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和平號觀察紀錄:南北韓非軍事區有遊樂園和生態園區,氣氛沒有想像中肅殺

2019和平號觀察紀錄:南北韓非軍事區有遊樂園和生態園區,氣氛沒有想像中肅殺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次在非武裝地帶的行程僅給我非常薄弱的軍事緊張氣息,原本以為是劍拔弩張的南北對峙氛圍,這樣的想法卻在參觀DMZ的景點中不斷地被削弱著。

文:洪浩瑋

如果提到南北韓交界你會聯想到什麼?板門店?北緯38度線?還是戰爭一觸即發的軍事地帶?

跟著和平號的航行腳步,我有幸來到位於首爾北方的非武裝地帶(DMZ,Demilitarizedzone),它是位於北緯38度線左右的一個約長250公里,寬4公里的地帶,由北韓和韓國各掌握上方及下方的長250公里和寬2公里組合而成的緩衝帶,這個地帶禁止任何武裝行動,且兩側處於敵對的狀態,雙方隨時有軍人在監視對方的一舉一動。非武裝地帶並非完全作為軍事的用途,這個地帶其實也有居民居住於此,而由於居住在高危險區域,他們享有比其他公民更多的權利,例如:家庭不須繳稅和男性不必當兵等等,想要居住在此的條件其實相當嚴格,其中一種條件是透過婚姻的需要而遷居於此地帶,否則一般公民是無法自由遷居到非武裝地帶並且享受上述的權利。

此次的行程我們造訪了DMZ的三個景點,分別是第三地道、都羅瞭望台以及都羅山車站,以下分別就三個景點的觀察做介紹。

第三地道

韓戰結束後,北韓政府為了打算持續侵略韓國而挖掘四個通往韓國的地道,這些地道的原來目的地都是韓國總統府(青瓦臺),可以輸送大量兵力或是軍武到前線以襲擊韓國,第三地道是由於此地道是第三個被發現的而命名。

實際進入地道前,必須先觀賞由韓國所製作的影片,內容是關於南北韓分裂的始末和分裂期間所經歷的大小戰爭,然而驚心動魄的戰爭場景一結束,立刻轉場到「推廣DMZ是擁有物種多樣性的生態園區,動植物在這個地帶適得其所並得以繁衍生存」,並且以這樣行銷生態園區的口吻和拍攝模式結束對於第三地道的介紹,這種結尾著實讓我無法理解,這樣一個理應是充滿肅殺氣息的場域,竟然以推廣DMZ的生態多樣性作結。

進入地道後,兩旁的牆壁上呈現黝黑,卻可以用手指輕輕擦出這個黑色物質,北韓政府當時謊稱這條地道是為了挖礦而建造的荒唐言論,牆上的黑色物質其實是為了混淆視聽而噴灑上去的碳。越通往地道深處,走道的高度逐漸變矮,最後必須以彎腰的方式到達建造此地道的最終點(實際上尚未到達青瓦台)。我相當懷疑這樣必須彎腰步行前往的路途的實用性,假如地道真的完成建造並且通往青瓦台,北韓士兵或許步行到達目的地後體力和士氣已經損失大半,更遑論襲擊韓國。

Third_Tunnel_of_Aggression
第三地道入口|Photo Credit: Josh Berglund@Wiki CC BY 2.0

都羅瞭望台

前往都羅瞭望台的路途上佇立了一座高聳的十字架,目的是為了挑釁北韓政府和人民,韓國擁有宗教自由、他們能夠相信任何他們相信的神;而北韓禁止宗教自由,只能夠倚靠政府成為他們的信仰和依靠。

到達觀景台後可以很明顯的分辨出韓國和北韓的國界位置:韓國的領土有茂密的樹林,而北韓的領土則僅有平坦的草地。其原因有兩個,一是非武裝地帶位於約北緯38度線,冬天的嚴寒氣候迫使北韓必須砍伐領土內的樹木,並且燃燒木材以保暖;二是茂密的樹林容易成為想要脫逃的北韓人民的隱身藏匿處,如果邊界沒有樹木阻擋視野,脫逃者就能夠提早被站崗的士兵發現並且擊斃。

南北韓樹林差異
南北韓樹林差異|Photo Credit:洪浩瑋提供

都羅山車站

都羅山車站內有標示通往北韓平壤方向的指標,卻從未發出任何一班通往平壤的火車,這裡也標示了如果南北韓有朝一日真的統一,從都羅山車站發出的火車將可以跨越北韓、俄羅斯和中國,到達東南亞地區的越南、甚至是歐洲地區的西班牙。

有趣的是,都羅山車站內有一條路線叫做京義線(Gyeongui Railroad Line)的火車,如果仔細看圖中右方的字可以發現一些端倪,這裡叫做京義鐵路轉運辦公室(Gyeongui Railway Transit Office),文字上使用「轉運辦公室」卻不是使用「鐵路辦公室」,因為這個火車站是位於韓國並且也是韓國建造的,他們認為南北韓是一個大韓民國、是一個國家,而「轉運」這個字必須是位於同一個地區、同一個國家才符合轉運的意義,因此使用這個字命名此辦公室。

