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跳脫選舉迷思,得先認清「總統不是台灣最有權力的人」

想跳脫選舉迷思,得先認清「總統不是台灣最有權力的人」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20大選不是庶民與權貴的戰爭,而是時間的戰爭——兩組候選人都不在此時此刻下思考議題與討論政策,這對台灣是有害的,而破解的方式,可能反而不在你投下的總統選票。

文:林懿平(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政治理論組三年級)

一、胡謅與笑罵背後的危機

韓國瑜,近幾日來網路上搜尋就可以找到無數相關新聞,且多半與他的發言相關,媒體除了持續宣揚來路不明的民調之外,似乎愛上了韓國瑜言論的荒謬性以及各界對它的回應:支持者與韓國瑜國政團隊字字講究,嘗試在這些發言中理出一個「頭緒」來,反對者與蔡英文陣營則提出資料、事實反駁與嘲諷,一時之間台灣政界唇槍舌戰,寶島政治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但在這一片輕鬆之中,許多人似乎忘記了韓國瑜是總統候選人,他的支持者們也是以期望他成為總統為目標持續支持。韓國瑜也並非光說不練,他勤跑基層、四處造勢,還作出了開發支持者的努力,舉辦青年座談會。然而上述的行動與努力幾乎都激起了反效果,例如造勢場合有地方政治人物發表反同言論、青年論壇被質疑預先篩選參加者的疑雲。

在傳統的政治學理論中,韓國瑜的行為可謂自殺:中間選民理論告訴我們,政黨與政治人物若要勝選,必須要往選民意向的「中間」移動,這是兩黨制之下兩大政黨的政見、形象都逐漸接近的根本原因,美國當代的民主黨與共和黨就是最好的例證。在過去幾年之間「藍綠一樣爛」的根本原因也與這個理論脫不了關係。

大選到了,誰不要票?那麼為什麼韓國瑜會說「我不要你的票」以及在實踐上並不是特別在乎自己的形象與政見被批評?答案是韓流現象以及廣大韓粉所明顯展演出的政治忠誠。

無論從什麼角度來看,韓粉的動員力都是相當驚人的,蔡總統可能沒辦法指望自己的支持者通通出來投票,但韓國瑜可以合理的相信自己的支持者八成都會出來投票,韓粉展現出了一種對於韓國瑜以及其一切言行的不二支持,這個現象甚至反過來要脅國民黨這個百年老店,即使有所謂的「知識藍」站出來批判韓國瑜以及郭台銘的實際挑戰,韓粉依然力挺到底,逼退國民黨高層、青年力量以及最大的台灣人金主。這種奇妙的現象除了是政界奇譚之外,其實還藏有更深層的內涵,而這個內涵正是台灣社會在這次總統大選中被凸顯出來的最大危機:時間的失序。

二、2020總統大選的真正問題:過去與未來在搶食「現在」

所謂的時間秩序,其實就是過去、現在與未來的正常排列,且社會大眾對於這個秩序都有正確地理解,不會混淆。

為什麼說這是台灣社會最大的危機呢?我們只消看看韓粉們的行為與意向:唱軍歌、堅持「傳統價值」以及緬懷蔣經國等威權時代的領導者、要求政府模仿威權時期的國家統合主義、成為社會的「施惠者」,並高度期待一個領袖集中權力、帶領國家走向富強。這個腳本正是將時間秩序下的過去套用到現在與未來,並去脈絡化的相信過去的方法一定能成功,無論現在的現實條件是什麼、國際局勢有沒有改變、人們的心智與價值有沒有進步,韓國瑜的忠誠支持者們都依然相信追隨英明領袖的力量。

