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客》反思美國留學生接納策略(上):我們讓你呼吸自由的空氣,你卻繼續看CCTV

《紐約客》反思美國留學生接納策略(上):我們讓你呼吸自由的空氣,你卻繼續看CCTV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往美國政學界中存在一個美好的幻想,認為中國在經濟上的開放,最終會帶來政治改革而成為自由民主的國家,但面對近期香港反送中衍伸出的一連串抗議活動,在海外的中國留學生群體出現了大量支持中國政府的言論,這樣的行為讓美國民眾感到震驚。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李可心(美國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國際關係碩士生)

今年8月19日,美國《紐約客》(New Yorker)雜誌發表了一篇特稿,名為《一個讓在美中國留學生獲取新聞的「後真相」出版物(The “Post-Truth” Publication Where Chinese Students in America Get Their News)》,探討在地留學生媒體如何塑造國際學生的民族主義。

《北美留學生日報》顧名思義是為美加地區的中國留學生所創建的媒體平台。這個擁有百萬訂閱的自媒體,創立初衷是希望提供留學生們出門在外、校園生活的種種資訊。然而《紐約客》的特稿指出:自從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以後,《北美留學生日報》的報導內容逐漸富含高度的中國民族主義言論(nationalistic overtones),有意帶動言論風向。報導更揭露出《北美留學生日報》的內部祕辛,其中包括如何產製不實的文章、該報的編輯和作者又以怎樣的觀念處理新聞等等。

這篇報導點出了兩個問題:

  1. 打破美國政府希望藉由中國留學生帶起中國政治改革的幻想。
  2. 在自媒體發達的時代下,新聞倫理已逐漸消逝,媒體成為當權者操縱輿論與風向的利器。由於篇幅的限制,筆者將會根據這兩點,分別以兩篇文章做討論。
(一)打破美國政府希望藉由留學生帶起中國政治改革的幻想:
  • 大量接收中國留學生的背後用意

以往美國政界、學界中,存在一個美好的幻想,認為中國在經濟上的開放,最終將會帶來政治結構上的改革,成為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也就是九零年代以來美國對華政策以「接觸(engage)」、「與中國交往(engaging China)」為主的核心思想。這也是為什麼美國自1978年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給予中國大量的金援,並且透過官員與學界的雙邊交流提供政策建議。美國更歡迎大量的中國學生赴美留學,其中的用意是希望這些留學生在呼吸過美國的自由空氣之後,回到自己的國家帶起改革,散播自由思想。這樣的政策不僅用在中國,面對其它極權體制的國家,美國同樣也敞開大門歡迎他們。

中國前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曾在訪談中提到中國政治改革的重要性,以及推動言論自由的必要。這樣的發言著實讓美國的政界專家們,對中國的政治改革更加抱予希望。然而這樣的幻想卻在2012年習近平上任後逐漸破滅,中共一系列擴大極權的政策——包括加強中央集權制度、對人民網路監控、對其它民族的壓迫等,讓美國政界人士,不再對中國政治改革抱持期望。2018年,習近平修憲取消了國家主席的任期限制,再次「打醒」了一批美國學者,並促使「對中鷹派」(又接近:屠龍派〔Dragon Slayer〕)成為華府主流。

面對近期香港反送中而衍伸出的一連串抗議活動,在海外的中國人,尤其是留學生群體當中,出現了大量支持中國政府的言論。這樣的行為讓美國民眾感到震驚,為何中國留學生在呼吸了自由的空氣後,仍選擇袒護中國政府?這其實與中國留學生接收資訊的管道息息相關。

AP_17186095541206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 難以撼動的資訊接收習慣

《紐約客》的報導,揭露了《北美留學生日報》如何帶動風向、激起民族主義。例如2017年馬里蘭大學的畢業典禮上,來自昆明的楊舒平在演講中比較了美中兩國的空氣、民主和言論自由,並呼籲要為「民主、自由」而奮鬥。隨後《北美留學生日報》立即發文,以《馬里蘭大學中國留學生畢業演講涉嫌辱華:我在美國吸到的空氣都是甜的》為題,直指楊舒平「辱華」,中國官媒《環球時報》也隨之發聲,掀起一陣撻伐聲浪。

