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業六級化與團結經濟:四個案例看「地方創生」如何在花蓮落實與深化

產業六級化與團結經濟:四個案例看「地方創生」如何在花蓮落實與深化
作者拍攝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富里鄉的農業串聯,到阿美族回鄉創立的「獵人學校」,看看花蓮這四個地方的四群人,如何用不同的方法落實與深化「團結經濟」,用鄉鎮的特色凝聚在地的人與文化。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黃郁齡

行政院訂立2019年為「地方創生元年」,地方創生是為國家解決都市人口過度集中,城鄉發展不均下,如何在鄉間找到產業契機,讓鄉間人口能夠有更好的發展環境與機會。

地方創生此字源自於日本,其中心思想是「產、地、人」三位一體,日本透過「地方創生法」,同時設立教育機構——地方創生大學,以培育在地經理人、生產者的配套,創造發展在地產業,輔以農業、山林業、漁業的「產業六級化」指農業生產(一級) X 農產加工(二級) X 直銷(三級) 的產業發展模式,其特點為發揮相乘綜效。

除了政府投入資源,將原本長年發展的社區營造政策升級以外,地方也須與鄉鎮公所合作自主提案,地方需要拉起自主團結經濟的動能,發現在地需求與還能發展的項目,將創生思維融入地方產業,讓這股能量得以延續,成為地方的永續事業。

在2019年國發會大力推動地方創生政策前,其實花蓮縣就有不少在地組織投入在地耕耘多年,本文將介紹其中四個單位,看產業六級化與團結經濟的地方創生成功經驗,如何促成地方、鄉間的產業發展。

1. 花蓮富里鄉:天賜糧源富里製作農村實驗基地(2010~)

在花東縱谷群山繚繞、稻浪飛冀的大草原前,座落於這片美景中的天賜糧源富里製作農村實驗基地,過去為雜草重生的私人糖廠,是自2015年起轉換為「穀稻秋聲」——山谷音樂節的場地,每年都吸引許多旅客造訪,成為南富里地區的新亮點。

2010年,鍾雨恩因爸爸生病,被迫思考回鄉這件事,尤其是從小帶他長大的爺爺,特別希望他能夠回到家鄉。家中的叔叔伯伯也因為家中的組織產銷班剛成立,需要人可以協助,他覺得當時的自己真的很掙扎,如果要回到家鄉工作,為什麼要念這麼多書。

當時的教授一番鼓勵給他打了一劑強心針,「社會福利就是幫助弱勢的人」,也讓他下定決心回到富里,拉回現在來看,鍾雨恩說道:「或許曾經一段時間農業被當成很弱勢,現在看我一點也不會再覺得農業是一種弱勢,今日的農業也需要一些新的想法注入,才有辦法有一個翻轉的機會,自己也透過這樣的返鄉過程當中真正實踐社會福利。」

2
作者提供
富里青年返鄉耕耘多年,以富里983串起不同單位動能
  • 青年回鄉,紮根在地的合作經濟

幾年下來,鍾雨恩發現,很多回到東部的年輕人跟自己一樣,都是家裡有一些變故,才會開始思考回鄉,這也讓他思考:

既然回來了,就開始慢慢的適應和調整自己。既來之則安之,似乎不只有追求個人安定而已,應該是共同創造一個共好的關係。

所以這幾年,鍾雨恩便在富里一直在實踐這樣一個在地產業與創新思維結合的生活,目前合作社有40個成員,耕作面積72公頃,幾年下來,說服越來越多農民願意以友善環境永續的有機方式栽種稻米,透過合作社協力共好的精神,共享機具與產銷包裝資源,打造出自己一片天地。在一次整理資料的過程中,雨恩發現,現代因科技發展,許多農民除了種植更發展出自己的地方專長,有的農民在農忙之餘,種有機蔬果、做手打棉被、開民宿、開咖啡廳,靈機一動下,他以農民的第二產業命名為「半農半X」,並與設計師合作,打造出富里獨有的在地品牌。

