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鍛鍊思考力的社會學讀本》:心儀的女孩答應赴約卻放鴿子,我該繼續死纏爛打嗎?

《鍛鍊思考力的社會學讀本》:心儀的女孩答應赴約卻放鴿子,我該繼續死纏爛打嗎?
Photo Credit: Dick Thomas Johnson@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她已經答應跟我見面,卻沒有告訴我「為什麼無法赴約」,或者該說「為什麼選擇不赴約」。正因如此,我對她熱烈的愛慕之情才一直無法冷卻下來。

文:岩本茂樹

我的紀念物——這算是跟蹤狂嗎?

社會上總是教育女性,拒絕男性表白的時候態度應該要溫柔。另一方面,許多文學、電影等媒體則不斷教育男性,遭到拒絕仍然積極進攻,才是男性該有的態度。那些跟蹤騷擾的行為恐怕不是從近年才開始出現,而是由於「跟蹤狂」一詞的普及,我們才開始看見這種行為。

逝去的日子——我的紀念物

有時候聽見特定的地名、建築物名或曲名,令人懷念的回憶就會一下子甦醒過來。各位讀者心中是否也有這種「紀念物」呢?

對我來說,這喚醒青春酸甜回憶的紀念物,就是近鐵奈良車站前的「行基菩薩像」。

高中三年級那年,第二學期剛揭開序幕的時候,早晨搭電車上學途中,我開始注意到固定在某站上車的一位女學生。到了十一月楓紅漸濃的季節,我對她的好感益發強烈,演變成無法抑遏的愛慕之情。

從制服可以看出她是N女子大學附中的學生,國中二年級,和我同班同學的妹妹同年。

到了二十幾歲以後,區區四歲的年齡差距根本無關緊要;不過對於當時才十七歲的我而言,喜歡上十三歲的女生可是非比尋常。朋友們也大感意外,紛紛告訴我:「勸你還是打消這個念頭吧,岩本!那個女生才念國中而已!」

即使被他們封為蘿莉控也不奇怪,但是我始終無法澆熄心中那把愛火,終於決定向她告白。

我們的學校都在奈良市,所以兩人都是搭乘近畿鐵道的橿原線,在大和西大寺站下車,再轉搭前往奈良站的列車。一踏上西大寺的月台,我便走近那個女生說:「早安,我喜歡你。」

突然開門見山丟出直球,很傻吧!這樣怎麼可能順利發展嘛。不過當年的我有點狡猾,費盡了心機,就是不讓她立刻說「不」。

「我這麼說,也許馬上就能得到你的答覆,但是我希望你先別告訴我答案。要不要交往得先了解對方才能決定,知道對方喜歡什麼顏色、喜歡吹什麼樣的風、喜歡哪些事物之後,到時候再請你把答案告訴我。」

我藉著這種狡猾的話術封鎖了她否定的答案,延緩遭到拒絕的時間,迫使她「先跟我來往看看」。現在回溯當時的記憶、寫成文字之後,忍不住覺得那時的自己真是令人作嘔的討厭鬼。沒想到她卻抬起頭對我露出笑容,我見狀立刻乘勝追擊。

我:「不知道你願不願意跟我見個面,就約今天放學後如何?我想跟你聊聊天。」

她:「今天要準備文化祭,放學會忙到比較晚。」

我:「那就約五點,在行基菩薩像前面好不好?」

她:「這時間應該沒問題。」

事態發展真可謂急轉直下,我那幾個在遠處圍觀的朋友也嚇了一跳,壓根沒想到我竟然跟那個女孩子愉快地聊了起來。到了奈良站,由於我們的學校在相反方向,於是確認了見面的時間、地點便彼此道別。

我高興得簡直要飛上天了,那天正好有模擬考,我在考卷上振筆疾書,文思泉湧,不過一切只是因為興奮之情使然,後來收到的模考成績慘不忍睹。約定的時間逐漸迫近,朋友叫住我:「時間還早呢!」我將他們的聲音拋在腦後,依約來到近鐵奈良站前的行基菩薩像,這時距離約定的時間還有二十分鐘。

但是,到了約好的時間,她卻沒有現身。

五分鐘過去了。我在腦海中想像她從東大寺的方向朝這邊跑過來的身影,她會一邊使勁朝我揮手,一邊急匆匆地跑下斜坡道,然後這麼問我:「對不起,是不是讓你等了很久?」

我會對她搖搖頭說,「沒有,我才剛到。」……之類的……。

但是過了十分鐘、二十分鐘,她依然沒有出現。過了三十分鐘,夕陽已經西沉,周遭也暗了下來。這時,我心裡的想法是:「是不是搞錯時間了?」也許是我記錯了時間,也可能是她弄錯了,總之只要改變我們約定的時間,「她放我鴿子」這件事,也就是「這場約會的破滅」就不算數,於是我重新抱著期待的心情等她赴約。

好了,約定的六點到了,但她還是沒有來。我腦中再度浮現她邊揮手邊跑下奈良坂的畫面,想像我們之間同樣的對話。

經過十分鐘、二十分鐘,過了三十分鐘,還是不見她的蹤影。這時我想:等一下,我一直認定行基菩薩像是在近鐵奈良站東側才有,該不會西側也有一尊行基菩薩像吧?

