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越南人、中國人和大馬華人都到英國打黑工:僑匯是改變家鄉命運的希望

為何越南人、中國人和大馬華人都到英國打黑工:僑匯是改變家鄉命運的希望
Photo Credit: AP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何越南人不到發達省份工作,也要冒險偷渡到海外工作呢?因為高回酬的僑民是改變家鄉命運的希望,加上越南護照在國際不通用,只能鋌而走險。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突然BBC的新聞出來,發現58具屍體,懷疑都是中國人,那時候很震撼,我還記得我在學校圖書館,那一幕我記得很清楚,我整個背脊都涼了⋯⋯」

2000年的英國多佛港慘案,給當時在英國留學的唐南發留下難以磨滅的記憶。

唐南發是馬來西亞人,目前是國際勞工組織駐馬來西亞辦事處國家項目協調員,曾在聯合國難民署的曼谷、吉隆坡、雅加達辦公室任職,長期關注國際難民、移工議題。

也許是時代的巧合,唐南發在英國留學期間,打工生活中認識了不少來自中國的非法移民。唐南發記得,由於多佛港慘案的死者多來自中國福州,因此身邊的中國朋友都很震撼,尤其倫敦的福州社群感受更深,因為有的死者就是家鄉的親友。

至今,還是有不少的中國、越南人為申請難民身份而偷渡到英國,無論最終能否「成為難民」,在英國政府的審核、打官司過程期間,都能讓他們留在當地打工,賺取高於原居地的英鎊收入,以「僑匯」的方向回鄉改變家族的命運,這也是為何仍有許多中國、越南的貧困家庭,願意四處借貸讓家中成員遠赴海外打工,即使知道這是相當高風險的賭注。(編按:僑匯為旅居海外的該國居民或僑民匯入故鄉國的款項。)

除了來自中國、越南的亞洲非法移民,其實在英國也有不少馬來西亞的非法移民,只是他們的移動途徑更「安全」。

73364301_701763530330871_722454248977910
Photo Credit:唐南發
唐南發

馬來西亞的「跳飛機」潮

馬來西亞曾是全球重要的錫礦出口國,然而錫價在八〇年代末崩盤後,造成了大批原從事錫礦業的華人城鎮陷入經濟發展困境,尤其當中教育程度較低的華人受到的失業衝擊最大,為改變生活,他們只好「跳飛機」。

所謂「跳飛機」,是指這些欲前往已開發國家,如英國、澳洲、日本打黑工的華人,多購買飛機票進入當地後,就在當地逾期逗留非法工作的俗稱。雖然這些年大馬的經濟也有成長,但仍有少部分人在澳洲跳飛機,甚至尋求難民庇護。根據澳洲政府2018年的統計,該年度尋求庇護者申請簽證覆核的三大來源國分別是:馬來西亞(5858人)、中國(1561人)、越南(465人)。

唐南發表示,大馬並非很窮的國家,經濟發展勉強,不過大馬公民比越南人幸運的是,大馬的護照在許多國家是免簽的,加上又是英聯邦國家,因此大馬公民可以此入境澳洲後,再申請難民,而他當年在英國所見到「跳飛機」而來的大馬人也是如此。

曾經馬來半島的霹靂州、森美蘭州是錫礦的重要產地,因此錫礦業垮後,到英國跳飛機的華人也多來自這兩州,尤其是霹靂州。唐南發解釋,多數大馬華人到歐洲跳飛機的終點站之所以只有英國,乃因在英國的華人社群主要是廣東人和福州人,而霹靂州的華人祖籍又多為廣府人,也有些福州人,因此在倫敦打工有語言相通的便利性,許多倫敦的香港餐廳老闆也樂於聘僱懂粵語的霹靂州華人;至於在歐陸國家,如意大利的華人社群,則多是江浙人,祖籍來源地多為中國南方省份的大馬華人因不通江浙方言,因此多不選擇到歐陸國家跳飛機。(編按:廣府人係以粵語為母語、來自中國嶺南地區的族群。)

唐南發自我調侃說,雖然他常在馬國國內政治課題上批評首相馬哈迪,但他還是肯定馬哈迪在90年代初,很努力地向歐洲各國爭取免簽證待遇,再加上大馬屬於英聯邦國家,因此大馬護照含金量相當高。唐南發記得,他曾在捷克的福州人市場被問是否能出售個人護照,對方開價高達幾萬元馬幣,而他當然拒絕了。

唐南發進一步指出,相比越南人、中國人是透過人蛇集團集體偷渡的情況,欲跳飛機的大馬華人多在旅行社安排下,先以團體落地歐洲大陸旅遊幾天,再進入英國「觀光」,最終以「走丟」的形式離開。唐南發表示,有的旅行社甚至會居中協助跳飛機者聯繫在英國的接頭人(多為大馬人),以順利在當地找工作。

2019年的亨氏護照指數排行榜(Henley Passport Index)顯示,大馬護照在全球免簽通行榜中排第13,中國排名第74,越南排名第95。與越南同一排名的還有寮國、埃及、約旦、安哥拉和海地,至今越南護照在國際通用程度相當低。

h3wcyfd3wum35kfbuq73caex4ja2ls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圖為一家在倫敦唐人街的中餐館。

海外越南裔社群對原鄉越南人的吸引力

近年來在台灣所看到的越南新聞,除台商工廠在當地製造環境污染、發生罷工的負面新聞外,還有越南經濟起飛、中美貿易戰帶來的轉單效應讓越南得利等正面新聞,因此越南在看似發展前景佳的趨勢下,為何還會發生英國艾塞克斯郡(Essex)冷凍貨櫃39死慘案?

