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的決斷》:若有人聲稱台灣仍處於盟軍代管之下,於理不通

《國家的決斷》:若有人聲稱台灣仍處於盟軍代管之下,於理不通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關於二戰的結束,台灣最常出現的誤解就是中華民國「光復」台灣這件事。嚴格的說,當時是由中華民國主持在台灣的日軍受降事宜,並由中華民國代表盟軍管理台灣。

文:張國城

美軍一度計畫占領台灣

二戰由於結束於美國投下原子彈,因此台灣雖然屬於日本領土,但並未遭美軍直接攻擊,倖免於地面戰場的命運。若無投下原子彈,美國勢必進攻日本本土,台灣作為日本主要領土,恐怕難逃沖繩的命運。事實上,台灣作為日本領土,早在美軍軍事攻擊的計畫之中。一九四三年末,考量到占領台灣後的統治事務,美國海軍成立了台灣研究小組,進行對台調查與官員訓練計畫。一九四五年二月,美軍完成攻擊台灣的作戰計畫,另外麥克阿瑟計畫攻占呂宋作為備案,這就是攻台「堤路作戰計畫」(Operation Causeway)的濫觴。根據「堤路作戰計畫」,如果沒有必要進攻呂宋,就預定於一九四四年十二月十五日登陸,占領台灣的日期設定在一九四五年二月二十四日。要是決定必須攻占呂宋,台灣的作戰就延期。

美國占領台灣的目的包含建立基地轟炸日本本土、支持挺進中國、切斷日本的海空聯繫,確保美軍到中國沿海的海空聯繫,斷絕日本由台灣、及中國南部取得資源,同時對日本持續施加壓力。

美國海軍計劃先以優勢兵力奪取台灣制海、制空權,計劃一是占領澎湖,建立兩棲船團的泊地,再由台灣西海岸南、北兩端同時搶灘登陸,會師台中,完成全島占領。另外也有計畫是從南進攻,由第四兩棲軍(陸戰隊兩個師、陸軍一個步兵師)在高雄登陸、前進鳳山、掩護友軍。另外由陸軍第二十四軍(四個步兵師)在屏東登陸,攻取岡山機場,另外派出空降部隊搶攻恆春機場,最後夾攻高雄港作為兩棲船團的泊地。關於可以使用的部隊,亦經再三斟酌檢討,特遣部隊的指揮官亦經正式任命,出動兵力不斷修正,最後約二十四萬人,近千艘的各型艦艇和海軍官兵近十萬人,各型陸基作戰飛機和艦載機兩千架。

美軍進攻台灣的計畫後來因羅斯福裁定先攻打菲律賓而擱置。菲律賓被美軍攻占後,台灣被跳島戰術繞過,琉球成了下一個攻擊目標。美軍攻菲律賓而非台灣的原因在於政治因素,當時麥克阿瑟向羅斯福強烈表明美國對菲律賓人民有承諾,且攻打菲律賓會有當地游擊隊協助美軍。相形之下沒有證據顯示在台灣有組織性的抗日武裝能和美軍裡應外合,且台灣地形複雜、日本統治鞏固、經營確實,攻打台灣的傷亡恐怕非同小可。沖繩戰役之後美軍判斷攻台恐需傷亡二十萬人以上,因此決定不攻打台灣。

美軍在進行攻台準備時,為了充分獲取情報,使中華民國的重要性大為提升。因為中華民國在一九四三年開始進行戰後重新在台灣行使主權的準備,積極收集台灣情報、培訓人員,所以成為美國情報合作的重要來源。美國對台灣「戰略地位」的關注,也從這時候開始

日本與台灣脫離關係

二戰結束對台灣最大的影響,當然就是結束了日本在台灣的主權,迎來了中華民國的統治。日本統治給台灣建立了發展的基礎,而中華民國則是在這些基礎上繼續發展。

由於中華民國是二戰的戰勝國,因此台灣人普遍接受「台灣應該歸還中華民國」此一安排,「民族自決」並未成為主流。另一方面,由於日本是戰敗國,因此存在一種應該要服從同盟國的思維,因此對於少數主張台灣獨立者,日本總督府均予以壓制。

由於戰爭結束的很突然,台灣的日本政軍機關和統治體系還相當完整,因此各項生產設備、軍事武器和物資幾乎都完整地移交給中華民國。為了接受這麼一個完整的台灣,從中國大陸來了大量人士,對台灣戰後社會的衝擊非常劇烈。我們可以想像,如果二戰後期美軍曾大規模登陸台灣進行地面作戰,那麼戰後的台灣勢必不會如此完整地移交給中華民國,也不用接受那麼多來自中國大陸的軍政人員。這些人來到台灣之後占據高位,且由於二戰時中國本土遭受的嚴重損失,使得中華民國對台灣的管理在戰後很長一段時間著重於物資的接收和內運,對於台灣本地的財政、經濟和社會的發展並不關心。「人」與「物」的雙重因素形成了台灣人對大陸人極壞的觀感,是後來「二二八事件」發生的主因之一。

二戰中簽訂的諸多戰時政策文件或宣言,雖然國際法效力有疑義,但是由於出自於戰勝國,因此戰敗國的日本可說是奉命惟謹,沒有質疑其合法性。譬如許多人士認為台灣人在一九五二年《舊金山和約》簽訂前,法理上應該還是日本的國民,但實際狀況卻是從日本在降書簽字後,就急於退出台灣,完全不再承認台灣人仍是日本的國民。另一方面,當時日本狀況困窘,台灣人也不樂於繼續當日本人。