我急忙跑到西側確認,不過當然沒看見行基菩薩像,只好一面走回東側,一面納悶:「為什麼會這樣?」最後,我一直等到七點半才罷休。

一般來說,我的戀情應該就此畫下句點了吧?但我卻不這麼想。

她一定是家裡發生了什麼事,或是因為感冒之類的原因提早離校了。

回想起她答應時臉上浮現的那個笑容,我認為她不可能不赴約。

隔天早上她一定會朝我跑過來,一五一十告訴我失約的原因。我一面這麼想,一面搭上平時往學校的電車。但是,今天卻不見她搭上這班列車。

平常應該在這時候就會放棄了吧。但是我卻這麼想:她是不是染上了重感冒?不對,她會不會是因為那天失約心裡內疚,不好意思跟我見面,所以才刻意改搭其他班次的電車上學?這時我腦中浮現的行動計畫是,搭乘首班電車,到她平時上車的那一站等她現身。

我坐在長椅上痴痴地等,但是等到平時搭乘的電車進站時,仍然不見她的身影。假如沒搭上這班電車就要遲到了,於是我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上了車。

電車緩緩開動的時候,我從車窗看見她與朋友一起從票口走進車站。

一切都結束了。沒錯,這樣總該畫下句點了吧?但是、但是,我卻無法就此揮別這段戀情,因為我還不知道她真正的心意。

這時候我想,假如無法見面,能和她直接交談的方式就只剩下電話了。我透過同學的妹妹打聽到她家的電話號碼,撥了通電話過去。接電話的是她爸爸,轉接之後話筒才交到她手中。

我:「你好,我是那時候在西大寺跟你搭話的岩本。」

她:「啊……你好。」

我:「能不能跟你見個面?」

她:「對不起……」

我:「沒辦法,是嗎?」

她:「……嗯。」

我:「我知道了。那就再見了……請你保重。」

就這樣,我的行基菩薩像之戀就此結束。

各位讀者閱讀這個故事的時候,心裡肯定忍不住覺得:「咦!你還要去找她嗎!」、「這樣不好吧!」、「好恐怖!!」。不,不只是恐怖而已,有些讀者甚至會認為:「這已經是跟蹤狂了吧?」

回想起來,我也認為這是非常自我中心、死纏爛打的行為。各位聽來也許像是強辯,不過當時我是這麼想的:她已經答應跟我見面,卻沒有告訴我「為什麼無法赴約」,或者該說「為什麼選擇不赴約」。正因如此,我對她熱烈的愛慕之情才一直無法冷卻下來。

相關書摘 ▶《鍛鍊思考力的社會學讀本》:「為何多數人不反抗少數統治者」,放到學校教育會是什麼情境?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鍛鍊思考力的社會學讀本:為什麼努力沒有用?戴上社會學的眼鏡,幫你解決人生的疑難雜症》,時報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岩本茂樹
譯者:簡捷

為什麼分手了卻遲遲走不出戀情陰影?
為什麼畢業了總做考試不及格的夢?
每天都在車站等待心儀對象!我是跟蹤狂嗎?
考試、工作、戀愛,為什麼努力沒有用?
戴上社會學的眼鏡,幫你解決人生的疑難雜症!

日本社會學家岩本茂樹《寫給每個人的社會學讀本》第二彈!

追求喜歡的女生,如果對方沒有明確說「NO」,我可以繼續努力嗎?男子氣概是誰定義的?家庭環境會影響你的說話方式嗎?以為自己可以改變另一半、野獸總有一天會變成王子,卻發現對方和你想的不一樣?為什麼人類需要社交生活?活在社會網絡中,我們和周遭的人建立起關係連結,每天都運用手邊擁有的知識,和眼前的人生問題搏鬥。而社會學正是我們分別從自身和社會制度、結合微觀與宏觀兩種視角,用來解讀人類社會、人與群體的學問與工具。

日本社會學家岩本茂樹以日常生活遭遇的各種狀況,引導讀者一起思索建構世界的規則,跳脫習以為常的生活視野,以宏觀的角度重新看待身旁的人我關係及社會約定俗成的規範。為什麼我們選擇這樣工作、那樣生活?人生裡遇見的挫折,有沒有可能並非我們不夠努力,而是社會體制造成的問題?那些讓我們成為現在自己的人生經歷,背後受到多少社會文化的影響?透過社會學式的思考,才發現原來生活裡的大小事件能有截然不同的詮釋!

鍛鍊思考力的社會學讀本
Photo Credit: 時報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