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年輕人的伍淑清——論其心理社會發展階段的失敗

放棄年輕人的伍淑清——論其心理社會發展階段的失敗
圖片來源:《環球時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心理社會發展論」的角度來看,伍淑清說放棄年青人,可以與創造力應對停滯階段的失敗所致的發展障礙聯繫起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伍淑清,美心集團創辦人之一伍沾德的長女,於4日接受《環球時報》專訪時指責年輕人的思想狀況出現問題[註],她認為,年青人已經完全被社交媒體洗腦,成為反政府,反體制以及反中國的人。她同時還申明自己已經放棄年輕人,並且不會再浪費時間去和年青人交流,因為「他們的腦子已經不清楚自己應該做什麼事情」。

對於伍淑清女士的言論,筆者個人認為可以用發展心理學(Developmental Psychology)中的「心理社會發展論」(psychosocial theory of development)解釋。「心理社會發展論」基於佛洛伊德的本我,自我和超我理論,由德國發展心理學家愛利克·艾瑞克森(Erik Erikson)於1950年代提出。「心理社會發展論」包含8個社會心理發展階段(Erik Erikson’s eight stages of psychosocial development),這些階段具有遞進的性質,即每個階段都建立在成功完成上一個階段的任務基礎之上。在每個階段,社會個體都會面臨不同的新挑戰,如果一個階段的挑戰未成功完成,就會產生一些相應的問題(在該理論中,這些問題被稱為「危機」(crisis))。(有關「心理社會發展論」的各個階段,今後也會詳細再寫文解釋。)

以心理社會發展階段(psychosocial stage)為例,伍淑清女士作為社會個體處於成人中期(40至64歲)至成人晚期(65歲至死亡)的階段,在這些階段中,個體會面臨的主要挑戰為創造力應對停滯(generativity V.S. stagnation)以及自我完善應對失望(integrity V.S. despair)。在創造力應對停滯階段,成年男性和女性大多已建立家庭,而組建家庭之後的個體會將自己的個人興趣,特長等特徵傳授給下一代,悉心關懷與培育下一代的健康成長。該傳授的過程即為創造力(或者生產力)的表現。個體在養育與輔導下一代的同時,也會通過不同的渠道去傳授自己的思想和價值觀,甚至進行新的創造。

成功度過創造力應對停滯的階段的個體,將會獲益於創造力和成功的個人事業。擁有創造力的人普遍具有關懷的人格品質(virtue of care),該品質會賦予個體優秀的共情能力(empathy),即能關心他人的疾苦與需要且給予他人溫暖與愛。倘若個體無法成功度過該階段,則會產生發展障礙,個體的心理將會形成自私,不願給予,思想閉塞的負面狀態。

從「心理社會發展論」的角度來看,伍淑清女士之所以會說放棄年青人,不關心後代福祉的自私言論,可以與創造力應對停滯階段的失敗所致的發展障礙聯繫起來。一個真正心繫社會、心繫國家的公眾人物,在公開訪問的場合,是不會說出這樣的言論的。當然,我們也不能過多責怪伍淑清女士的思想之狹隘,言論之荒謬,因為她畢竟是沒有成功度過社會心理發展階段的老太太。

以上言論純屬筆者個人觀點。敏感人士切勿對號入座。

註:《環球時報》專訪美心太子女伍淑清 稱要放棄年輕人 斥公務員參與遊行(立場新聞)

本文獲Lo's Psychology授權轉載,內文稍作修改,原文請看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黎家樂
核稿編輯:鄭家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