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大風吹】 立法跟不上新創,零工經濟下的勞權該怎麼辦?

【國際大風吹】 立法跟不上新創,零工經濟下的勞權該怎麼辦?
製圖:關鍵評論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到底在法律上,這些透過接案為平台公司賣命的司機和外送員,算不算是「員工」?面對這樣的問題,目前許多國家勞動法律還是有不少灰色地帶,也有不同的判斷標準。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劉冠伶

《國際大風吹》用生動影音帶你穿越國界,每週探討一個最有意思的國際話題。建議全螢幕觀看!

隨著網路發達、各類科技服務平台的興起,很多人可以輕鬆展開自由接單的「斜槓人生」,無論是幫外國公司架設網站、在自家附近開Uber載客,或擔任美食外送員,想要賺點外快的時候,只要輕鬆打開APP,不限時間或地點,工作想接就接,假期想放就放,這樣充滿彈性與自由的工作模式,正是「零工經濟」的魅力。零工經濟這個名詞從2009年問世之後,在全球掀起一波熱潮。由於這類企業都把合作的勞動者視為獨立「承攬」工作的包商,理論上可以替資方省下開支,替勞方換得自由。不過看似皆大歡喜的模式,也逐漸受到質疑。跳脫了傳統的雇傭關係後,勞工的職業安全和福利還是企業的責任嗎?面對層出不窮的勞資爭議,各國的政府又怎麼尋找解決之道呢?

擺脫朝九晚五,零工經濟好在哪?

零工經濟(Gig Economy)是以自由彈性的工作型態取代傳統的朝九晚五,可以是全職、兼差或是副業,不論是幫忙遛狗或是開發程式都算在內。零工經濟的規模不太容易統計,但根據資料顯示,美國勞動人口中有超過三分之一以上、大約5700萬人參與零工經濟,而曾經講究終生僱用制的日本,在多年來景氣低迷下,2018年也估計有超過17%勞動人口投入。

數位時代下,零工經濟有許多優點,對企業而言,能夠讓公司組成更精簡,也能節省培訓、保險費等傳統人事開支,而對接案的獨立工作者來說,除了工時彈性、自由之外,史丹佛教授保羅歐耶爾的研究估計,在美國,獨立工作者因為工時較少,年薪比傳統勞工低6%,不過時薪最高可以比傳統勞工高出15%,雖然收入比較不穩定,但如果發生全球金融危機,獨立工作者失去收入的風險,也比很可能就此失業的一般員工要來得低一些。另外,數位化的零工經濟也更容易打破空間限制,公司不必千里迢迢開設海外辦公室,就能獲得比較便宜的勞動力,而獨立工作者也不需要通過嚴格複雜的簽證申請,就能領外商薪水,拿到比本地行情更好的報酬。

Uber好好賺?自由背後的隱藏成本

脫離社畜人生,零工經濟工作者真的幸福了嗎?離開傳統的全職工作,也意味著離開傳統的公司福利與保障,這對高技術、高薪資的自由工作者也許影響不大,但在網路平台上的司機和外送員來說,可能就沒這麼輕鬆了。今年5月,在Uber公開發行上市的前夕,Uber和競爭對手Lyft的司機,在英美兩國幾十個城市發起串連罷工行動,要求公司改善待遇和福利。面對司機的不滿,Uber回應,從2015年到2019五月,他們已經付出超過780億美金的薪水給司機,而從2017年開始的小費功能,也為司機們帶來12億美金的收入。乍聽之下好像很多,但根據2019年美國經濟政策研究所的研究,扣除傭金、汽車相關支出還有自費保險後,Uber司機的所得換算成時薪其實只剩一小時9.21美金,有些工時長的司機甚至賺不到當時法定的最低時薪7.25美金。因為他們是以包商而非員工的身份跟平台簽約,保險、基本薪資等權益都不受法律保障,也無法集體協商。截至2019年五月,司機和Uber公司之間的個別仲裁案件已經累積超過6萬筆,細節雖然沒有公開,但凸顯雙方爭議不斷。Uber自始至終堅持這些司機開的是自有車、也可以自行決定要不要接單,因此純屬「自僱者」,不是員工,同時宣稱如果把司機定調成員工,將會大幅提高人事成本,影響服務價格和商業模式。

那到底在法律上,這些透過接案為公司賣命的司機和外送員,到底算不算是「員工」?面對這樣的問題,目前許多國家勞動法律還是有不少灰色地帶,也有不同的判斷標準。像是2016年,英國有兩個Uber司機針對勞資關係問題向就業法庭提起訴訟,最後法庭認為雖然司機能夠自由開關APP,選擇要不要工作,但因為工作內容和執行方式都取決於Uber的規範,而非乘客需求,所以司機應該被視為員工。堅持司機是自僱者的Uber在2018年上訴失敗之後,還要告上最高法院。不過類似的案子在美國卻有不同結果。2018年費城法院在一起類似官司中判決Uber司機「可以隨意工作、自由休息、辦自己的雜事,或在每趟車程之間抽煙」,不受Uber限制,所以不能算是員工。但這起官司經上訴之後,被發回重審,目前也還沒有最終結論。

此刻,美國還沒有出現聯邦層級的相關判例,而英國的判決也只是針對提告的兩位司機,不能套用在其他狀況。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在舊金山誕生的Uber,娘家加州在今年9月通過新法案AB5,規定只要接案者的工作表現受公司控制或工作內容為公司常態營運的一部份,接案者都該被視為員工,享有最低薪資等法定權利,很可能會衝擊加州各種外送和載客平台。妙的是,Uber聲稱新法是針對運輸業者,但他們的核心業務是媒合技術,也就是他們的客戶是司機,而不是乘客,因此不必受新法規範。這樣的立場再度引發美國法律界的激辯。

AB5_2AP_19240753347034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美國加州支持AB5法案的示威群眾。
Uber司機是包商還是勞工?判例見解不一

在平台方和勞動者的糾紛持續考驗各國司法的同時,有政府也積極立法,保障零工經濟下的底層勞工。2018年,紐約市通過全美第一個叫車服務司機最低薪資條例,規定司機的最低時薪17.22美金。歐盟今年也立法保障透過平台接單的勞工基本權益,規定企業主必須依照規定讓工作內容與薪資更透明化,同時不得有剝削勞工的規定。

在沒有相關立法的日本,17名Uber Eats外送員在10月3號剛剛組成工會,團結沒有正式勞僱關係保障的外送員,希望獲得更多談判籌碼。其實在工會成立前,日本Uber公司1號才剛調整政策,如果在送餐過程中意外受傷,最高可得到25萬日幣的慰問金;如果不幸身亡,將給予1000萬日幣慰問金,但對工會來說,這樣的補償制度還是不夠完備,希望未來能進一步改善勞動環境。除了日本之外,挪威外送平台Foodora的外送員也有組織工會。

零工經濟的發展速度挑戰現有的勞動法規。新創產業希望維持人力彈性、壓低經營成本,工作者想在維持工作自主性的同時,保障自身權益。看完今天的影片,你覺得司機、外送員這些平台接案者算不算員工呢?如果不算,他們的勞動權益又該怎麼保障呢?歡迎在底下留言跟我們分享你的看法。

看更多《國際大風吹》

延伸閱讀:

監製:李漢威
企劃:丁肇九、彭振宣、李漢威、羅元祺、劉冠伶
主持:李漢威
拍攝後製:鄭宇軒
核稿編輯:李漢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