3
作者提供
半農半X,象徵富里農夫每人所發展的第二技能

這群年輕人組織了一個平台——「富里983」,983是富里的郵遞區號,講郵遞區號不特別,全台灣、全世界都有郵遞區號,但983是台灣最大數字的郵遞區號,就用這個平台串連了富里的這群年輕夥伴,平常除了串連這群年輕人來做富里的事務外,更每年在富里舉辦一個音樂節:「穀稻秋聲——富里山谷草地音樂節」。

穀稻秋聲取其意即在秋天稻穀收成之際,可以在稻田旁邊舉辦一個屬於稻田的活動,活動就在山谷草地裡面,而山谷的意象則和富里的地形地貌和有機產業有很大關聯性,透過這個音樂節結合在地市集,不只讓外地的人有機會能夠親自來到產地,看見富里的農業環境,也能透過人與人的交流,邀請樂手與在地社區的表演,建立在地人的文化與自信心。

5
作者提供
富里DMO——透過市場分析,綜合多角經營的商業策略,創造地方動能
  • 跨界合作讓農村創新

在合作社經營逐漸上手後,除了將農業實驗基地建立為綠建築基地,更與藝術家合作創作美化建築;共同設計一系列故事結合插畫,推廣食農教育;透過與科技部合作,將廢棄的稻殼經過炭化成為改善土質的有機肥料,副產物稻醋液再結合當地植物,組合成天然複方生物製劑,還能拿來防治病蟲害;與資策會合作,使用神農一指收APP,讓產銷過程透明化、產銷履歷數位化。

4
作者提供
透過與科技部合作,將廢棄的稻殼經過炭化成為改善土質的有機肥料,副產物稻醋液再結合當地植物,組合成天然複方生物製劑,還能拿來防治病蟲害

鍾雨恩也分享,近期他們也透過合作社來推行產地體驗,發產六級化產業,跳脫過往生產銷售的模式,讓更多人能夠直接見到富里的美好,甚至進而能夠落地深耕,將這塊地方成為專業人士能夠回鄉工作的新選擇。未來也希望能透過合作社媒合,讓青農能夠回鄉,逐漸年長的農民也能得到照護。

2. 花蓮縣壽豐鄉:蘇帆海洋基金會(2010~)

一位從海洋大學退休的拖鞋教授,帶著大海的夢想來到花蓮的小漁村鹽寮定居,籌組蘇帆海洋基金會,發起獨木舟環島、不老水手、黑暗水手、夢想海洋、尋找海上桃花源等海洋教育活動,讓更多人認識海洋、親近海洋、喜愛海洋。是海洋教育創業之典範。

蘇達貞,是海洋大學輪機系畢業,夏威夷州立大學海洋工程學博士,在夏威夷求學期間,與海結下不解之緣,回台卻發現台灣完全不同,台灣人成了「恐海族」。蘇達貞回到台灣後任職海洋大學輪機系主任,從2009年開始推廣獨木舟環島計畫,卻遭逢痛失愛子,為了紀念親人,他念頭一轉以逝世兒子為名成立「蘇帆海洋文化藝術基金會」,推廣「親海教育」,希冀國人透過教育與實際從事海洋活動,用知識與實踐讓更多人「從恐海到親海」。

6
作者提供
  • 多元交流——跨世代共好模式

從創辦以來,蘇帆每年都不斷挑戰自我,讓更多不同的族群都能以海冒險,大膽作夢,2013年組成「不老水手」獨木舟團隊,完成清水斷崖之旅,2014年與原聲音樂學校共同執行「太平洋。聽。玉山唱歌」,2015年「不殘水手」帶領殘胞完成清水斷崖挑戰,2017年「黑暗水手」帶領視障人士體驗花蓮洄瀾湧浪,2018「不老革命」年長者體驗戶外活動,近期更規畫在地推廣深度花蓮創生體驗。

