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凌告解室徵稿】現在回想,我似乎是霸凌者,同時也被霸凌著

【霸凌告解室徵稿】現在回想,我似乎是霸凌者,同時也被霸凌著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直到現在我也無法解釋這是什麼的現象,但當時被當作「異類」的我卻親身經歷過。就像在水中掙扎著,唯一能救你的人卻站在岸邊眼睜睜看著你溺斃。

文:瓶子

「霸凌」二字於我而言陌生又熟悉。現在回想,我似乎是霸凌者,同時也被霸凌著。國中的我是班上的活躍人物,班上有一位體型偏胖、反應較慢的男生。他脾氣溫和,也很熱心,卻成為青春期少年喜歡欺負、開玩笑的對象。那時候大家嘲笑他的身材,愛管閒事,喜歡與女生結伴,活動的時候也不願意和他一組,那位男同學為此經常羞憤到淚珠在眼眶裡打轉。

那些欺負他的同學都是我的朋友,看著他們惡作劇,我會笑出聲,在一旁看著彼此的反應,絲毫沒想過制止。因為要符合同儕的習慣,抑或不覺產生傷害,久而久之也麻痺了。

因緣際會,爾後我轉學到對岸重慶就讀當地的學校。老師在介紹我是台灣人的時候,台下一雙雙好奇又不解的眼神像一顆顆閃光燈,照得我渾身不自在。因為學校規定,我開始三年的宿舍生活,每天三點一線(宿舍、食堂、教室)相當規律。上到地理和歷史課有關台灣的章節,老師會特別叫我起來回答分享。那時候的我容易緊張,被唸到名字就像做錯事的小孩,侷促不安容易臉紅。敏感的我, 耳邊會傳來:「台灣有什麼了不起」、「講話那麼做作,真讓人討厭」等刺耳言語。不免也會被問到敏感話題,毫無頭緒的我回答不出來,便被嘲諷道:「你根本沒這種愛國思想,不配在這裡。」

在那之後,我偶爾會在教室抽屜發現恐嚇的紙條,手機會收到謾罵的訊息。而期待的宿舍生活,也變了味、走了調。抽屜會被塞垃圾,個人用品被動過,很明顯的差別對待,最激烈的莫過於在一次爭吵中,室友說:「你從台灣來就是要聽從大陸的規定!你是中途住進這個宿舍的,也要聽我們的。」我啞口無言,無法反駁。

311日本大地震那年,語文老師鏗鏘有力的在講台唾沫橫飛:「這次地震導致的核輻外洩會讓人得白血病的,這是老天有眼,日本必須為以前侵華行為付出代價!」語畢全班集體掌聲,我在這震耳欲聾之間,覺得暈眩。老師又補充道:「據說核輻會飄到台灣,我們班的台灣同
胞就別回去了,待在大陸更安全。」語畢全班嘻笑。

直到現在我也無法解釋這是什麼的現象,但當時被當作「異類」的我卻親身經歷過。就像在水中掙扎著,唯一能救你的人卻站在岸邊眼睜睜看著你溺斃。原來被排擠是這種感覺;原來看到身旁沒人伸出援手是那麼孤單;原來語言可以是把刀,且傷人徹底;原來主觀意識可以盲目到極致,且無還轉餘地。

後來的兩年國中生涯反覆在糾結、痛苦、釋懷三者間切換。直到高中,一切似乎恢復正常,我也漸漸不再去想那段黑暗的過往。直到遇見當年的室友,她寫了張紙條給我,內容已經不太清楚,印象最深的是這段文字:「對不起,以前不懂事,做了許多過分的事,現在想起來很慚愧。」從四面八方湧向心頭的暖流,一下子衝上眼眶。我知道在那個當下,我才是真正釋懷,真正覺得沒關係了。

又憶起國中被大家欺負的男同學,想到我的冷漠,便覺脊背發涼。長大後,每年同學會都是他主動邀約,依舊熱情,依舊「雞婆」。在這暗潮洶湧的世界還能待人和善,並且不計前嫌,我很佩服。沒人提過那時惡作劇的種種,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也有過一段黑暗歲月。

有德無才沒關係,最怕的是有才卻無德。

霸凌很簡單,也很容易被忽略,但對當事人的影響卻可以深不見底。而我們都該慶幸自己還有機會面對過去的錯誤,做出彌補。現代科技的進步也讓霸凌的途徑更加多樣,甚且參雜更多文化衝擊,越來越多人因而選擇放棄,連接受道歉的機會都沒了。網路霸凌現在更為常見,便利性和匿名性讓我們仗著「言論自由」肆意發表想法,逐漸失了同理心,卻無形中造了更深的業。

而旁觀者也可以透過第三方的觀察,去正視社會正普遍存在的現象。霸凌是基於對方的言行、外觀不符合主流價值觀,且有悖於你主觀認為是「正確」的事情,進而衍生出的社會問題。我們經常靠多數優勢來佐證自己想法的正確性,所以無知,所以盲從,所以傷害他人於無形之中。

就算我那時候沒參與惡作劇,但我袖手旁觀,也間接助長了這股氣焰。這個世界從來不缺會說話的人,但缺喚醒人民行善風氣的人。都說助人是大菩薩,但能有原諒的能力才是最難得的,受難的人才是活菩薩。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猜你喜歡


百年汽車製造商憑什麼談環境永續?奧迪環境基金會與學生團隊跨界對談,共同為環境努力

百年汽車製造商憑什麼談環境永續?奧迪環境基金會與學生團隊跨界對談,共同為環境努力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為百年汽車製造商,尤其是像奧迪這樣的大型領導企業,對環境的影響想必是不可忽視。既然如此,奧迪能怎麼做?又能以什麼樣的方式來達成永續?

