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北極理事會「觀察員」,中、印、日三國將如何影響極地政治?

作為北極理事會「觀察員」,中、印、日三國將如何影響極地政治?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印、日皆為北極理事會的觀察國,也是北極海未來航道開通後,對能源礦產的開發最積極參與的國家。當然在軍事及全球地緣政治上,對此三個亞洲大國也息息相關,這也使得三國最近紛紛對北極事務積極參與,希望有一定在北極地區的政治影響力。

有關北極海的氣候變遷與臨北極海區國家的政策發展,作者於上一篇討論了俄羅斯、加拿大、美國、北歐等鄰北極海國家的政策發展,本篇則主要探討北極海未來發展的重要利益攸關國家(stakeholder),以中國、日本及印度三個亞洲國家為重點來探討這個議題。

上述三國皆為北極理事會(Arctic Council)的觀察國,也是北極海未來航道開通後,對能源礦產的開發最積極參與的國家。當然在軍事及全球地緣政治上,對此三個亞洲大國也息息相關,這也使得中日印三國最近紛紛對北極事務積極參與,希望有一定在北極地區的政治影響力。

中國

中國對北極航運積極部署,包括目前有破冰船雪龍2號可以行駛在1.5公尺的冰海區域。除此之外,中國也有專屬的衛星偵測北極的天候資訊,與在挪威境內的北極區部署多位科學家與研究站,以便對北極進行科學研究。

實際上,中國國際航空早在2002年就開通北京由北極飛往紐約的航線,相較以往北京經由美國太平洋西岸城市飛往紐約的航行時間,單程即減少約3個小時。換言之,以飛行直線距離而言,中國的北方地區飛至北半球的多數西方城市,最短距離往往是經由北極圈。另一方面,時間因素的減短也凸顯在軍事洲際飛彈防禦上,北極將是重點地區,不一定是以往常部署的太平洋海域。暗示著未來如果中美發生軍事衝突,若美國在不使用太平洋區的飛彈設施的前提下,北極將是洲際飛彈戰略的焦點。

隨後中國於2004年7月28日,根據中華民國於1925年一戰後簽署的《斯瓦巴條約》,北京政府於挪威屬地斯瓦巴群島的新奧勒松(Ny-Alesund)建立中國北極黃河站。這個北極科學觀測站較1985年中國在南極設立的長城站晚了將近10年,顯示了中國對南北極地長期戰略的計畫。

14年後,2018年1月26日中國國務院發表了《中國的北極政策白皮書》,中國目前自己定義為「近北極國家」,為北極地區的重要利益攸關方,白皮書雖然強調中國的戰略意圖是維持和平及科研目的,但依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等國際條約和一般國際法,北極域外國家在北冰海等海域享有科研、飛行、飛越、捕魚、鋪設海底電纜和管道等權利,在國際海底區享有資源探勘和開發等權利。此外,《斯瓦巴條約》締約國有權進入北極特定區域,並依法在該特定區域內平等享有開展科研及從事生產和商業活動的權利,包括狩獵、捕魚、採礦等,《中國的北極政策白皮書》顯示出中國對北極國際事務談判話語權的根據基礎,且一步步完成擴展影響力的決心。

目前中國與北極領土國家有不同的地緣政治執行策略,中國對俄羅斯,採取共同開發能源項目,及進行相關航權的談判。但基於俄羅斯與中國在軍事的歷史矛盾,兩國在北極海域合作都有保留。另一方面,中國與北歐國家較有地緣政治的共同利益,一方面北歐國家困在美俄的戰略對立的僵局,對中國的介入北極海事務談判,反而認為可以平衡強權政治,加上中國的經濟實力可以協助北歐對北極資源的開發,因此冰島、格陵蘭皆與中國有經濟相關合作協議。

冰島為歐洲第一個於2008年與中國簽署自由貿易協定的國家,中國於2012至2017年投資冰島約12億美與能源相關產業。中國也積極在格陵蘭投資礦產及能源項目。至於中國、美國及加拿大在北極海的地緣政治關係,雖然中國於2017年簽署對阿拉斯加液態天然氣的開發計畫,但由最近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的美中貿易戰及購買格陵蘭提議可以看出,北極海將是美中戰略的另一個衝突點,而未來美中戰略對抗應會隨著北極圈的氣候變遷變得更加明顯。