都羅山車站
Photo Credit:洪浩瑋提供

這次在非武裝地帶的行程僅給我非常薄弱的軍事緊張氣息,原本以為是劍拔弩張的南北對峙氛圍,這樣的想法卻在參觀DMZ的景點中不斷地被削弱著:第三地道的的介紹影片提及這裡是野生動物的天堂和物種聚集的生態園區、人潮洶湧的遊客在地道前的大廳喧鬧嘈雜,好像前方迎接觀光客的是排隊美食而不是軍事遺跡;都羅瞭望台外竟然有提供給小朋友遊玩的盪鞦韆和搖搖木馬,讓我頓時有一種是否置身於社區公園的奇怪感覺;非武裝地帶周圍竟然有紀念品店,店家也賣起DMZ系列的服飾、包包和配件以及觀光景點才會出現的霜淇淋。最讓我震驚的是,導遊提到DMZ周圍有一座兒童遊樂場,是打造給親子週末旅遊的去處,這些景象都讓我對於軍事區域的戒備森嚴之感瞬間消散全無,也不斷提醒自己是在南北韓對峙的軍事區域內,而不是位於首爾的觀光地區。

我其實非常好奇韓國政府想要將DMZ打造成什麼樣的感覺,但是就我個人的觀察體驗來說,韓國政府正在把非武裝地帶營造成一個觀光勝地,並且運用眾所皆知的南北韓緊張氛圍吸引全世界的遊客到此參觀,並且利用政治的矛盾藉機獲取一車一車的觀光財,而這群觀光客不只會參觀DMZ,同時也會到韓國各地旅遊消費,以觀光的角度去分析確實不得不佩服這樣的策略。

然而我無法確定這樣的經營模式和行銷手法,對於需要軍事戒備森嚴和嚴肅氣息的非武裝地帶的影響是否為正面的,但是對我而言,南北韓非武裝地帶的嚴肅感和神祕感,確實因為上述提及的觀光氛圍和行銷方式降低了不少。

關於和平號大海學校:1983年,一群日本大學生不滿政府對二戰侵略責任迴避的態度,自行組織了一艘名「和平號」的船,前往曾被捲入戰爭的亞洲國家,深度了解當地的戰爭經歷。
「和平號」後來發展為國際非營利組織,每年執行推動世界和平的教育計劃,激發青年人思索和平、人權、貧富、永續發展等全球性議題。計畫執行三十多年來,今年已進入第101次環球航行。每到一個港口,他們會下港訪查,用自己的雙腳雙眼探訪歷史,深掘每個城市的獨特。2019年,他們走訪了三國七城,日本廣島、長崎、室蘭、石卷、俄羅斯海參崴、韓國首爾以及釜山。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Photo Credit: 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共感」,是張瑞夫當時成立萬秀洗衣店社群平台的發想原點,與長輩一起做一件有感覺的事情,正是共感所想傳達的念頭。同樣在台灣機車品牌中,SYM也以「共感」為核心,讓許多消費者有著相同的共鳴,透過對生活的觀察,找到了車款與生活中的相同頻率,隨之而來的熱烈反應,就如同深入人心的萬秀洗衣店一樣,正是「共感」效應的合理發酵。

不改變對方 「共感」是找到彼此對頻的節奏

「過去,與阿公與阿嬤相處時,總想要改變對方,逼對方找到與自己相處的模式。」身為萬秀洗衣店的主理人,張瑞夫回憶起過去與長輩相處的方式,不禁感嘆。但後來發現,要能達到生活的平衡,是要讓彼此相處和諧,不是要改變對方,其中的「共感」就很重要。「也就是雙方感受同一件事物,發現彼此對應的頻率,不求改變對方,而是找到彼此生活光譜中那一條相同的色彩。」張瑞夫分享著當時創立萬秀洗衣店的歷程與初衷。

當萬秀洗衣店在社群平台上爆紅後,張瑞夫也發現,原來在社群網路上,人們的聯繫,也同樣透過「共感」來找到彼此有感的節奏。「網友們看見我的分享,紛紛回應說原來長輩的衣服如此有型、也分享了相當有想法的阿公與阿嬤等訊息,透過我與網友間的分享,我們也找到了彼此感動的點、找到了彼此共感的關鍵。」

DSC0907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如何從與長輩、網友的互動中,體驗到「共感」的精神

所謂的共感,其實就是能夠換位思考,找到在不同個體、群體間,都能獲得同樣感受的人事物。在全球競爭最激烈的台灣機車市場中,SYM重新思考著以消費者生活為出發點,觀察的民眾的生活習慣後,以其需求打造出適合的對應車型,以合適的車款來讓民眾的生活更便利、更增色,SYM將自身擅長打造車輛的頻率,對應到民眾生活的節奏,兩者對拍後所譜出的結晶,就是如滿足有裝載需求而來的4MICA、滿足熱愛玩樂需求打造的KRNBT,更有瞄準喜愛長途旅行、騎車環島族群而來的MMBCU最新機種。SYM導入的造車新思維,不也是與民眾用車需求間的一種共感結果嗎?

