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與「韓」的距離:在大選前「爆炸」的藍營青年,還愛國民黨嗎?

我們與「韓」的距離:在大選前「爆炸」的藍營青年,還愛國民黨嗎?
Photo credit:受訪者提供、關鍵評論網李秉芳拍攝、取自蕭敬嚴、田方倫臉書粉絲專頁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民黨青年部主任蕭敬嚴表示,「可能我比較怪吧?我也不是菁英,也是私立學校畢業。我認同的不是韓國瑜,是他代表的價值⋯⋯」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20年大選剩下不到100天,國民黨從黨內初選開始就不平靜,韓國瑜在初選民調大勝,但贏得初選後民調支持度就一路落後蔡英文,初選時的主要競爭對手郭台銘在9月大動作退出國民黨,雖不參選2020總統,但陸續推出「郭家軍」,甚至和台灣民眾黨黨主席柯文哲「結盟」。這都讓誓言要「團結革新、重返執政」的國民黨頭痛,這股前所未有的「韓流」除了讓國民黨內部不平靜,也讓震盪了藍營青年世代。

有人退出青年團團長選舉並說「黨內已容不下異議之聲」;還有人更早就「出走」到郭台銘陣營;也有人持續公開批評韓國瑜,結果都遭到開除黨籍;但也有人選擇留在黨內為選戰努力。面對大選逼近,身處政治風暴的他們是否也感受到「亡國感」,該如何選擇自己的戰鬥位置?對這個百年大黨和國家,又有哪些期待和失望?

批韓遭開除,李正皓誓言「下架國瑜黨」

「我對國民黨是愛之深責之切」,過去曾任郝龍斌幕僚,35歲的前國民黨青年團執行長的李正皓,在2016年國民黨選舉大敗後,曾和台北市議員徐巧芯等人共同組成「草協聯盟」,盼318運動後和青年世代近乎「決裂」的國民黨有所改變,但後來聯盟未能持續運作,李正皓因個人訴訟案件和服兵役沉寂了一段時間。

韓國瑜贏得初選後,李正皓開始公開批評韓,從市政表現到選戰策略都罵,在政論節目、社群上引起不小迴響,國民黨考紀會在約談後先將他「留校察看」,然而他沒因此收斂,最後被黨中央決議開除黨籍。

國民黨在8月15日,通過明確的黨紀規範:「惡意攻擊參選人就開除黨籍」以及「自行登記競選」,在李正皓前,前高雄縣長楊秋興、黨代表敖博勝、國民黨前中評委陳宏昌就都因批韓遭開除。

李正皓認為,自己並非用「不實謠言」來批韓,他甚至形容自己也曾是「鋼鐵韓粉」,批韓是因為「恨鐵不成鋼」,如果韓國瑜能做滿高雄市長任期,將來會是藍營「最大公約數」,然而現在韓犯錯,黨內卻沒人站出來說實話,國民黨變成「被綁架」的「國瑜黨」,成了一言堂。

現在轉型成「媒體人」的李正皓說,即使有他黨向他招手,他也不會放棄國民黨,他還是擔心如果藍營無法重返執政,有天他認同的「中華民國」、「中華文化」會消失,這是他的焦慮。在他眼裡,國民黨正在過渡期,有一天黨「正常化」了,他還是可以「回娘家」。現階段「下架國瑜黨」是最重要的任務,就算不成功,明年大選若韓國瑜敗選,他也相信黨內會有新改變,站在整個青年世代對立面的國民黨,便能撕下「國瑜黨」的標籤重生。

離開國民黨「選戰」的青年在想什麼?