AP_894438244727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日本

自古至今日本是依靠海洋生存的國家,雖無直接鄰接北極,但因北極開發與氣候變遷所帶來的商業利益與軍事戰略轉變都將影響日本未來的發展。日本在2013年獲得北極理事會觀察國身分後,開始在北極事務上積極爭取科技與商業的合作機會。

根據The Diplomat報導,近期日本三井(Mitsui)公司和JOGMEC(原日本國家石油公司)通過在荷蘭成立的合資企業Japan Arctic LNG B.V獲得了「北極液化天然氣二號項目(Arctic LNG 2)」10%的股份,順利地從沙烏地阿朗柯(Saudi Aramco)和科加斯(KOGAS)等幾家國際石油公司(NOC)競爭中脫穎而出,將參與諾威特(Novatek)發電廠的俄羅斯液化天然氣(LNG)第二個北極項目,此項目預計在2022-2023年投產,達到年產2000萬噸。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Shinzo Abe)於今(2019)年6月大阪舉行G20峰會期間,不僅讚揚了日俄能於協議的簽署,還強調該協議將促進俄羅斯發展北極的條件,並確保了對日本能源供應的穩定性。「北極液化天然氣二號項目」計畫實質上促進了日中能源項目之間的合作,兩國在競爭的同時也增加了合作的機會。日本欲藉由北極開發來拓展與其他國家的關係,例如日中韓對科學、商業與研究領域上的高層對談來作為提升日本角色的外交平台。

為何日本對液態天然氣會如此感到興趣?是因為日本有將近90%的能源是來自進口,石油與天然氣部分需要依靠外界大量的支持才能滿足國內的開發,而不同種類的能源與多元性的進口來源成為分散風險的關鍵。日本對「北極液化天然氣二號項目」投資的目的是期望未來能從此獲利,並穩定能源供應的來源。與俄國合作外,日本還向美國、沙烏地阿拉伯與中東獲取更多的天然氣作為金融與安全上避險的方式。

目前,日本參與開發北極圈能源計畫實則也為戰略發展的思考,當下與俄羅斯共同投資亞馬爾計畫外,日本公司更在尋找能夠在格陵蘭島能源投資的機會。身為北極理事會觀察成員國,日本政府期望在未來有更多的機會在北極理事會上獲取更多的發言權,以利與各理事國合作。尤其是漁業項目上的討論,日本雖現今無法直接參與,但依北極大使Kazuko Shiraishi表示,日本將極力爭取在北極漁業發展發言權,為了在未來有更進一步加入北極理事國的機會,所以日本需要增加參與北極事務的活躍性。

2015年的日本官方的北極政策報告中顯示,日本的海洋政策的基礎來自2013年日本內閣會議所通過的政策框架,共有三項:(1)以全球展望來進行北極區研究;(2)在北極議題上進行國際合作;(3)審查北極航道的可行性。同時由於北極融冰的現象為極端氣候帶來更多的變化,日本同時為《京都議定書》的簽署國,強調以北極理事會觀察國身分來提高對解決全球環境問題的貢獻。日本在歷年的北極發展政策中,與理事國的科技合作成為首要條件,如此一來不但能提高日本在北極發展的地位,同時能夠提升國內的科技的發展能力,對日本而言是雙重利多的選擇。

此外,北極區域共計有400萬的居民,而北極理事會與其他國際組織最不同的地方在於,除了八個會員國外,北極區原民團體有權要求成為永久代表團的權利,而各國與北極圈當地居民的相處關係,將直接影響會員國在北極的發展條件。日本選擇在Yakutia(西伯利亞的薩哈共和國)與當地共同興建風力發電設備,提供原民必要的電力。並且近年日本政府也大推的鼓勵民間公司投資北極能源,加上日本期望與和俄羅斯的合作,擴展至堪察加半島上液態天然氣的運轉中心計畫與在北極海建立連結歐亞的新運輸航道,皆說明了日本不願意落後其他觀察國的腳步。

