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定讞就該執行!」——台灣如何應對死刑爭議?

「死刑定讞就該執行!」——台灣如何應對死刑爭議?
Photo Credit: Reuters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際人權聯盟主席在社論中指出,廢死後的台灣只會成為一個更公正的國家。他寫道:「通常,在一國廢除死刑後,輿論並不會要求重新執行死刑,因為民眾意識到廢死並不會改變他們的日常生活。」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林軒妤(Syrena Lin)
譯:王國仲

10月25日,行政院長蘇貞昌在立法院接受質詢時表示:「死刑定讞就該執行」。當日同時也是國際人權聯盟(FIDH)在台北的閉幕式。而這是當一位民進黨籍立委詢問,執行死刑是否違反現行國際民權公約時,蘇院長所做出的回應。

蘇院長的回答引起台灣廢死團體的批評。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執行長林欣怡與輔仁大學法學教授吳志光發表公開信,質疑蘇貞昌是否還記得自己15年前就說過要尋求死刑的替代方案。

邱和順案

在國際人權聯盟大會閉幕式上,該組織發表一項動議,譴責台灣繼續執行死刑,以及邱和順一案。他們敦促台灣政府遵守《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並暫停執行死刑。

現年59歲的邱和順,是台灣被羈押時間最長的刑事被告。1987年,他被指控綁架和謀殺了九歲的陸正和一名女性保險業務員柯洪玉蘭。儘管男童遺體從未被尋獲,邱和順在兩起案件中,皆因12名被告之供詞遭到定罪。邱和順1988年被捕,表示自己遭到刑求,因此不得不提供錯誤的自白。目前,他的案件已重審達11次。

在2011年8月做出最終判決前,邱和順等了將近24年。最高法院最後維持更十一審認定(儘管承認邱在調查過程中確實遭到刑求),判處死刑。現在他隨時可能遭到處決。

國際人權聯盟對此表示深切關注,認為邱和順的人權在過去30年中遭到侵害:「由於物證遺失、沒有對證人進行詢問,他接受的審判是不公正的。」

邱和順案極具爭議,因此國際特赦組織等一再表示反對台灣政府侵犯人權的行為。國際人權聯盟在台北舉行第40屆大會時,前死囚徐自強便向邱和順做出公開呼籲,希望引起國際社會關注。幾個人權組織也進行請願,希望蔡英文總統不要處決邱和順,應赦免、釋放他,並恢復其聲譽。

台灣人權促進會會長周宇修向《關鍵評論網》表示:「儘管根據刑法仍有判處死刑可能,死刑犯還是有請求赦免的權利。」

台灣的死刑困境

是否廢除死刑的辯論,在台灣社會已討論多年。贊成廢除者擔心冤獄產生,並認為處死兇手無助於遏止其他犯罪發生;支持死刑者則往往認為「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概念是必要的。

台灣在度過世界數一數二長的戒嚴時期後,現在被譽為亞洲的「民主燈塔」。上周末(10/26)更舉行具里程碑意義的同志遊行,慶祝同性婚姻合法化。台灣現在已經比鄰國擁有更良好的人權紀錄,但如果不願意廢除死刑,可能會對得來不易的聲譽造成衝擊。

不過,媒體將蘇的發言定調為「支持死刑」,或許有些太過武斷。

蘇院長當天同時解釋,過去曾出現過錯誤判決,法院應不惜一切代價,避免任何人遭受不公正的對待。

蘇貞昌表示:「定讞的死刑執行時,都要非常嚴謹,因為生命是人權之首,有不可回復性,過去死刑判決也有錯誤的前例,因此法務部在執行時用非常嚴謹的態度來面對。」

蘇貞昌和執政的民進黨允諾逐步廢除死刑,蘇貞昌在任期內還沒有執行過死刑。但隨著2020總統大選剩下不到兩個月,部分民調又顯示大部分台灣人仍支持死刑,蘇的發言或許是為了迎合民意。

周宇修表示:「執政黨當然希望有更多民眾支持。在台灣,多數民眾還是認為死刑應該存在。不過,作為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政治人物必須努力與百姓溝通。」

身為主要反對黨,國民黨從未放過任何一個運用大眾支持死刑的機會。2016年發生駭人聽聞的「小燈泡」兒童謀殺案,幾名國民黨立委抓住機會,要求暫緩研議廢除死刑。今年稍早,國民黨立法小組還提議針對虐待兒童者判處死刑,作為「一種尋求正義的方式」。

台灣如何應對死刑爭議?

國際人權聯盟主席狄米特里斯.克里斯托普洛斯(Dimitris Christopoulos)最近在《台北時報》(Taipei Times)的社論中指出,廢死後的台灣,只會成為一個更公正的國家。他寫道:「通常,在一國廢除死刑後,輿論並不會要求重新執行死刑,因為民眾意識到廢死並不會改變他們的日常生活。」

對台灣來說,廢除死刑或許是不可避免的。《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中,締約國承諾最終廢除死刑,台灣已在2009年將相關條文編入國內法。

林欣怡向《關鍵評論網》表示:「儘管《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沒有要求締約國立即廢除死刑,但整體方向應朝逐步廢除死刑前進。因此,無論執政黨、領導人是誰,國家都該朝這個方向推進。」

國際社會正關注台灣廢除死刑與否。希望在2020總統大選後,各方能免去政治計算,對此議題進行更深入的討論。

延伸閱讀

本文經Syrena Lin授權刊登,英文版發表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