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北海道殖民地:蓋博物館是保護愛努文化,還是賺觀光財?

【圖輯】北海道殖民地:蓋博物館是保護愛努文化,還是賺觀光財?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我們不被認可,就無法做任何事。」他說若政府決定歸還山林地給愛努人,提供他們打獵、覓食,會讓日本社會難以接受,而且公開的道歉會讓日本人「不舒服」,也是對現代定居於北海道的日本人是一種侮辱。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在日本北海道一個樹木繁盛的湖岸,政府正在興建一棟現代主義的博物館。這棟博物館主要是為了紀念愛努人,因為他們的文化正在快速消逝中。

至今,日本政府花了2.2億美元投資這棟名為「民族和諧象徵空間」(Symbolic Space for Ethnic Harmony)的博物館,可望在2020的東京奧運前完工開放,配合政府鼓勵數百萬觀光客來到北海道旅遊,能增加觀光收益與愛努人曝光度。

RTS2TA48
興建中的愛努博物館|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博物館的建築群名為「Upopoy」,在愛努語中表示「一起唱歌」之意,包括一棟博物館、一座愛努傳統村落的複製品,因為許多愛努村莊在19世紀就被毀壞。此外,還展示了上百俱愛努人的遺骸,這些遺骸在20世紀被送往各大學進行研究保存。

對於倖存下來的愛努人來說,蓋這個博物館是凸顯愛努人不被日本政府所接受,儘管2008年愛努人已被認證為日本原住民。之所以會這樣想,是因有些人擔心,這座博物館是為了奧運和國際能見度才蓋的,根本不是想保存愛努文化。

愛努族的紋身藝術家Mai Hachiya說:「我認為這有可能就變成觀光勝地,遊客來看傳統舞蹈、表演,把這當成遊樂園。」

RTS2TA4F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愛努人在13世紀左右定居於北海道,打獵、捕魚、信奉自然靈,並有自己的獨立語言。日本政府在19世紀控制北海道後,就迫使愛努人被同化。

2017年的調查顯示,北海道有1.3萬名愛努人,但實際數字一定比這還要多,因為許多愛努人害怕不被認為是日本人,所以移居到其他縣市隱藏自己的民族身分。

官方統計,愛努人學生上大學的比例只有日本人的一半,而且家庭收入也低很多。北海道大學的人類學教授Mai Ishihara說:「社會不太接受愛努人,一直以來都是。這使得很多人選擇隱藏愛努人的身分。」

RTS2TA3Y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日本政府2009年簽署《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開始思考如何制定新的愛努政策,不過2018年的協商中,愛努人提出的獲得土地權利、更多資金挹注在愛努語言與文化、日本政府需向愛努人道歉的提案,全部都被否決。

日本愛努綜合政策本部負責人小山宏說:「當我們不被認可,就無法做任何事。」他說若政府決定歸還山林地給愛努人,提供他們打獵、覓食,會讓日本社會難以接受,而且公開的道歉會讓日本人「不舒服」,也是對現代定居於北海道的日本人是一種侮辱。

「這將人們把注意力集中到這些不好的事情上,而非我們愛努人的未來。」小山宏補充說。

RTS2TA3K
36歲的愛努族獵人Atsushi Monbetsu|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36歲的愛努族獵人Atsushi Monbetsu說,東京當局的決策,包括正在興建的這座博物館都是沒用的,他從小感受的歧視,讓他決定要更強調自己的血統,並以獵人身分繼續生活;他在用獵槍圍捕鹿群之前,會先燒白樺木屑向愛努神靈祈禱。

RTS2TA3O
Atsushi Monbetsu正在進行狩獵前向神靈禱告的儀式|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許多愛努人相關的文宣上,會擺上愛努人微笑跳舞的表演照片,並把他們的狩獵採集文化形容成「瀕臨滅絕」。對於日本的政策隻字未提,沒有說政府強迫愛努人改用日本人姓名、講日語等,並把很多愛努人的傳統行為視為非法,例如Hachiya正在推廣的傳統紋身。

36歲的Hachiya同時是名歌手,被要求跟其他愛努表演者一起練習,為的是明年可能有機會在奧運開幕式上演出。

但是,她卻說:「我認為北海道是日本的殖民地。這很難傳達,但你若仔細回想過往,就會得出這樣的結論。」

RTS2TA43
36歲的歌手兼紋身藝術家Mai Hachiya|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