能源則是日俄間最有力的連結,根據國際貿易中心(ITC)的統計有69%的原始能源來自俄羅斯。碳氫化合物則是其中的關鍵,例如在1966年3月戰後日本首相第一次訪問莫斯科,在日蘇經濟合作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上,達成由日本資助,修建從西伯利亞西部的秋明油田到太平洋的管道。雖然之後被日方當作對北方四島的談判條件,但也證明日本對西伯利亞共同開發的意願。而現今如同以往,日本對液態天然氣的進口量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儘管日本現也從澳洲與馬來西亞進口液化天然氣,但安倍晉三內閣將能源視為重新配置和加強與莫斯科的伙伴關係的工具,並同時尋求談判來解決兩國間領土爭端和突破和平條約的滯礙,由經濟與能源的條件來換取政治上的結果,結果如何?目前俄羅斯對於北方四島的議題上並無太多的讓步。

但無論如何,中國在「北極液化天然氣二號項目」同樣出資10%,間接的促使中日在北極的合作,而不是只有單純的競爭關係,對於提升兩國外交關係是具有加分的作用。確實,日本在「北極液化天然氣二號項目」的參與曾激起國際一些不滿的聲音,但同樣為出資國的法國,或能為日本稍稍地平衡政治上的氣味。

AP_19248441207355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印度

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於9月應普亭(Vladimir Putin)邀請,參加俄羅斯海參威第五屆東方經濟論壇(Eastern Economic Forum),會中表示希望與俄羅斯共同開發由俄羅斯海參威至印度清奈的航道,並共同開發北極的能源計劃。這些計劃都顯示印度不希望落後中國,將試圖在北極地區發揮最大的影響力。

目前印度在南極設有3個觀測基地,但遲至2015年方於北極設立第一個地下觀測基地。此外,印度政府於2018年7月正式將「National Centre for Antarctic and Ocean」改名為「National Centre for Polar and Ocean Research」,這項改名確定修正了印度政府以前較忽視北極觀測的政策,並且試圖開始與中國一起加強在北極地區的影響力。

北極圈氣候的巨變似乎與印度沒有太衝擊性的關聯,但實際上,印度的經濟和夏雨季節(monsoon)的變化有極為密切的關係。印度北部喜馬拉雅山脈的冰山雪地,和印度洋的暖流濕氣形成一個重要的氣候生態圈,夏季印度洋的溫潤的氣流隨著季風進入印度半島,在喜馬拉雅山的阻擋下,降下豐富的雨量,孕育了恆河流域的肥沃土壤及農業,進而養育世界第二人口大國及印度古文明。

北極海的解凍造成北極海地區的水量充沛,這新生的北極海水源減弱印度洋季風的形成,也影響了印度洋的暖流及熱氣進入印度半島的總量。近年來氣候變遷嚴重影響了印度雨季的正常時間及雨量,造成印度農業極大的問題。當然,印度在北極地區的利益不是只有氣候變遷的因素而已。近年來印度的經濟發展快速,供建設的能源問題也是未來經濟的重要利益之一,北極海的開發包含了北極新航道與能源經濟的興起,而印度近年來與俄羅斯關係密切,除了軍事工業的合作外,一部分原因即是能源供給來源。密切的俄印關係從蘇聯時代就已開始,莫迪在能源合作上自然不會漏掉俄羅斯。

所以從中國、日本和印度的觀察國皆選擇與俄羅斯進行能源上的合作,其中中國、印度與俄羅斯的合作項目遠勝過與美國合作的總數,凸顯了俄羅斯在北極區的重要性。俄羅斯在液態天然氣對中國、日本與其他亞洲國家的出口量即佔了出口總數的70%,可說是擁有極大的發話權。

另一方面,俄羅斯也正為美國高產的頁岩氣開發感到不安。美國液態天然氣在亞洲的出口量與俄羅斯分庭抗禮外,川普更是放話要奪下歐洲液態天然氣的市場,這對在歐洲興建「北方管線2號」的俄羅斯更是一大威脅,如今北極圈氣候變化所帶來的效應白熱化了美俄之間軍事和經濟的競爭。雖然俄羅斯與美國在北極嶺土的距離僅僅只有三英尺,代歐米德群島(Diomede Islands)中的俄屬大代歐米德島(Big Diomede)與美屬的小代歐米德島(Little Diomede)兩者89公里的間距,使的兩島上的居民在天氣好的時候都可向對岸的人擠眉弄眼。儘管美屬的小戴歐米德島上居住著愛斯基摩人(Inuit),而俄屬的大戴歐米德島上的則是俄羅斯軍事基地與暫駐官兵,之間的氣氛猶如兩島中間的換日線一般,兩國充滿著變化。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