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港開唱的再生?凝聚各種自我認同的「火球祭」

大港開唱的再生?凝聚各種自我認同的「火球祭」
Photo Credit: 火球祭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大港開唱,覺醒音樂祭都暫時熄燈的這個時間點,睽違一年又再舉辦的火球祭變得格外吸睛。火球祭的主辦滅火器樂團有非常鮮明的政治立場與搖滾姿態,讓台灣至今還有一場富含靈魂的音樂祭。

在大港開唱,覺醒音樂祭都暫時熄燈的這個時間點,睽違一年又再舉辦的火球祭變得格外吸睛。有報導將火球祭寫作是大港開唱的再生,當然火球祭誕生的脈絡和大港開唱並沒有直接的關聯,但媒體之所以會有這樣的聯想卻也不令人意外。因為火球祭的主辦人滅火器有非常鮮明的政治立場與搖滾姿態,而些正是每年大港開唱的重要CLOSE表演,更是許多人期待大港開場圓滿結束時的表演內容。

滅火器
Photo Credit: 火氣音樂

實踐理想社群的認同

火球祭今年是第三年,第二屆舉辦,在許多的音樂祭表演中年資並不算長,但卻有相當程度的聲量,這一部分來自於是滅火器樂團自己的個人魅力。成軍十多年的滅火器在台灣是個非常特別的樂團,滅火器的創作題材很大幅度偏重在堅持實踐理想年輕人會有的心路歷程。像是第一張《Let`s go》的茫然徬徨,《海上的人》漂泊的心境,《再會!青春》的轉折與感觸,再再皆是是許多年輕人喜歡滅火器的原因,在幾支滅火器作品的YOUTUBE影片下面,都會有樂迷表達在作品中找到共鳴的留言,可見一般。

滅火器的創作類型被定位為龐克,本身就是反叛姿態比較鮮明的音樂類型。同時,滅火器在台灣也是少數積極投入社會行動的樂團。搖滾樂和社會行動原來就是很常見的結合,但在滅火器為太陽花運動寫出島嶼天光後,更是在某種程度上決定了滅火器在媒體上曝光的姿態。在社群平台時代,滅火器樂團和理念相近,空戰表現較佳的政治人物也常有合作和互動,像是基進黨的陳柏惟、民進黨的陳其邁等等都有合作。在表演的場合,滅火器也會積極地呼籲大眾關心議題與社會,除了音樂上的表現,滅火器的創作題材、社會參與及政治立場,召喚(RECALL)進步價值支持者社群的認同(IDENTITY),是火球祭和其他音樂祭鮮明的差異性。

音樂祭作為當代主要的聆聽來源,並且產生生活風格的認同

在筆者過去的訪談中,不只一組樂團曾經提到舉辦音樂祭雖然累人,但卻是許多音樂人的理想。本身都是搖滾樂迷,有自己喜歡的國內外樂團,能夠承辦一個音樂祭,邀約自己喜歡的樂團來表演,或是讓樂團站上一個具規模的舞台,當然是一件很棒的事情。火球祭的生成脈絡一部分也是如此,只是更多了一個是滅火器受到自己所喜歡的樂團Hi-Standard的影響,也辦了一個由樂團角度打造的音樂祭。

74667859_2388273754835409_59919972221268
Photo credit: FireBall Fest. 火球祭

這些差異性自然是火球祭的聲量來源之一。同時,音樂祭本身就是當代最主要的聆聽方式,過去不只一次的討論到,親臨現場的場景(SCENE)對樂迷這個社群的重要性,但相較於LIVE HOUSE,音樂祭這樣一次可以聽好聽飽,還有許多主題攤位的慶典方式,更是當代樂迷更傾向會行動的選項。音樂祭在當代是毫不陌生的活動,比起單純的聽音樂,樂迷對音樂祭更多的想像畫面(IMAGE),是那幾天的生活方式。這些生活方式會透過參與者在社群平台及媒體上展示出來,形成一種對生活風格的認同,吸引相同的社群的人展開行動[1]。