DSC09332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與SYM以共感為精神打造出來的車款MMBCU

放下自認為的理所當然 挑戰傳統會有驚人成果

看著家裡洗衣店堆積如山、忘了取回的衣物,張瑞夫靈機一動成立了「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平台」,為了這些被遺忘的衣物找到重新「活化」的舞台。透過祖父母的智慧,張瑞夫分享了衣服保存的方法、穿搭的新想法,在採訪這天他就身穿來自爸爸衣櫃裡的牛仔外套。除了創新之外,最重要的是「從平淡生活中實踐永續的價值。」張瑞夫強調著,自從循環機制成立後,萬秀洗衣店成為了台灣很多永續品牌展現自我價值的舞台,甚至也讓傳統洗衣店看見了改變的可能性,「對於許多長輩、傳統品牌而言,要他們改變,是不容易的事,但透過新型態的方式,我們做到了。」

在機車市場中同樣是老字號的SYM,能在競爭激烈的當下,勇於做出創新與改變,同樣是讓張瑞夫感到激賞且共鳴的事。「以前我認為台灣打造的機車差異只在排氣量的不同,外型上都很類似。」但沒想到SYM透過對於消費者的資訊整理,重新規劃了旗下產品陣容,願意改變既有的研發、生產車輛的習慣與傳統,「這真的很不容易,畢竟很多人最害怕的就是改變。雖然審美觀因人而異,但對於我而言,SYM近年來所推出的每一款車型我都覺得越來越好看、越來越有自我的風格!」

DSC09164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萬秀洗衣店與SYM同樣從老品牌開創新局面的共鳴

「萬秀洗衣店」、「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等社群平台的創立後,網友們各式各樣的回覆,才發現原來自己從小所累積對於衣物保存的知識,竟然是別人眼中的寶貴資訊。「自己認為的理所當然,並非每一個人認為的理所當然。」過去台灣機車大廠也習慣著當車輛研發出來之後,自然就會有消費者購買,但當重新修改的研發思維,共感車主日常生活中的需求打造出來的車款,所獲得的共鳴,就是近年來SYM繳出的優異成績單。

第一台機車就是SYM 與品牌共譜的生活回憶

提及SYM,張瑞夫不僅止對於眼前的MMBCU極為激賞,「我人生中第一輛車就是SYM巡弋!當時是我阿公在我要上大學之前買給我的一輛二手車。」一聊起生命中的第一輛機車,張瑞夫的回憶不斷湧上,想起當時巡弋搭載著同級罕見的陶瓷汽缸、騎著巡弋夜衝去看跨年後的第一道曙光…「我還記得小時候生活中部時,親朋好友還有鄰居幾乎都騎著迪爵,就是我們心目中的國民神車。」

DSC0915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興奮地分享與SYM的共同回憶

除了對SYM有著許多共同的回憶,在代步工具的選擇上,張瑞夫對於機車更是情有獨鍾。「就算現在有了汽車,但有時候要機動性,我還是喜歡騎車。」雖然沒有騎車環島的經驗,「但我記得人生第一次環島是坐火車,但每到一個城市之後,我就會租車進一步的深度旅遊。」張瑞夫一聊起機車,話匣子停不了。

DSC0942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試乘SYM最新的MMBCU車款

從巡弋到MMBCU,張瑞夫對於SYM的進步大感驚艷,「這曼巴綠的烤漆會在不同光線照射下產生變化,竟然還可以把蛇腹的紋理呈現!」此外,身高178cm的張瑞夫,在MMBCU找到了相當舒適的騎乘姿勢,順暢且飽滿的動力輸出,讓初次體驗的張瑞夫愛不釋手,就算拍攝結束後仍騎乘了好幾回。「騎著這一款車確實可以感受到SYM當時研發的初衷,在設計、機能與動力等面向,都有適合長途騎乘的優點。」

DSC09233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感嘆SYM如何應用精緻的工法,將蛇腹紋理呈現在車體上

當「共感」成為核心精神 張瑞夫與SYM重新觀察生活後獲得的豐碩果實

愛好騎車的張瑞夫與機車大廠SYM,兩者同樣找到了對於「共感」的共鳴,透過對於平凡生活的觀察,注入不同世代的想法與創意,激盪出的豐滿果實,無論是平凡的洗衣店、被遺忘的衣物、視為日常工具的機車,都能重新賦予生命與嶄新價值。

DSC0936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想為生活日常找到新的可能性?不妨穿上衣櫃中那被遺忘的衣服,跨上MMBCU來趟對於台灣土地的深度旅遊,這個假期,一定會很不一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