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子殺手》:從「電影感」與高格數看李安的電影神話

《雙子殺手》:從「電影感」與高格數看李安的電影神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睽違3年,李安再度帶著他的120格的電影《雙子殺手》與影迷見面,但一如在《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的失足,此次他亦走得相當的辛苦。在如此高格數的電影中,或許嚴謹一點該從武戲和文戲兩部份拆解分析。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睽違3年,李安再度帶著他的120格的電影《雙子殺手》與影迷見面,但一如在《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的失足,此次他亦走得相當的辛苦,不僅甫上映影評反應便炸裂,各地票房如果沒有中國的相對友善的支持,想必結果又是會相當慘烈。.看到網路上許多急影評們各個張牙舞爪的抨擊《雙子殺手》是如何因為堅持高格數的呈現方式而丟失了所謂的「電影感」,從而導致整部電影的尷尬、突兀、失真,又是如何的與所謂的沈浸式體驗背道而馳,最後斬釘截鐵地斷言此次李安的嘗試是如何的失敗,好似這樣便可以彰顯自己是如何的透趁看懂電影一般。

言盡於此,這或許可以說明為何說明我自己好像有在寫影評,但又鮮少相信影評的原因,因為我以為,他們上述關於電影感與高科技120格的討論,基本上存在於一個邏輯上的問題,意即他們根本是本末倒置的在談論電影,而又同時自以為是拉出一個科技之於電影失敗的前因後果關係,然後忽略本質上所謂電影感、又或者是所謂現實再現感並不是一個絕對的普遍規範性的結果,而是每個人針對影像所產生的不同的情境體驗的互動過程。

所以,就這樣的情境底下,以一部電影中因為高格數所產生片段式的「非寫實」來去斷言此部電影「失真」,並以此引證出這部電影的相對失能來自於故事跟不上高科技的發展,似乎是危險且有問題的。因為就我看來,高科技之於好電影自始至終不存在著所謂絕對的因果關係,充其量只會相互因子罷了,而當我們討論電影,或許最終還是要回歸一個基本的提問,也就是它想要說的是什麼?然後它說得好不好。

李安執導雙子殺手 威爾史密斯扛主演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因此,我會覺得當我們要去討論《雙子殺手》,特別是面對這樣高科技120格的結果,或許可以分為兩部分來看待這樣一部電影。首先,關於高科技的部分,這次看下來,個人覺得相較於上次的結果有著顯著的成長,看得出來李安花了很多時間去處理影像內角色與周遭環境的呈現與互動關係。最顯而易見的片段是兩個威爾史密斯(Will Smith)飛車追逐的那段,我們可以發現在高格數的作用底下,很多的畫面細節得以被保留,而這樣被保留的結果是來自於格數移動速率的提高,從而呈現了一種《駭客任務》中子彈時間的既視感。

駭客任務上映20週年 月底重返大銀幕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只是這樣效果在高科技的運用下,不再只是拘限於那種躲子彈的儀式性炫技,而是能夠很流暢的讓觀眾以一種很超然的上帝視角,觀看這兩名頂級的殺手個人能力是如何的傑出。關於這點,是我對於這部電影利用高格數呈現感到相當喜歡的地方。當然,一體兩面,在電影敘事尚未完全成熟的情況下,類似高格數的處理在面對文戲上,因為過於清晰之故,雖然在相對昏暗的場景下依然能夠保持良好的效果呈現,但同時容錯率降低,演員「演戲」時的那種距離感便被無限放大,從而讓一些觀眾對於電影劇情的認同產生距離,這或許是未來在處理類似高格數的製作之下必須解決的挑戰,同時也是《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與《雙子殺手》最大的問題。

而若撇除科技上所產生的干擾,回歸電影敘事的本身。顯而易見的,《雙子殺手》觸及的是一個複製人的議題,劇情也很老套地隨著兩個自己相遇而展開。當然,無可否認,就這樣的文本而言,其敘事的結構與深度相對缺乏,更令人失望的是,這樣爛俗的劇本中,似乎不存在深入全面性的思考,更逞論什麼新穎觀點的產生。在這樣的思考脈絡下,我覺得有趣的地方是觀眾很容易因為這部動作電影的呈現結果,忽視了這是一部李安的電影。意即,忽略了在這樣複製人的情境底下,實則架設了多組的父子互動關係,當然也隱藏了弒父的過程在裡頭。如此一來,《雙子殺手》題材的選擇與結果或許便會清晰許多。