而相對於被動遭開除的李正皓,有部分藍營青年更早就決定在這場選戰中不和國民黨站在一起。國民黨前青年團團長林家興、青年團成員陳佳圻,以及曾任柯文哲幕僚、國民黨前立委李嘉進兒子李縉穎,都陸續到郭台銘辦公室,34歲的李縉穎更成為首位掛牌「郭家軍」立委候選人,在柯文哲和郭台銘的聯合推薦下,出戰新北市土城選區。

因擅自宣布選立委,李縉穎在10月30日被開除黨籍,他表示,現在政黨界線已越來越模糊,民眾對第三勢力也有更高的期望,「個人的黨籍是小事,中華民國的未來是大事。」將以無黨籍身份繼續參選。

而才剛拿到紐約大學國際關係和台大國發所的碩士學位,並創辦《新共和通訊》盼能建立「藍營智庫」的林家興,回憶自己今年一回台灣看到初選結果就無法接受:

「這段時間韓在高雄市政的施政成果和言行表現,大家都看到有多差了,我們真的要昧著自己的判斷、良知,接受這樣的人來治理國家嗎?政治工作是種專業,他有足夠的知識、能力或人格特質,來做好這份工作嗎?好好一個黨,怎麼會為了要重回執政,把自己搞成這樣?」

坦承自己的學經歷確實讓思維比較「偏菁英主義」的林家興認為,即便現在找來了專業的國政顧問團、提出許多政策,韓也不一定會「尊重專業」,反而持續失言。他也憂心,國民黨若無法走回的「正常」路線,被韓國瑜和韓粉牽著走,最後民進黨持續執政的話,兩岸關係將持續惡化、中國可能對台動武,中華民國也將消失。

既然對黨如此不滿,為何不乾脆放棄國民黨籍?29歲的林家興堅持,他依然看重國民黨百年來所累積的歷史資產和品牌價值,而且「我就是中華民國派,黨的價值主張跟我高度重疊。」

在這段期間,負責青年組織工作、培養政治人才的國民黨青年團團長選舉,也發生「出走」事件,《中國時報》報導,外界原看好世新新聞所學生,也是前台北市議員李新助理、現任議員李柏毅服務處主任的田方倫,以及政大學生會議長,曾協助新北市議員陳偉杰打選戰的陳柏翰。2人都曾實際參與選務,最適合在2020大選年接任總團長。

然而,陳柏翰在收件截止日在宣布退選,表示自己原期待打破黨內以操作世代、意識形態對立只為取勝的模式,但隨著擔心支持度崩盤,他感覺到「異議」空間縮小,也自覺政治認同已有差異,將不再代表任何團體、身分,等於宣佈退出黨務。

對這些過去曾熱衷認同國民黨並投入黨務的藍營青年來說,「現在的國民黨」選情如何、選戰怎麼打?似乎不是他們最關注的。林家興認為,等這波「韓流」過去,國民黨才有改變機會,「希望有個有勇氣又有見地的人來當黨主席,這樣要改是最快的,但選完如果大輸,黨會痛定思痛反省檢討嗎?也不一定。」他苦笑著說。

那留下來的人,就是「青年韓粉」嗎?

而甫當選青年團總團長的田方倫,有著截然不同的心態,田受訪時表示,韓國瑜對國民黨來說是「非典型」的政治人物,韓把庶民基層拉進來,為數眾多的韓粉加入,國民黨支持者板塊因此產生位移,光靠過去的支持者國民黨能否重返執政仍未知,團結這兩者是目前最重要的任務。

他也坦言,韓國瑜在青年世代眼裡是小丑滑稽的形象,每年幾十萬的首投族看到的是民進黨這幾年的政績,自然不支持韓,但他認為,若年輕人可以突破同溫層,甚至和韓國瑜本人接觸,就會發現他對包括愛情產業鍊、溜之大吉等批判都有辦法「跳tone」回應,也許他們就會發現韓國瑜本人「沒那麼糟」,「年輕人都不支持,我們從0開始建立反而簡單」。

也曾任青年團團長,目前擔任青年部主任蕭敬嚴(26歲)也說,過往在國民黨,像韓國瑜這樣的人不會有機會,對許多傳統國民黨人來說,他們看待「韓流」就像國民黨內的「太陽花運動」,把失敗推給「民粹力量」並認為這種浪潮遲早會過去,但蕭敬嚴反問,「過去有多少菁英領導國民黨,黨有因此變好嗎?」韓國瑜的出現,可能會替黨帶來改變,過去專屬於菁英、權貴的政治話語權,也許會被翻轉。

