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明與台灣民族解放:殖民壓迫者在何處?

史明與台灣民族解放:殖民壓迫者在何處?
Photo Credit: Su Beng臉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臺灣革命者施朝暉(化名史明)於2019 年9月20日逝世,享壽101歲。雖說他的奉獻不容置疑,但他的信念似乎與時俱進了,就連各方勢力運用他崇高形象的方式也轉變了,即使他並未向我們表達他對這些事情的自我反思。

文:艾琳達
編:胡景祥
譯:William Tsai

對一位堅定的革命者來說,沒有在壓迫體制的刀槍下英年早逝,而是得享天年,其實有些終非其所。高壽可能會令你不得不面對你自己行動的不幸後果,看見親如兄弟的同志背棄理念,輕易取得不當利益;甚至令你親眼見證大規模的社會轉變,使得付出巨大犧牲的理念卻受到懷疑。上一世紀民族解放運動的烈火中淬煉出來,唯一健在至今的台灣革命者施朝暉(化名史明,1918年11月9日生於台北士林)於2019年9月20日逝世,享壽101歲。雖說他的奉獻不容置疑,但他的信念似乎與時俱進了,就連各方勢力運用他崇高形象的方式也轉變了,即使他並未向我們表達他對這些事情的自我反思。

image5
Photo Credit: 艾琳達提供
史明、史振帆、三宅清子、陳菊和艾琳達,2005 年攝於史明在台北市和平東路的辦公室

最近幾年,史明由於數十年來對台灣解放、台灣民族建立的堅定不移付出而赫赫有名。但台灣獨立運動卻想要淡化或掩蓋他在意識型態基礎上與戰後日本的其他台灣組織(例如台灣臨時政府)之間的爭論,以及他對總部設在紐約的台灣獨立建國聯盟(WUFI)所發出的批判。史明批判這些人代表一種菁英的、布爾喬亞式的民族主義,即使在同一民族統治下,終將複製階級壓迫。這樣的意識型態分歧也造成了不同的結果,廖文毅和辜寬敏都向國民黨妥協,得以拿回他們在台灣的家產(他們分別在1965年和1972年返台)。而現在,史明的共黨背景和投身「民族民主解放」數十年,則在近年被漂白到了淡粉紅色的程度,彷彿那只不過是一種個人哲學;像是2017年在凱達格蘭大道為他舉行的百歲生日會,接著又相當明顯地表現在9月21日他逝世後的記者會上,長久照護他的那些朋友們,傳達的最重要訊息是:歐吉桑,我們敬重的前輩,在臨終前都支持著民主進步黨的蔡英文總統連任。此外別無其他。

他或許在大去之期不遠時將焦點縮小到了個人哲學,但那完全不足以描述這個人和他的使命。我對他的人生與思想的理解,來自於我們從1979年底相識至今的對話片段。1942年,史明拋下了在日本的政治學研究,投身中國共產革命,在中國共產黨訓練下從事情報蒐集工作。他在上海假扮成一個台灣紈袴子弟,與日本軍人應酬以蒐集情報,為時一年多。中共給他指派了一個他從不知道真實姓名的妻子,而他在28歲那年結紮,按照他的說法,以免非預期的生兒育女打斷了他們的任務。隨後,他在華北各地為中共蒐集情報,曾兩度被國民黨逮捕,但因成功隱藏間諜身分而獲釋。後來,他救了一位年輕日本女子(平賀協子),那年她才18歲,在華北一處日本領事館工作,華北日軍隨著二戰結束而解體,她不得不逃亡;兩人結了婚。

1947年,台灣發生二二八事件及隨後的清鄉屠殺,其後史明決心返回台灣。他常說,他在共產黨控制區親眼見證了土地改革時中國人審判地主的兇殘,這也令他幻滅,開始認為台灣人在文化上不同於中國人。穿越國共內戰的戰線極其危險,但他設法在1949年5月從山東搭船返台,妻子隨行。

他的老家在台北北方的小鎮士林,是一個富有人家,由他的外祖母持家。1949年下半年,蔣介石退守台灣,在士林附近建立了自己的指揮部。史明吸收了30位同志,取出埋藏在家族竹林地裡的一批軍火,準備暗殺蔣介石。1951年下半年,他在返家前仔細觀察,發現家宅已經遭到監視,暗殺計畫敗露了。於是他前往基隆,喬裝成裝卸香蕉的貧窮碼頭工人。數月之後,他終於得以在1952年5月混入一艘開往日本的船,藏匿起來;他將剃刀縫在襯衫摺邊,萬一被捕時可以迅速自殺。船到日本之後,他在碼頭附近被警察查獲,拘留起來等候遣返台灣──但台灣當局發來的逮捕令證實了他尋求政治庇護的身分,反而救了他一命。

儘管日本以拒不給予身分或核發證明文件給所有非日本人的外國人而惡名昭彰,然而史明的妻子回到了日本,讓他在日本的居留多少安全一些。隨後他在東京都池袋地鐵站附近開了一家麵店(新珍味),這家店舖成了他的收入來源和行動基地。幾年前拍攝的一部史明傳記紀錄片(陳麗貴,《革命進行式》,2016年)訪問了他的前妻,她說她與史明分手是因為「他有太多女人」。

在台灣的美麗島民主運動期間(1977年11月至1979年12月),我依稀聽說東京有個激進的台灣人,名叫史明;他經常和我所參與的人權資訊地下平台主持人,當時人在大阪的梅心怡(Lynn Miles)有聯絡。我手上也有一本《台灣時代》,封面是一幅簡單的紅色線條畫,畫出初升的旭日。這是由一群北美台灣青年所發行的刊物,這些青年自稱是受到史明和他所宣揚的台灣版世界民族解放鬥爭所啟發,反對美國扶植的獨裁者。梅心怡和我本人,以及台灣人權工作的多數參與者,甚至基督徒和日本人,都有同樣的背景理解:血腥的越南戰爭是美國帝國主義干預所引起,台灣、韓國及拉丁美洲的獨裁政權也是這樣產生的。

梅心怡的戰友,在大阪致力於保護韓裔少數的日裔美籍牧師朗.藤好(Ron Fujiyoshi)寄給我一本《受壓迫者教育學》,這是我所珍愛的一本小書。到了1979年末,我已經可以預期,數萬人在高雄事件中高呼「美麗島是咱的!」之後,當局必定發動鎮壓。果然在1979年12月13日清晨,國民黨對運動全體領導人發動大逮捕。

image4
Photo Credit: 艾琳達提供
艾琳達在 1979年12月15日被驅逐出境,影像從國民黨針對高雄事件的傳單掃描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