這麼多年以來,蘇帆海洋基金會不只培育了一群不同年齡層認同海洋活動的精神,更出版多本著作、拍攝紀錄片《夢想海洋》,去年王小隸導演以公視影集《20之後》,拍攝年輕人故事,更在蘇帆取景,在海洋教育與獨木舟專家蘇達貞技術協助下,完成入行以來執行難度最高的劇集。

多年推動海洋教育之下,也直接間接的帶動了花蓮獨木舟體驗產業的熱潮,根據統計數計顯示,三年前才二千多遊客體驗過獨木舟觀光,直到去年數字到達每年一萬八千人,今年已有超過四萬人。對青年回鄉創業來說,又多了一個選擇性。

61
作者提供

基金會目前仍維持非營利組織的營運模式,透過現址有豐富的海洋體驗專業器材,作為培訓年輕青年成為海洋教育講師的基地,並透過共食廚房凝聚成員情感。近期更攜手培育出來一批熱愛戶外運動的「不老水手」,串連不同在地創生單位的深度學習體驗活動,將對花蓮這塊土地的熱愛推廣給更多不同族群。

3. 花蓮縣壽豐鄉:吉籟獵人學校(2008~)
  • 阿美族青年以傳統文化傳承為本,回鄉創業

吉籟獵人學校位於水璉部落,「吉籟」這個名字,指的是阿美族的精神象徵——太陽(Cidal),太陽也是母親,會取這個名字,就是希望獵人學校這個空間,能像太陽一樣永續在部落的生活,照顧這塊土地與環境。

芭奈,是在東海岸水連部落長大的孩子,在這個部落三面環山,一面環海的環境長大,有感於部落族人原本的生活方式受到嚴重的衝擊,年輕人不得不離鄉出外工作,更讓固有的傳統文化難以保存跟傳承。芭奈與先生經過一年的籌備與規劃,回鄉從零開始,建立學校基地與山上的達路案(taluan,是家的延伸、部落集體工作的創造性場域)。

本著傳承、延續和守護的初衷,以原住民獵人文化的知識和技能及與大自然共存共榮的價值觀,族人腦力激盪,共同發展出至少15套山林體驗課程,包括:無具野炊、八卦網捕魚、生火、達路案製作、植物辨識、狩獵陷阱製作、組合弓製作等,藉由傳統與休閒觀光旅遊的結合激盪,把新的生機帶進部落。

7
作者提供

然而一路上也並非都很順遂,同時肩負工作、養育、債務的他們,辛苦多年終於在三年前收支平衡,但芭奈的丈夫卻累倒了,痛失親人下,芭奈並沒有放棄,維繫著他堅強振作的,就是希望這樣的精神能夠繼續傳承下去。

4. 花蓮玉里鎮:山里社區合作社(2016~)
  • 傳承賽德克傳統文化

位在依山傍水的花蓮縣卓溪鄉,是花蓮縣賽德克族群人最集中的部落,七十幾年前由天祥陶賽遷村至此,並以舊部落「Yamasato/山里」為名,賽德克族男獵女織傳統文化在此延續,部落目前仍有20-30位女性耆老擁有傳統編織技藝,透過在每位編織師家中工作室成立「生活博物館」,與每年固定舉辦的苧麻節與研習,男性協助製作織布器材與自製弓箭,將傳統文化並傳承技藝給下一代。

  • 團結經濟與產業六級化,讓部落中老年能自給自足

在團結族人力量下,透過山里社區發展協會、苦茶油產銷班與山里部落社區合作社等不同組織協力,數年前的食安危機與國人重視食品安全背景下,同時由國發會輔導,部落決議將荒廢已久的農田重新種植高經濟作物苦茶樹,做加工為苦茶油與指緣油等產品,未來卓溪鄉公所也將籌劃建設觀光工廠,並計畫開發苦茶油隨身健康包。早期便有栽種梅樹,也少量生產梅釀、梅醋等農產品。

除此之外,社區合作社也積極希望透過苦茶油產業,吸引青年回鄉,並將傳統產業提升,開發深度的體驗行程,讓外地能夠實際走訪山里部落,了解賽德克文化與產地之環境永續精神。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