「你說他(越南人)窮,但也不是真的窮到沒飯吃,如果他還能借到兩三萬(英)磅,來冒這個險,就表示這個省工作機會變少了,」唐南發說。

英國電視台CHANNEL 4報導,疑似親人就是在冷凍貨櫃39死慘案中身亡的越南家庭,多來自中部的沿海省份,當地漁民因海洋污染,漁獲減少,生計受影響下,許多人只好鋌而走險到英國打黑工。CHANNEL 4的新聞片段中也提到2016年時,越南群眾爆發抗議台灣企業污染海洋﹐扼殺他們生計的事件。2016年4月,台塑越南河靜鋼鐵廠因排放廢水造成越南海岸汙染,事後台塑支付越南政府5億美元補償金,不過今年6月有近百位越南人跨海來台,替7875位原告控告台塑鋼鐵廠24位股東及董事應賠償新台幣1.4億餘元。《自由時報》報導,7875位原告大多為越南中部河靜、廣平、廣治、義安等4個省的漁船船主、產鹽業者、漁業相關工作者、潛水夫等。

因此對於為何不到本國其它經濟發達的城市或工業區工作,唐南發認為,有的人會想即使在經濟發達胡志明市打工,但得工作多少年才能在家鄉蓋一棟房子?而有的在海外打工的同鄉,在給家鄉的僑匯幫助下蓋了房子,進而形塑了原鄉當地人對海外打工的美好想像,認為在海外打工是值得的,而社交媒體的發達更鞏固了這印象。因此有的越南人寧願到海外偷渡,也不願意到其他省工作。

IMG_1609
Photo Credit:杜晉軒
《不漏洞拉:越南船民的故事》作者黃雋慧

黃雋慧是位針對發生在上世紀七〇年代越南難民潮的民間研究者,著有《不漏洞拉:越南船民的故事》一書。黃雋慧跟《關鍵評論網》表示,南北越統一後爆發的難民潮,使得越南人在海外散枝開葉,在歐洲、美國、加拿大等地區形成許多越南裔社群。她指出,儘管越南經濟有在發展,不過農村仍並未真正受惠,出國打工賺取外匯的現象依舊普遍;雖然歐洲比台灣﹑香港﹑日本等越南公民可合法打工的亞洲地區遠,但由於英國﹑德國﹑法國,甚至一些前華沙公約國,都各有相當完整的離散越南社群,故無論合法與否,到當地後總會找到人投靠,有機會被安排到美甲店打工,或到非法的大麻種植場工作。

黃雋慧記得,二十多年前加拿大仍未合法化大麻種植﹐加國政府曾大力打擊大麻種植場。由於種植者多在租房內種植﹐因此俗稱「大麻屋」﹐這些租戶的用電量異乎尋常的大﹐因此成了加國政府追查的線索﹐而當年就有不少越南裔在種植大麻。

對於上述僑匯造福家鄉的情況,唐南發稱這和以前跳飛機的大馬人是一樣的。無論在倫敦、東京如何辛苦打工,他們都不會告訴家人在海外打工的辛酸,多是報喜不報憂,如稱在英國可每週賺到三、四百英鎊,但實情可能並非如此,被家鄉的人聽了,自然心生嚮往,而人蛇集團自然也看準了這心態。

唐南發強調,越南人即使成功借錢偷渡到海外,但在負債累累的情況下,往往被迫成了「現代奴隸」,被迫在海外從事低薪危險的工作,女性也有被迫賣淫的風險,而且他們無法逃跑,因為人蛇集團知道他們來自哪個鄉,可能會給家人帶來危險。唐南發以英國非政府組織Anti-Slaver的報告數據為例,從2009年至2018年間,有多達3,187名越南公民被確認為人口販運的可能受害者,且當中包括數百名孩童 。

另一方面,由於越南人欲申請往海外工作需要透過層層關係處理,因此有的地方的共產黨領導也身兼仲介。唐南發以他處理過的個案為例,有個越南人因為家鄉地方領導與仲介勾結,雖然成功把他帶到大馬工作,但卻被仲介詐騙、欠薪,最終他逃走後輾轉回到越南找那領導算賬,結果那領導反找警察來打他。

最後,唐南發提醒,英國的政局變化也是影響亞洲非法移民湧入與否的因素。在英國決定脫歐的這幾年來,由於原在英國從事低層勞動工作的東歐移工眼看形勢不對,紛紛離開英國,因此形成了龐大的人力缺口,更需要亞洲的勞動力填補。唐南發認為,英國不僅是全歐洲最依賴外來勞動移民的國家,同時也是最排擠他們的國家。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