雖然報導聚焦於《北美留學生日報》的言論風向,但也同時顯示出,中國學生來到美國之後,多數人使用的媒體跟社交平台仍然以微信、微博或《北美留學生日報》等受中國政府監控的媒體為主,而非Twitter、Facebook或CNN、NBC等美國的主流新聞媒體。就算中國留學生人人都有臉書帳號,但由於社交圈仍以中國人為主,因此收到轉發或得到的資訊仍是有經過篩選的。

  • 中國海歸官員佔比下降

中國海歸官員的佔比變化,是另一個衡量美國開放學術大門給中國學生之後,能否促使中國政治改革的指標。中國綜合性週報《南方周末》曾在2014年針對海歸官員做過一項調查。調查指出,改革開放後,中國出國留學人數多達三百多萬人,畢業後歸國的有一百多萬,且比例逐年升高,然而中國海歸官員的數量卻有下降的趨勢。

雖然中國國家公務員招考,對海歸並沒有限制,然而大多數的海歸回國後,卻會優先選擇私人企業,畢竟在國外唸書花了那麼多錢,回國做基層官員,薪水微薄,太不划算了!另外,很多中國公務員的崗位,都會要求報名者必須是中共黨員,使得許多海歸望而卻步。一位中共中央統戰部的幹部表示,在統戰部幹部裡,基本沒有海歸,「因為我們這裡全部是中共黨員。」現實的原因,使得赴美的中國留學生難以進入政府體制,更無法推動任何改革,一道道高牆也讓中國政府聽不到一絲為自由吶喊的聲音。

  • 美國對中國留學生的未來政策

美國的夢碎是否會讓他們因此降低中國留學生的簽證數量?筆者認為,可能性不大!根據統計,2017至2018年,中國學生佔美國國際學生總數的33.2%,幾近三分之一,超過36萬人,是九年前的三倍之多。如此龐大的數量,不難看出美國教育學院的收入,大大仰賴著中國留學生,他們帶起的經濟效益也相當可觀,從美國東西岸林立的手搖飲料店,就可見一斑。中國留學生與美國學府之間的經濟掛鉤,使得美國政府難以對中國學生做任何過大的抵制動作,再者,身為一個高喊自由主義、言論自由的國家,因為留學生擁有不同思想而做抵制,也實在說不過去。

RTR4QBWX1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負責教育與文化事務的美國國務院助理國務卿羅伊斯(Marie Royce)在七月時表示,美國仍舊歡迎來自中國的留學生,然而羅伊斯也提出,大學機構需要更努力地協助中國學生融入當地群體,尤其是那些沈浸在中國共產黨宣傳泡沫中的學生們。不過就筆者觀察,這是有難度的,一個很簡單實際的理由是:和自己有著相同語言、文化背景的人相處起來,就是比較輕鬆、自在,容易以此為渠道接收訊息、形塑認知。此外,種族間的文化差異常常會導致對特定種族的排斥甚至差異化對待(discrimination),也就是如俗稱的「歧視」,這是幾乎所有身為異鄉遊子的留學生都曾面臨的困境。因此,要用行政資源與手段推動大學機構幫助留學生「在地化」,甚至要改變他們的思想或接收資訊的習慣,恐怕難有成效。

惠妮休斯頓的經典老歌Greatest Love of All(最偉大的愛)第一句唱著「I believe the children are our future. Teach them well and let them lead the way(我相信孩子是我們的未來,好好地教育他們,讓他們引領未來道路)」這句話刻畫著許多美國政、學界人士的信念,相信教育能夠帶來改變,但《紐約客》的報導打破了他們的美夢。

在這個資訊爆炸的時代,或許一個人的思想,更多是受到媒體的影響。美國政、學界已逐漸意識到,一廂情願地相信透過軟實力(Soft Power)推動中國政府改革,可能不是那麼容易,尤其在這個習近平時代更是難上加難。

延伸閱讀

本文經新共和通訊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