二戰中台灣人也有不少被日本徵兵參與二次大戰,許多人不幸陣亡,但是由於日本政府不承認台灣人是日本人,戰後日本政府對這些人並未給予和日本本國士兵相同的待遇。日本政府堅持,因為台灣已經被中華民國統治,在不具有日本國籍身分的情況下,這些原台籍日本兵與軍屬(服務軍隊的文職人員,如挑夫、翻譯等等)不能與日本人等同享有由日本政府所訂之《恩給法》及《戰傷病者戰歿者遺族援護法》之權利。加上一九五二年《中日和約》簽訂後,日本認為對於台灣人民的義務已經隨著《中日和約》的簽訂而告一段落。

直到一九七七年,「台灣前國軍退伍軍人及遺族協會」、「台日和平友好促進會」等五個台灣民間團體開始對日本政府要求補償金,包括當年的「軍事郵政儲金」、「簡易人壽保險金」以及「海外日本兵軍餉」等,迫使日本政府編列預算,於一九八七年九月十一日在眾議院、十八日在參議院相繼通過,支給台灣人原日本兵死亡及重傷者遺族《特別弔慰金支給法》,發放每位陣亡者遺族「弔慰金兩百萬日圓」。至於「原日本軍人軍眷之未付薪金」、「軍事郵政儲金」、「外地郵政儲金」、「簡易人壽保險金」、「郵政年金」等五項給付,則以最後金額的一百二十倍支付。

「盟軍代管論」於理不通


猜你喜歡


企業上雲不必膽戰心驚!杜絕駭客攻擊、全面自動防護,鎖定6/29 AWS Security Web Day

企業上雲不必膽戰心驚!杜絕駭客攻擊、全面自動防護,鎖定6/29 AWS Security Web Day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架構全面健檢、探索客戶信任的營運之道,所有企業/個人雲端轉型所需要的資安解答,都能在6月29日登場的AWS Security Web Day資訊安全線上研討會獲得解答。

時至今日,網路攻擊時時刻刻在發生。尤其企業在網路環境上提供服務的每一秒鐘,也許都有駭客想要探測企業主機,試圖找到弱點進行攻擊,以取得營業機密或個資,又或是讓企業成為其他目標的攻擊跳板。換言之,若萬一企業不幸被駭客鎖定,就等著終日提心吊膽。

然而,難道企業就一定要面臨這樣的危機,甚至坐以待斃?答案:當然不是。想要架構全面健檢、探索客戶信任的營運之道,所有企業/個人雲端轉型所需要的資安解答,都能在6月29日登場的AWS Security Web Day(資訊安全線上研討會)取得收穫。

掌握資安,由此展開!免費報名AWS Security Web Day

先上雲還是先顧資安?AWS讓企業一件不漏!

事實上,企業並不是數位轉型上雲後,才開始做資安;而是先有資安,才進一步將地端架構搬上雲端。須先釐清如此重要的順序基礎,確保雲端遷移過程一定要安全,才能談更多雲端轉型的成長策略;否則,若只關注資料上雲,但忽略了資安基礎,那麼無論換了多少雲端服務平台,都仍是讓企業暴露在不必要的風險之中。

為保障企業資訊安全,為企業客戶堅守資安防線,全球雲端服務供應商龍頭AWS建議,在資料遷移的過程即導入資安觀念與應用;例如AWS鼓勵企業客戶檢視系統架構或權限配置,確保上雲之後符合最小權限原則,讓無權限者不能任意讀取資料。

資安如同建築的地基結構,是保證企業安穩經營的重中之重。如果企業/個人對雲端轉型的資安課題有興趣,或是希望全盤巡視企業資安、自我健檢,卻又不知如何著手,那麼即將於6月29日登場的AWS Security Web Day(資訊安全線上研討會)絕對是不可錯過的活動。

掌握資安,由此展開!免費報名AWS Security Web Day

AWS Security Web Day,為企業雲端轉型、資安升級

企業雲端轉型該怎麼面對資安問題?關於轉型路上會遇到的資安挑戰與迷思,AWS Security Web Day研討會中,專業講師與企業經驗談都將一一為您指點迷津。

在研討會中,也會以AWS產品作為示範解析,探索資安解決方案。AWS服務產品和關聯供應鏈都經過審查,且是業界公認足夠安全、可用於高度機密的工作環境。

只要掌握AWS全面的資安服務與功能,提升滿足核心安全性與合規性要求的能力,不但能提供企業所需的控制權,更能塑造一個最安全的雲端運算環境來開展業務。另外,AWS也可讓企業的安全任務全面自動化,將主要重心回歸至業務擴展與創新,使用多少就負擔多少費用,讓每一筆成本都高效運用。

AWS Security Web Day 好禮不斷!參加即有機會獲得 $300 AWS Credits

精彩議程將包含:從 AWS 角度看 zero-trust 架構設計、如何在 SaaS 多租戶環境中實現資源獨立性及安全性、在 Kubernetes 環境中實現容器安全性、使用雲原生技術做威脅偵測與自動響應、AWS Security 相關服務免費方案簡介....等等,本次活動也邀請成功企業分享企業資安痛點以及解決方案。

活動當天將進行 100 元外送美食券有獎徵答,同時 AWS 也提供 $300美金 AWS Credits 申請機會給參加者,來協助大家實現第一個上雲計畫!

探索資安,即刻報名AWS Security Web Day: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