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寧緩和專科醫師看「尊嚴善終法案」:潛藏的問題與待解決的癥結點

安寧緩和專科醫師看「尊嚴善終法案」:潛藏的問題與待解決的癥結點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前有一個名為「尊嚴善終法案」在立法院通過一讀,身為安寧緩和專科醫師,在讀完法案內容之後,發現它其實仍有許多癥結點有待討論。

文:吳承羲醫師(安寧緩和科醫師,經營有粉絲團東村誠醫師的診療室-Dr.吳承羲

近年來在台灣引起熱烈討論的「安樂死」議題,在數次歷經公投連署未成案之後,日前有一個名為「尊嚴善終法案」在立法院通過一讀。身為安寧緩和專科醫師,在讀完法案內容之後,發現它其實仍有許多癥結點有待討論。

首先在這裡要很明確的聲明:現行的「安寧緩和醫療」、「撤除維生醫療」。它的概念和「安樂死」、「醫師協助自殺」是完全不同的──前者並不會加速或延長病人的死亡,而是讓疾病和老衰回歸到原本的自然進展。但安樂死和醫師協助自殺的前提和目的,則是醫療行為主動、積極的讓病人結束生命。而本人所屬的安寧緩和醫學會,也曾經公開聲明反對安樂死和醫師協助自殺。

以下,將以病人、醫師和第三方人士,予以分析此草案潛藏的問題。

安樂死、醫師協助自殺的前提,是病患要意識清楚、有完全行為能力、罹患末期疾病無法治癒,而且無替代方案可改善或解除,此外還必須排除其他社會、經濟因素。光是這幾點,就需要投注時間和資源對民眾推廣和說明。但草案的第五條居然規定「醫事人員不得主動與病人討論」,這又如何向民眾解釋它和安寧緩和醫療又有何不同?而且並不是每個病人都可以適用。

再者,它既然是醫療行為,勢必要由醫院和醫師來執行。而根據草案第十條,需要有相關的緩和專科團隊、精神心理團隊投入,第十五條更是需要組成審議委員會。相關的學會和機構是否願意和配合、有無適當的人員可勝任皆須考慮,同時它也需要投注相關的醫學教育資源在這一塊上面。

而涉及執行安樂死或協助自殺的醫師,依此條例,雖然不會受到民事、刑事和行政的責任,但仍然可能面臨醫界相關的處分,例如解職、停權、退會以及訴訟和審議期間造成的身心壓力。

最後是病人和醫師以外的利害關係人。安樂死和協助自殺,整個流程下來,光是醫師諮詢、召開委員會審議,還有臨終時給予的藥劑和陪伴,都需要不少的成本,可能達數萬甚至數十萬元。如何訂定收取標準,才不會有牟利或鼓勵的疑慮?死亡診斷書上,死因又該如何呈現?因為這可能直接影響商業醫療保險的給付。

還有一個最根本的問題:此法的目的是合法的殺人與協助自殺,是積極的終結一個人的生命。以目前的草案內容和精神,有沒有辦法避免掉各種蓄意濫用或誤用的可能?程序不完整,文件被偽造,逝去的生命將無法挽回。

在修法之前,請仔細想一想,我們真的準備好了嗎?更何況草案中的立法原由,提到安寧緩和利用率和緩和意願書、病人自主權利法的預立醫療決定簽署率偏低,這代表我們要推行的應該是前二者。而且沒有安寧緩和的善終觀念,根本無法達成安樂死與醫師協助自殺的真正目的。怎麼會捨本逐末,在根基和觀念不穩的情況下就開始推行呢?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