉想法便是:別為了賺頭期款而投資。

五月第一篇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建議阿謙讓投資為自己置產。

給阿謙的投資建議一:別為買房投資,要讓投資為你置產。

遇到像阿謙這樣懷抱著買房夢的學員,我都會先要他們反覆問自己:為什麼要買房?

如果從資產及投資角度來看,房子算是防守型資產,如果將房屋價值放進整個資產配置後,花在買房的錢就不能超過總資產50%,否則就會讓自己變成房奴,更會因為多數資產都卡在房子,而因為房價變化影響心態。

假設買房能為自己帶來安全感,那這想法相當好、也值得去達成這個人生目標,這時就可以思考如何利用投資來幫自己買房。

以阿謙希望買到2000萬的房這個目標來看,房價2000萬首購需支出頭期款為400萬,這時除了要因為固定支出增加房貸這一項,因此要提高保障型資產外,也要確保進攻型投資組合有400萬,並透過選擇權等投資方式妥善配置讓自己能利用每年10-20%投資報酬來支付房貸本金及利息。

給阿謙的投資建議二:想買房保障人生,別抱持保障心態投資

在與阿謙諮詢對談過程中,我也看到許多保守型投資人最容易落入的「陷阱」:認為是保障,其實處於風險中。

將錢投入投資市場,因為跌價造成損失,這是一種可視但未知的風險。但是如果將錢都投入到定存、活存現金中,每年因為通貨膨脹造成損失,加上失去將錢轉進保守型甚至進攻型投資組合中能產生的獲利,這是屬於容易忽略但已知的風險。

保障型資產是為了當有突發風險產生時,讓我們不用擔心生計並可渡過半年時間進行避險。就阿謙每月支出約5萬來說,保留30萬是足夠的。特別是在進攻型投資組合都握有許多高價值公司並有不錯獲利時,應該將額外80萬緊急帳戶資金及活存轉進進攻型投資組合,才能更快達成買房目標。

而究竟是否該買第二間房出租賺取被動收入,我也請阿謙好好想想:買第二間房的目的是什麼?

如果買房是為了投資,那麼比起將一大筆錢投入保守型資產,以阿謙還年輕並且收入相對穩定情況下,該如何積極進攻讓自己退休時可以擁有千萬甚至億萬資產,才是最適當思考方式。

這些建議也適合你:購買投資型保單前先停看聽

在阿謙現有投資組合當中,我也看到在許多學員資產配置中都會出現的「投資型保單」。這類同時具備投資及保險功能的保單屬於保守型資產,因此建議在購買時要注意投入金額加上其他保守型投資不要超過總資產20%外,更要先釐清以下關鍵。

首先便是保單報酬形式為何?是在一定年限後固定會發放股息給保戶,還是保險公司會每年將這些錢投入特定投資標的做為報酬?這些資產增長能否看得見,甚至是否穩定,必須先了解。

其次則是這些保單綁約年限,這會影響可動用資金及運用彈性。當然,既然是保險更要確認又是綁定哪方面保險,在自己真正需要時是否能夠降低醫療或意外造成風險。懂得從資產角度思考保單,可以讓你在投資道路上少走相當多冤枉路。

附帶一提,想在買房時擁有好的貸款條件,一定要趁有穩定好工作的時候申貸較佳。面對通膨升息時代的來臨,大家務必聰明善用資產配置成為人生最佳助力,而不是讓買房成為拖垮自己財務的稻草。

image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