奧迪創新獎Audi Innovation Award (AIA)是奧迪自2018年起,為了尋找具有創意且能夠改善人們生活方式的新創團隊所舉辦。本屆奧迪創新獎更首度邀請學生團隊加入競賽,獲選的提案將能獲得獎學金。台灣福斯集團暨台灣奧迪總裁安薩瑞(Rahil Ansari)表示,今年奧迪以永續城市為主題,邀請了來自台灣頂尖大學的學生團隊,各自提出他們對城市永續的創意想法,藉由與學生交流,更能為奧迪帶來新鮮氣息,以及充滿活力的新創氛圍。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10_51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台灣福斯集團暨台灣奧迪總裁安薩瑞 Rahil Ansari。

台灣學生挑戰國際競賽,實踐想法超興奮

本屆的評審委員,也是奧迪環境基金會的資深顧問Matthias Rossmann博士指出,這個深具啟發性的獎項,不僅將德國、台灣的企業與人才匯聚在一起,為了追求一個有意義的共同目標,彼此分享、激盪,是一件相當令人感到興奮的事情;更希望透過學生們新穎的眼光,來點亮這個世界的多種可能。

在台灣的四個團隊中,包括了代表清華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學系的蘇姮侒、清華大學工業工程與工程管理學系的林芮伃、臺灣科技大學應用科技研究所的張培旺,以及清華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學系的林曜宇。張培旺靦腆地表示,在參加之前,其實並不知道AIA是一個什麼樣的競賽,所以做了很多事前的準備;在實際參加後,更是認同AIA的理念,很高興有機會可以把自己腦中的想法,化為現實可行的作法。而來自清大的蘇姮侒也有同樣的感受,能夠把所學變成所用,甚至更進一步的推展擴大,是這次參加活動最大的收穫。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10_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來自臺灣的四個學生團隊,很高興有機會可以把自己腦中的想法,化為現實可行的作法;甚至更進一步的推展擴大,是這次參加活動最大的收穫。

刻寫在DNA中的新創力,轉化成永續科技的動能

針對本次競賽的主題「永續城市」,學生們最初的確感到有些困惑。作為百年汽車製造商,尤其是像奧迪這樣的大型領導企業,對環境的影響想必是不可忽視。既然如此,奧迪能怎麼做?又要用什麼樣的角度來談永續?Matthias Rossmann博士認為,事實上,這正是全球的汽車製造商所面臨的挑戰,而奧迪願意正面接受這樣的考驗,並且做出承諾。因此在2009年成立了奧迪環境基金會,就是希望借力使力,將與環境相關的問題,透過科技、技術的力量來解決。藉由解決這些全球性問題的過程中,奧迪環境基金會更期待引發每一位奧迪人對環境的熱情與認識。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28_20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奧迪環境基金會資深顧問Matthias Rossmann博士。

Matthias Rossmann博士同時也分享了奧迪環境基金會所進行研發的兩個項目。首先是與德國柏林大學合作,用於對付目前無所不在的塑膠微粒的智慧過濾器。這個過濾器被設計成適合安置在城市的下水道系統中,除了直接過濾掉有害的塑膠微粒之外,更重要的是收集這些東西的來源、型式,並且數據化,就能建立城市中的塑膠微粒熱區,以便針對這些地方進行防治、宣導及改善的工作。另一個非常有趣的項目則是與海德堡大學合作,開發配備了先進傳感器技術的無人機,用來監測樹林中的狀態,對於有志於保護植物生態系統的人來說,這無異為最有力的幫手。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10_18
Photo Credit:Audi Environmental foundation

從移動到居住,為下一個世代而生的解決方案

永續、環保的實踐,不再只是自備環保餐具和環保袋而已,奧迪環境基金會把這個影響巨大、需要全球一起努力的環境議題,視為一個創造的契機,一個能夠透過創新思維、前端科技,打造出更適合人們生活的環境的機會,也是幫助我們的地球資源能夠永續循環的機會。

在精彩刺激的競賽之後,2021年的奧迪創新獎AIA圓滿落幕,所有參加的團隊不只具備很強的新創能量,也提出了非常有趣、複雜的設計。而學生團隊的優秀表現,更是令評審耳目一新且印象深刻。Matthias Rossmann博士表示非常期待將來能有機會,與這些學生們一起工作,嘗試更多的可能性。安薩瑞總裁(Rahil Ansari)也提出了願景,希望透過這樣的共識以及共同努力,可以加速打造一個永續的、宜居的、對所有人都更好的,專屬於下一個世代的居住環境。

閱讀更多:實踐ESG不能單打獨鬥!解密「夥伴成功學」新世代營運典範心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