而他們越是這樣相信,他們就越不能忍耐現狀、越願意付出一切代價來改變現狀,即使用來替換現任的新選擇在是否「英明」仍屬可議,他們並不在乎。

而總統大選的另一端,蔡總統陣營無論是因應韓流或本身意識的選擇,也慢慢走向了這個道路,但與韓國瑜陣營不同,蔡總統及其支持者是將未來套用到現在與過去,未來的進步價值、還沒有獲得社會支持的先進思想被套用在解決現在與過去的問題之上,忽略掉保守勢力以及人民意識並未跟上的事實,甚至造成自己黨內同志與支持者的疑慮,蔡總統的許多政策與改革之所以跛腳也正是如此。

但總體而言,蔡總統的陣營在時間秩序的裂解上並沒有如同韓國瑜的支持者那般嚴重,或許也這是執政者手握較多資訊與資源使然。

高市總預算付委 綠議員要求韓國瑜銷假報告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時間的錯置是非常嚴重的問題,這就像是神經系統的紊亂,要動手卻動去了腳,這樣的身體遲早出意外。2020大選不是庶民與權貴的戰爭,而是時間的戰爭:今天的台灣到底要由過去決定還是由未來決定。過去決定現在,台灣在美中競爭的局面裡一定翻船,國家自主與生存也會極端危險;未來決定現在,台灣社會會在持續不斷的改革中分裂,使社會秩序與合作基礎產生不可反逆的傷害。

綜上,我們看到這次總統大選,是由兩組都不在此時此刻下思考議題與討論政策的候選人競逐政權,這對台灣是有害的,台灣雖然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但顯見地,當今社會依然有著各式各樣的沉痾以及每天不斷發生的新問題,這些不義絕對不合理且需要改變,任何一個社會都應該以「不讓任何一個人因為自己無法改變的先天條件,而遭受不義待遇」為目標,只要還有一個案例,這個社會就不偉大、這個社會的人們就不應該滿足於現狀。

那麼對大多數台灣人來說,我們僅僅是普通的民眾,沒有強大的政治影響力,更沒有龐大的經濟力量足以撼動社會結構,我們面對這個局面還可以做什麼?還可以改變什麼?

三、想清楚,掙脫總統大選的框架

首先,容我說一句驚世駭俗的話:總統不是台灣最有權力的人。

這句話的依據為何?在正向證明之前,我們不妨反向思考,為什麼這個社會這麼看重總統的身分與能力?制度上,總統對內代表台灣社會的多數民意、對外也代表台灣的國際形象,其一言一行都在世界的舞台上被注視——考量到台灣的特殊狀況——也在國台辦與北京政府的凝視中。政治實務上,總統常兼任黨主席,實際上是政黨的領導人,政黨黨員沒有意外的話也是以黨主席及其組織是從。社會上,總統是政府的化身,雖然依據憲法這並不正確,但實務運作上透過閣揆的任免,總統一手掌握了台灣的最高行政權。

當人民看到總統或會面總統時,便合理的帶著這樣的假設與總統互動,配合上華人敬畏高官與領導的傳統性格,總統就是「最有權力的人」,然而這些都是依據,雖都反映了台灣的政治社會實際狀況,但是這些依據仔細思考卻也都站不住腳。

第一,總統並不是台灣唯一能代表民意的政府官員,代表性甚至還不如立法院,而日常的許多外交攻防靠的其實是我們廣大的外交領事人員;第二,總統雖身兼黨主席,但兩大黨依然時不時發生黨內權力鬥爭,從現在已經被淡忘的馬王政爭也可以發現,總統並不能完全操控國會,遑論根本是無黨籍與地方派系大本營的地方議會;第三,在一個現代的民主國家,官員雖然有身份保障與必要的維安保護,但事實上也僅僅是人罷了,而且似乎台灣民眾(特別是政權的反對者)也充分了解這件事,在嘴巴上和行為上並不特別給總統什麼優待。

促韓國瑜辭職  高市藍綠議員爆肢體衝突(3)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總統既然不是最重要的,我們不妨拋開總統這個因素,重新思考四年一次的民主選舉對台灣的意義究竟為何,為何過去的選舉似乎總是令人不滿,以及在這次選舉中,對兩個候選人都充滿疑慮的人們,到底該如何行動以避免含淚投票等狀況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並真正帶來改變。

四、在台灣投票好像「沒有用」,問題出在哪裡?

