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死了,世人才開始緬懷她——雪莉的凋零

只有死了,世人才開始緬懷她——雪莉的凋零
Photo Credit: AP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Amazon創始人Jeff Bezos曾說過:「我們的選擇會塑造我們的人生,而善良就是一種選擇。」在電腦熒幕後,在網路世界上的我們該如何選擇?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No snowflake in an avalanche ever feels responsible.)

由於南韓藝人雪莉(Sulli,本名崔真理)在生前的大膽作風,與其以童星身分出道時所維持的清純形象大相逕庭,所以一直在生前飽受網路霸凌之苦。2019年10月14日,備受爭議和壓力煎熬的雪莉選擇在自己的住所上吊自殺,結束了年僅25歲的短暫一生。而今距離雪莉的去世時隔已經兩個禮拜,但抑鬱症自殺,網路霸凌,網路暴力等事件帶來的陰霾不會消散。

「網路霸凌」(cyberbullying,又稱「網路欺凌」)常見於社交媒體或可互動(interactive)的網路平台,是一種電腦犯罪行為,形式多為語言暴力(筆者先前曾寫過一篇較為詳細的,解讀網路霸凌者的心理的貼文)。在《So you’ve been public shamed》(鄉民公審)一書中,作者Jon Ronson將「網路霸凌」解讀為一種公開羞辱的手段——在網路的世界裡,人們可以帶上匿名的面具,躲在電腦熒幕後面,幾近瘋狂集體羞辱某人,這種行為屬於一種群眾心理現象。

網民公開羞辱的對象可以包含任何人——從越界的公眾人物到犯錯的素人,即便被羞辱的對象道歉了,他們也依舊沒有機會和權力申辯,因為網路上留存的記錄並不會給予這些犯錯者重新振作起來的機會。很多時候,這種公開羞辱甚至會毀掉被羞辱者的一生,就像雪莉的死亡一樣。

網路的匿名性(Anonymity)很大程度助長了網民們集體對受害者進行公開羞辱的「勇氣」。「Anonymity」一詞,源自希臘語,意思是「沒有名字」,屬於一種人類特有的心理體驗——即使我們在世上都擁有不同的身分,但在特定情況下,我們可以選擇隱藏自己的身分並且匿名行動。

根據美國萊德大學心理學教授John Suler在著作《The Psychology of Cyberspace》(網路空間心理學)中的解釋,保持匿名的能力會直接影響用戶的在線行為,這種影響非常普遍,被稱為「在線抑製作用」(online dishibition effect)。「在線抑製作用」使得網民們產生一種現實與網路世界分離(disassociate)、出格行為並不會造成不良影響、過分言論不會受到追究的心理錯覺。

雪莉的死亡被多方解讀為抑鬱症自殺的結果,但在某種程度上,真正殺死雪莉的,是口不擇言,躲在鍵盤後面惡評攻擊的網路暴民,而這些網路暴民的幫兇,就是大肆渲染雪莉在社群媒體上的行為「放飛自我」、「性暗示」、「墮落」和「精神失常」,煽風點火的媒體。筆者之所以寫出這樣的言論,是出自於內心的憤慨——本該在最美的年齡綻放的雪莉,就這樣香消玉殞,讓人無比心痛與惋惜。

記得Amazon的創始人Jeff Bezos曾說過:「我們的選擇會塑造我們的人生,而善良就是一種選擇。(In the end, we are our choices. Kindness is an option.)」

在電腦熒幕後,在網路世界上的我們該如何作出選擇?希望雪莉的死能被大家銘記,因為「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Be kind. 生而為人,請務必善良。

本文獲Lo's Psychology授權轉載,內文由編輯稍為修改,原文請看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黎家樂
核稿編輯:鄭家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