本次火球祭的表演名單設定也十分有趣,是以滅火器的角度出發所邀請的樂團。Hi-Standard的主唱NAMBA的樂團NAMBA69也在受邀名單之列,另外還有木村KAELA的出演。都是滅火器自身喜歡的樂團,甚至在龐克樂團部分,還邀請到成軍 25 周年的日本龐克樂團 HUSKING BEE, 由大編制沖繩 SKA 樂團 THE BARCOX,以及最終大魔王ELLEGARDEN,這些都讓火球祭是滅火器樂團角度打造的氛圍更加完整,更讓是本次火球祭讓人格外期待。

除了國外樂團,火球祭在台灣樂團名單上也推出了《金曲禮包》,ØZI、9m88、YELLOW、流氓阿德、厭世少年、康士坦的變化球都將在本次音樂祭中出演。過往被認為是次文化音樂的類型在近幾年逐漸走入廟堂,在藝術造詣及流行價值中得到肯定,也是火球祭吸引人的大亮點之一。

74701590_2401885406807577_86293426478126
Photo credit: FireBall Fest. 火球祭

音樂祭最吸引人的地方在於樂團都會為了音樂祭有許多額外的加碼表演,像是特殊曲目或是新歌發表,這一去不復返的場景就是樂迷前往音樂祭的原因,如此熱血的火球祭會有那些額外表演項目,更是令樂迷引頸期盼。

次文化色彩及汙名化的淡去

過去搖滾樂、嘻哈音樂的獨立音樂人站在次文化的結構位子,和主流有較明顯的壁壘,但在近二十年有了許多的轉變,包含申請出版補助,在國外演出,得到金曲獎的肯定,搖滾樂(或是玩音樂)作為次文化的色彩逐漸淡去。搖滾樂過去的反叛姿態,在過去社會不理解產生的排斥也由於自媒體時代的資訊流通,能和社會有更多對話及被認識的機會。

21106773_1833043580358432_48893484456025
Photo credit: FireBall Fest. 火球祭

原來應該在8月底就舉辦的火球祭,今年意外的延到11月23日、11月24日,場地也移到的桃園,有些人認為是高雄市政府刁難的因素。這個消息並沒有得到主辦單位的證實,但大港的暫時熄燈也不免讓人要狐疑現今高雄市政府對於獨立音樂產業的態度。在越來越多次文化音樂進入廟堂表演,在藝術造詣上得到肯定的這個時候,一個會在公開場合指導自身支持者罵髒話的高雄市大家長,卻來指稱音樂祭的表演粗俗不堪,顯示韓市長對表演、獨立音樂等文化產業的理解與同理,均未達到一個首長該有的格局。

呱吉所做的脫口秀表演,其實是站立式喜劇(Stand up comedy),以及滅火器的曲風定位龐克樂(PUNK),在發展脈絡上都是政治性相當濃厚的表演形式。在此所指的政治並非選舉,而是表演者的立場、態度和想法。站在階級的底層,用反叛的方式表達對上層建築的抵抗和不滿,是這兩個表演形式中相當重要的精髓和態度[2]。

74214126_2396419827354135_45183434082840
Photo credit: FireBall Fest. 火球祭

這幾年台灣搖滾樂也走向成熟的產業化,做音樂作為現代人自我實踐的方向較過去較為大眾所理解,這樣的改變自然降低了參語及擴散的門檻,如今參與音樂祭這樣的盛事並不屬於特定族群,而是當代的一種日常儀式。身為獨立文化愛好者,我們期盼更多非原來獨立音樂社群走進火球祭這樣的場景(SCENE),來感受搖滾樂有何魅力,何以讓這些年輕人堅持超過十年在這個領域付出及努力。

更多資訊請洽:FireBall Fest. 火球祭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

[1]生活風格透過媒體的展示,形成想像而使人們產生行動前往的論述,出自於Appadurai於2009年出版的《消失的現代性》一書。

[2]龐克音樂(PUNK)的反叛姿態,是由於該音樂類型的發展脈絡,可以參考O`Hara的《龐克的哲學》一書,2005年於台灣出版。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