民主民主所為何物?這個問題的答案,非民主國家往往比民主國家的人民,更容易回答。因為民主國家的人們經常無法感受到自己的參政帶來任何改變,在台灣更是適切,我們批判政治人物通通都一個樣,結黨營私、僭越職權、私德不彰,且不管票怎麼投,這個狀況好像永遠無法改善。

這個狀況有兩個潛在解釋,一是台灣人民識人不明,二是台灣沒有人才。

然而,從客觀條件來說這都不成立:我們的人口排在世界的第56名、土地面積第137名,但我們的國內生產總值卻超越荷蘭、瑞典與新加玻,人類發展指數高過盧森堡、韓國、法國、西班牙。一片「彈丸之地」,靠著我們的才能與智慧,可以產出舉世聞名的奇才,我們的社會更積極公益,在危機時期對自身的社會乃至周遭國家顯示出極大的物資、資金動員能力,台灣人的素質絕對值得驕傲,但是懂考試、懂投資、懂賺錢、懂避險的台灣人,在政治上卻顯得欲振乏力,一直在含淚投票、一直在罵政府、一直在高呼台灣政治不公不義。

為什麼台灣人發展經濟、社會的智慧無法用於政治呢?關鍵在參與。

參與,我們難道不常參與嗎?參與社會運動、出門投票、看政論節目關心國家大事,這我們難道都沒有做嗎?並非沒有,但理解錯誤。雖然總統推行的國家政策好像是一切的根本,但請各位仔細思考,自己生活周遭的一景一物究竟是誰在決定?住家附近的公園有什麼設施、附近的路標何時整修、道路平整與否甚至我們所處都市的都市規劃如何分配又是誰在定奪?是國會、是政黨、是地方政府、是地方議會、是里長,這些人是如何獲得權力的?不都是民選嗎?這樣看來,政府職能不佳、昏庸誤國追根究底是誰造成的呢?是你我,是鄰里,是台灣廣大的人民。

高雄演練因應總統立委選舉突發狀況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九合一大選固然已過,大家不妨回顧一下當初投票產生的各類民意代表與首長,至今都做了些什麼?想做什麼?以及如何做?除了北高的柯市長與韓市長,2018年台灣共產生了11047名領公帑並乘載人民期待的公職人員,他們而今安在呢?有了這些認知,2020的真正重點應該已經呼之欲出。

政治不難,既不是污穢不堪的罪惡淵藪,也不是廟堂之上才能討論的神聖儀典,政治不過是生活的一個面向,而參與政治也不過就是用生活的經驗去仔細思考,在每一次選舉與代表會、意見會、公聽會之間思考你的議題順位是什麼?什麼事情對你來說是真正重要的?你期待一個怎麼樣的生活環境?你的投票有沒有忠於你的順位?投票是操之在己,而不是還人情債、服膺政黨的恐嚇或無奈的虛應故事,我們高呼要更好的生活,現在機會就在我們手中。

不把握,我們要怪誰?

如果所有的錯都是執政黨的錯,那國民黨取代民進黨、民進黨守住政權有什麼區別?我們是付出稅金供養一群小丑,還是審慎思量選出真正能代表我們意見的政府?回頭關注屬於您選區的立委候選人,當這些人迎著笑臉希望獲得您的授權,以參與國家大事,請你停止從花邊新聞以及他們的文宣中認識他們,利用您的稟賦與能力,一如思考投資股市、思考投資房產或購買房產的思維去看待政治,與親朋好友從這個角度討論政治,2020大選才真的能為台灣帶來改變,而不是只是淪為「另一場大選」而已。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