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不可以,台北有一處看不見豪宅的天際線?」松山機場的存廢應參考「柏林經驗」,才能跳出房地產思維

「可不可以,台北有一處看不見豪宅的天際線?」松山機場的存廢應參考「柏林經驗」,才能跳出房地產思維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座城市並不缺活力,但需要更多的想像與創意。柏林實踐開放市民參與的想像,台北,則有繼續成長的空間。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除了這裡,你還會推薦我去哪裡觀察柏林的創新能量?」我問。

「那麼你絕對不能錯過Tempelhof。那裡,曾經是一座機場。」眼前的男子、柏林著名的co-working space「betahaus」員工答。

我在德國柏林(Berlin)。這一回,我換到的是柏林機場廢棄後活化的想像與實踐。

這並不是我第一次聽到Tempelhof。同樣的問題,我也曾問過我在柏林沙發衝浪的主人,一位教授英語的俄羅斯女士。「如果你有機會在柏林渡過週末,記得去Tempelhof。」兩人竟不約而同推薦同一處,如此的巧合。

Tempelhof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進入Tempelhof,迎面而來的重型機車。|Photo Credit: 換人

依循著柏林的呼喚,我乘著地鐵抵達位於這座城市南端的Tempelhof。才進大門,迎面而來是為數狀觀的重型機車們,一台接著一台的重機騎士們朝我的方向駛來。這一天,重型機車社群皆聚集於此。

我好奇,因此詢問一旁正在交換情報的騎士們。「很興奮能夠聚在這裡,我們很喜歡城市這麼寬敞的空間,讓愛好重機的大家能盡情奔馳,交流心得。」隨後他們和我補充,Tempelhof是二戰年代重要的軍事機場,2008年藉由公部門與非營利組織等,眾多城市能量一同攜手,將廢棄多年的Tempelhof活化轉型為都市公園、大型活動展演場地。原先的建築體,也開放申請作為辦公室。

熱心告訴我Tempelhof歷史與現今使用狀況的重機愛好者們|Photo Credit: 換人

不僅如此,這裡是所有市民的創意奔放空間。

「我們甚至可以上網提案要辦什麼活動」騎士解釋。市民僅需上網登記,經由相關部門審核後,即可以自負盈虧的形式,再利用這片都市綠洲。漸漸地,出現一群城市農夫,細心照料作物,於是機場的一塊角落,擁有一片菜園。獨輪車工作坊、社區花園……各種你對美好生活的想像、創新點子,都可能在這裡發生,柏林人早已見怪不怪,習以為常。

機場一隅即是一處看似怪異特殊的木工創作基地|Photo Credit: 換人

對於市民而言,Tempelhof也是休閒生活的絕佳去處。告別重機騎士,我往機場跑道前進。情侶、家庭各自帶著野餐墊、躺椅,食物,悠閒地在草地上曬太陽,談笑風生。眼前的老先生,悠哉地放著風箏。

望著他的身影,那是一種很特別的感覺—當年這裡的天空屬於飛機,今日這裡的天空飛的是風箏。自由,是柏林的代名詞。柏林圍牆倒塌後,以意想不到的創新之姿,這座城市依然蛻變著,Tempelhof即是經典一例。

愜意地在大片草地上放著風箏的柏林老先生|Photo Credit: 換人

最近,受政大科技管理與智慧財產研究所溫肇東教授給予的學習機會,接觸政大、臺科大、臺師大合作「實踐智庫計畫」,對於空總未來創意提案競賽。此競賽希望市民大眾皆能開放地揮灑自己的想像與創意,成為城市的設計師。

上週二主辦單位與TEDxTaipei合作舉行「創意台北」論壇,邀請已耕耘多年的城市說書人、以及競賽前三名獲奬者等,訴說台北的未來。對於這座城市有期許、抱負的朋友紛紛出席,包括曾經為哥本哈根高度重視公共空間震懾的我在內。

其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話,來自當日講者建築師張淑征。「可不可以,台北有一處看不見豪宅的天際線?」她進一步以大安森林公園周遭林立的豪宅建築為例,希望這座城市不再以房地產思維的價值認定,看待以及規劃空總這塊城市精華地。

男孩恣意地在寬敞的飛機跑道上駕駛滑板車,身後的建築物即為過去的機場建築主體。|Photo Credit: 換人

Tempelhof在論壇隔日不停地浮現於我的腦海,佔據一整天。

2015年2月4日,復興空難使得整座城市的心懸吊著。搜救工作仍持續進行,飛安制度的檢討、松山機場的存廢也再度成為議題。但,一直以來許多主張廢棄者,少有跳出房地產思維,提出機場廢棄後再利用、活化令人耳目一新的構想。

這座城市並不缺活力,但需要更多的想像與創意。柏林實踐開放市民參與的想像,台北,則有繼續成長的空間。

期許我們皆能見證、陪伴,甚至跟著台北一起成長。

Tempelhof落實全民參與空間規劃,並成功轉型為市民休閒活動去處。|Photo Credit: 換人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