蕭敬嚴說自己很佩服、欣賞林家興等人,但有時候會感覺到自己的格格不入,「被看不起」的擔憂如影隨形,如果韓國瑜代表的庶民價值被否定了,「是否也表示黨容不下像我這樣不是菁英的普通人?只有菁英才能參與政治?」。

「講白了我覺得是種看不起,過去很多國民黨人就是高學歷、讀政大台大,到國外讀書學習,想要未來從政,改變國家社會,結果今天忽然出現一個這樣的人,擁有這麼多支持,看了心態就是『你憑什麼?』

可能我比較怪吧?我對這樣的想法不以為然,我也不是菁英,也是私立學校畢業。我認同的不是韓國瑜,是他代表的價值,他的標籤也許是跟我是比較相近的,現在他們瞧不起韓,以後可能就會這樣對我,我想韓粉也是這樣想,今天打壓韓,明天就是打壓他們,把自己的情感寄託、投射在韓的身上。」

目前雖然國民黨選情在民調上看起來不樂觀,蕭敬嚴秉持著該做的事情就得做,國民黨持續培育政治人才,黨內青年世代所期待的「新陳代謝」才會到來。民進黨有「青年入陣」,國民黨也由青年部也發起「青年online」,招募青年軍加入競選團隊,報名人數出乎意料超過百人,蕭敬嚴說,這些人不一定挺韓,但他們至少對政治有興趣、願意來國民黨看看,培訓後會到各立委競選辦公室幫忙選戰工作。

田方倫則發起「青年街頭肥皂箱」,將號召青年團成員進入校園、街頭,直接和群眾溝通傳播國民黨的政策,也讓那些並不討厭韓的年輕人感覺自己「不孤單」,投票時多增加一點信心。

韓國瑜「引爆」了藍營青年間的矛盾

擔任過幾屆青年團執行長的李正皓認為,國民黨的青年團、青年部等青年組織,扮演的應該是國民黨和青年間的橋樑,應該和青年的聲音最靠近,和保守的黨最遠,然而這幾年來黨內青年反而跟黨中央「趨於相近」,失去青年該有的反叛和批判,尤其這幾年國民黨資源緊縮又急於重返執政,去年地方選舉大贏後更趨向保守,黨內青年發聲的空間越來越小,也使得改革、異議之聲不容於黨。

李正皓、李縉穎的被開除,顯示出「韓流」正式引爆了藍營青年的分歧和矛盾,林家興和蕭敬嚴都承認,藍營青年本來就有很多不同的樣貌,大家不同出身背景、學經歷,在黨內被不同的前輩培育扶植,彼此間本來就有些嫌隙。

田方倫則說,青年團是馬英九創設、朱立倫培植脈絡下的產物,走的是較傳統知識菁英、乖寶寶路線,過去幾屆團長像林家興、徐巧芯等,可能會認為開除李正皓會再次傷害藍營的青年選票,但他不是這個脈絡的,就覺得雖然不需要到開除,但批評自家候選人還是應做出停權處分,「選舉快到了,不能讓人家覺得我們自己還在拉扯」。

當留下來的人想「團結勝選」,而暫時離開的人想的卻是2020大選後的事。林家興和李正皓都對國民黨選情悲觀,但真正好玩、重要的事情,從1月12日才會開始。未滿40歲的他們,有的是時間,可以看長看遠,等待國民黨總有一天「新陳代謝」或「基因突變」,到時候也許又有一番氣象。

「我覺得未來是整個解嚴世代,不管你綠營還是藍營,1987年後出生的青年們,怎麼去對國家的未來思考、對話,這是我眼前更重要的事。」林家興說。至於他們是否還會繼續留在這個他曾熱愛的百年大黨,只能交給未來決定。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