MV5BNGQ0ZjQyZDEtOTE1Ni00ZmRkLWEyOTQtOTI5
Photo Crdit: IMDb

在科技上,複製人殺手的追殺是一個實驗科技的良好環境,在敘事上,年老殺人面對年輕自己的對話關係,實則是將如父如子的情境推向極致,進而產生了一個如果能夠重來,與年輕時期的自己並存,那我該如何是好,而現在的我又會何去何從的提問。理想的狀態可能會是,我就此從弒父的衝動中解放,又或者說我終於放下弒父的情懷擁有了完整的自己,因為過去的我與現在的自己、未來的我在某個瞬間達到和解。藉由一個殺掉自己,代替年輕時期的自己殺掉父親的過程,終於確認了自己的存在。

至此,《雙子殺手》最大的問題便是在於,它一個看似溫柔、不經意的方式,企圖達成心願的和解,然後卻忽視了和解所必要存在的「完整」過程,也就是一個人面對自己過去出現時所擁有的情緒變化與糾結。它看似聰明地以「好萊塢電影台」(牛頭犬的形容)式的電影推進方式將角色所應當經歷的的道德思考與情緒負擔代換成實質上所遇到的生命威脅,卻忽略了這部科幻動作電影的思考層次仍停留在「父親三部曲」階段的倫常思考,而沒有更近一步對於複製人、現代科技的思考與想像。因此,電影中縱使保留了李安對於父親題材的不變挖掘,但在俗套陳舊的故事底下,結果自然也較難被現代的觀眾所接受。

雙子殺手10月底上映 李安威爾史密斯將訪台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總的來說,對於《雙子殺手》的結果我還算喜歡,整體來說也算好看。原因不外乎是我能夠李安在那種複製人架構底下所延伸出來的不同年紀自己的對話關係,以及在這過程中所得到的和解與超然。而另一方面,關於3D+以及無緣看到的120格,就目前的結果看來,此次的嘗試對於我而言對比前作來說是相當驚豔的,也不禁讓我思考,如此前端的科技是否與現代我們所熟知的電影形式有更好的結合可能。

若從動作場景的設計來看,那段飛車追逐的戲碼給我們啟示或許在於,這種高格數的技術,相當適合用來呈現上帝視角般的超人對決以及雜揉現實與虛幻的高速場面(網路上網友所提及的《駭客任務》便相當適合)。而同時我也在思考,不同格數穿插於同一部電影的可能性,以此延伸,高格數電影之於未來電影,或許就如同有聲電影與無聲電影的關係,它的意義並不在於殺死後者,而是在於站在後者的肩膀上去看得更遠,而李安的嘗試或許又在在經歷一個顛覆重整的過程,來去幫助我們更接近達成巴贊口中所說的完整電影的神話,意即完整的重現現實中的世界。

威爾史密斯主演雙子殺手 片中對抗複製人追殺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不過,我們在此神話追求的過程當中不能忽視的是,電影經過百年多來的發展,雖然仍尚屬年輕,但已不是我們過去所以為的那樣,其可能性也比想像中的多上許多。完整電影神話的追求有個很重要的情境,便是這是一個無止盡往源頭追求的過程,但經由這個過程,我們越來越清楚的地方是,完整重現真實世界的不可能。而在這樣的過程當中,我們看待電影的眼光,也能夠就此從複製現實世界牢籠跳脫出來,賦予它更多的主觀詮釋意味。

因此,一味的去疾呼「電影感」維持的重要性是徒勞且不明所以的。因為當我們「感覺」一個東西「客觀」的同時,這樣的表述便已不再「客觀」,如此一來我們又應該如何去定義一個四海皆準的電影「感」呢?想想也是夠荒謬的。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