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青妙《妙台灣》:決定移居日本那年,母親最先放進行李的是「大同電鍋」

一青妙《妙台灣》:決定移居日本那年,母親最先放進行李的是「大同電鍋」
Photo Credit: 大同電鍋好用50年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台灣幾乎是一家一個的大同電鍋,其實原本是六十多年前在日本問世,而後飄洋過海來到台灣的。而現在,又再次越過大海回到日本,作為台灣的產品逐漸普及,不禁令人感受到日本與台灣的不解之緣。

在台灣的大同公司則是設立於一九一八年。該公司於一九四二年創立「大同工業專科學校(現在的大同大學)」,一九四九年開發了第一台台灣品牌的電風扇。其後受到東芝的技術支援,一九六○年大同電鍋問世。以此為契機,大同公司就像日本的東芝一樣,開始製造冰箱、電視機,一躍成為台灣家電製造界的頂尖大企業。

一九七○年代之後,受到台灣政府的請託,參與國家十大建設專案,建設桃園機場的變電所等等,可以說大同公司是隨著台灣這個國家一起發展起來的。現在的大同公司也進行太陽能板、液晶螢幕等商品的開發,事業漸趨多元。創業超過百年的大同公司,在二○一八年的統計裡共售出五十萬個大同電鍋。大同電鍋也有陸續推出新型號,不論以前或是現在,大同電鍋都是大同公司「門面」般的存在。

1920px-Tatung_100th_Anniversary_Cooker_2
Photo Credit: Solomon203 @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4.0

我尚懵懵懂懂初知人事的幼年期開始,家中就已有了大同電鍋。我父親是台灣人,從出生後沒多久,就因為父親的工作而開始在台灣生活;母親是日本人,她常常站在廚房內,為家人做著一道道的料理。

廚房裡總是充滿美味的香氣與令人雀躍的聲響。食物攪拌器高速轉動的聲音轟轟作響;豪邁甩動炒鍋時,湯勺和鍋底碰撞發出鏗鏘金屬聲,菜刀在砧板上咚咚咚咚,極富節奏感地切出各種食材。只要母親出馬,不論是父親愛吃的日本料理,或是我愛吃的台灣料理,一道又一道地完成,陸續搬到餐桌上。

廚房裡擺著滿滿的廚具,其中最努力運作的,當屬大同電鍋了。

我家的大同電鍋鍋體是綠色的,由於蒸氣從鍋蓋的縫隙不斷漏出,銀色的鍋蓋便一直震動,發出噹噹的輕微聲響。從蒸氣的氣味,往往可以猜出裡面是什麼料理。

例如「瓜仔肉」,這道料理將絞肉和醃黃瓜混合,中間打上鹹蛋黃,再放進電鍋蒸熟,五香粉的香氣令人欲罷不能,在台灣是不分男女老幼都相當喜愛的下飯料理。其他還有熱騰騰的茶碗蒸、雞湯,或是發糕、肉包等,一樣樣從大同電鍋裡運到餐桌上。

只要按下按鈕就什麼都做得出來的大同電鍋,在當時的我看來簡直像是阿拉丁的魔法神燈。我十一歲那年,家裡決定移居日本,母親最先放進行李的,也是大同電鍋。

大學時代,我曾利用暑假到德國短期留學。寄住大學宿舍時,我發現只要看看房間裡有沒有大同電鍋,就能知道房間的主人是不是台灣人。我也問過來日本留學的台灣人「有沒有帶大同電鍋來?」,所有人都回答「當然有」。

為什麼台灣人會這麼喜歡大同電鍋?我認為這跟台灣的飲食文化有很大關係。

說起台灣料理,日本人總會聯想到「炒」,但其實以「蒸」、「燉」的方式來烹調的料理也意外地多。大同電鍋除了可以煮飯,也可以「蒸」可以「燉」,正因是這樣方便的複合廚具,才會廣為台灣人接受,進而普及吧。另一方面,日本料理裡需要長時間「蒸」、「燉」的料理其實並不多。也就是說只要有一個大同電鍋,不管身處何地,都能輕鬆又確實地重現台灣的家鄉味、媽媽味。

因應時代的變化,大同公司除了最開始的白色和綠色、紅色,也推出粉色、藍色、黑色、黃色等新的顏色,也和動漫角色合作推出限量型號,甚至還曾被拿來當作金馬獎的紀念品。

23215630_10155934728061180_2918962527745
Photo Credit: 金馬影展 TGHFF

與日本不同的是,其功能與形狀從剛開始到現在都沒什麼太大的改變,反而是消費者的使用方法不斷進化,甚至有人想出用大同電鍋炒菜、烤披薩的方式,讓大同電鍋更加萬能。

我曾在東京住家附近的台灣手搖茶店,看到店面擺著粉色或金色的大同電鍋,色彩繽紛相當可愛。我把它視為室內擺設的一部分,但其實店家是拿來保溫珍珠用的。

我又再次驚訝於大同電鍋的便利。

在台灣幾乎是一家一個的大同電鍋,其實原本是六十多年前在日本問世,而後飄洋過海來到台灣的。而現在,又再次越過大海回到日本,作為台灣的產品逐漸普及,不禁令人感受到日本與台灣的不解之緣。今後若有用電鍋來製作日本料理的食譜出現,就更加有趣了。

造訪科博館後,我相當久違地用家裡的大同電鍋做了一頓晚餐。我一般都會在電鍋內疊好幾層使用,最下層是雞湯,中層是瓜仔肉,最上層則放鮮魚,然後輕輕按下開關。不久,蒸氣便會漫溢而出,帶著台灣的香味溢滿家中。果然,大同電鍋真是方便。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妙台灣:溫柔聯繫台日的觀察者》,前衛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一青妙(Tae Hitoto)

台灣首發,一青妙第一本文化觀察散文集
首度集結一青妙觀察台日文化、社會之散文

橫越太平洋,在兩個島國間尋找自我認同
細膩觀察.溫柔書寫,從歷史、食物到時事
一青妙記錄了這一刻:她眼中的台灣與日本

「絆」,きずな,日文發音KIZUNA、中文解釋為深厚的情誼,是貫穿全書的隱線-
渡日的台灣父親無法斷絕的家族之根,
來台的日本母親嫻熟於心的長媳之道;
曾被封印在記憶與箱中,開啟後,化作書籍、電影與舞台劇,
繼續搬演著一青妙一家四口曾經的悠悠時光,也成為其創作的動力。

因著這個緣分,從書籍到舞台劇,一青妙頻繁來往台日,
寫下身旁的人物、對照歷史的殘影,追尋家族的痕跡與味道。
正因為一青妙在/不在這裡的雙重身分,
使得她的文字落筆輕盈而溫暖,並使讀者更易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