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是香港人或緬甸人,新加坡政府對涉外的國際政治集會一概「零容忍」

無論是香港人或緬甸人,新加坡政府對涉外的國際政治集會一概「零容忍」
Photo Credit:新加坡紅螞蟻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前一名香港茶餐廳老闆,因在新加坡高調談撐送中,而被新加坡警方逮捕,目前被限制出境當中。有論者認為,新加坡公民的集會自由已受限,官方更不可能讓外國人踩紅線。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李國豪

編按:以下「我國」、「本地」等用語,是指新加坡。
國外政治相關集會一概不OK

在香港反修例風波中持親北京及撐警立場的香港「華記」茶餐廳老闆楊官華,因涉及在新加坡舉行具政治性質的集會,被我國警方調查。

楊官華在反修例風波爆發以來,頻頻在網上發表立場鮮明的言論,以「華記正能量」的名號深受「藍絲」(親建制派香港人)的追捧,反修例示威者則將其戲稱為「華記正能樣」。

他的華記茶餐廳生意遍及香港和其他亞洲城市,包括日本東京和大阪。

《聯合晚報》報導,10月10日楊官華在朋友的安排下到新加坡考察三日。由於居住在本地的網民要求和他見面,楊官華在YouTube和臉書貼文邀請大家在11日晚上9點半到一家名為Kimito的餐廳酒吧相聚。

楊官華本月4日在微博賬號「華記茶餐廳楊官華」貼出的一段視頻中聲稱,自己當晚「出於禮貌出席了一個餐廳聚會」,並「基於禮貌和很多想和他拍照的朋友」拍照。

他聲稱,自己當天有表明自己不想談政治,因此只邀請和他見面的網民談論。

WH
Photo Credit: 《華記正能量Alex Yeung channel》YouTube Channel
華記餐廳老闆楊官華

楊官華控訴,他沒想到這些號稱是他粉絲的網民報警陷害他。

不過根據網絡流傳的視頻顯示,楊官華在該聚會上的確有向在場至少10人發表許多政治意見,包括批評香港民主派人士,以及將港人、港府和北京分別比喻為「兒子」、「父親」和「爺爺」,稱「兒子」想聯同外國人買兇殺害「父親」和「爺爺」。

新加坡警方指人未被扣但被限制出境

新加坡警方7日也發表文告指出,楊官華涉嫌主辦活動,讓出席者針對香港目前的局勢交換意見。

警方表示,活動原本位於濱海舫的Kimito餐廳酒吧舉行,隨後移師到附近的公共區域。

為此,警方已經扣留了楊官華的護照,後者目前正協助調查。警方也強調楊官華並未受到拘捕,在配合調查期間,他仍可以在新加坡自由活動。

警方也在文告中提醒,根據公共秩序法,主辦或參與任何未經警方批准的公共集會都是違法的。警方也強調不會批准任何帶有鼓吹他國或地區政治目的的集會。

大量留言湧入駐港總領事館臉書辱罵新加坡

隨著事件發酵,近日新加坡駐香港總領事館的臉書湧入大量辱罵新加坡、並警告新加坡釋放楊官華的留言。

20191107_comment
Photo Credit:新加坡紅螞蟻

仔細查看就會發現,一些賬號除了頭像以外沒有其他資訊,部份留言網民的頭像則顯示為全黑或放上象徵反修例的黑紫荊浮水印。換句話說,除了假賬號,部份留言者也有可能是反修例示威者反串。

留言中有多少比例是中國網民或親北京人士,值得商榷。

楊官華稱自己不想影響新中關係

楊官華在11月5日發布另一段視頻,宣稱自己不會尋求中國駐新加坡大使館的協助:

「因為我不想中國和新加坡政府因為我而尷尬。」

「懇請大家停止任何想幫我的行動,大家如果想幫助,就請大家低調。大家千萬不要把事情政治化。」

他也表示自己被困在新加坡的這些日子,幾乎天天游泳,並到各大公園散步。

新加坡對任何涉及國外政治議題的集會一概「零容忍」

我國當局對涉及國外政治議題的相關集會活動抱持絕對禁止的立場,

公共秩序法的第7(2)條文明確規定,警察總監有權否決任何非新加坡機構、或非新加坡公民組織或參與的政治相關集會。

所謂的禁止,就是不管反獨裁、反民主,出於好意或惡意的政治相關集會統統不行。

一旦違反公共秩序法,最高刑罰為監禁長達半年或罰款高達一萬新元,或兩者兼施。

同樣和香港有關,今年9月香港反修例示威者曾號召全球各大城市在9月29日當天響應舉辦「全球反極權」集會,新加坡也成為其中一個號召對象。

當時警方強調不會批准在我國舉辦任何宣揚外國政治理念的集會,並表示任何到我國或在我國居住的外國人必須遵守​​我國法律。

警方也指出,即使是芳林公園的演說者角落,也只有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能在沒有准證的情況下參與集會,並且必須遵守相關規定。

最後,在全球多個城市獲得響應的「全球反極權」集會最終沒有在本地發生。

新加坡粉紅點集會 大批民眾參與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新加坡芳林公園為該國少數特定可公開集會的地方。圖為2018年在芳林公園舉行的同志平權粉紅點活動.

另一件宣揚外國政治理念而惹上麻煩的例子是今年4月的緬甸若開軍活動。若開軍的目標為爭取緬甸若開邦民族自決,緬甸政府將其定位為恐怖組織,相當於緬甸叛軍。

當時本地的若開人社群租借了本地某處民眾聯絡所的禮堂,並大剌剌舉辦了若開軍10週年成軍的慶祝儀式。

事發後,內政部宣布已在7月將六名相關人士遣送回緬甸。

從上述例子來看,當局對任何與外國政治理念相關的活動採取零容忍政策,並且不做任何價值判斷,只要涉及外國政治議題就沒得商量。

畢竟,新加坡人自己想要組織或參與政治相關集會都有難度了,外國人又怎麼能喧賓奪主,比我們享有更多權利呢?

本文獲新加坡紅螞蟻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