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凌告解室徵稿】「沉默即是幫兇」,我終於明白這個道理

【霸凌告解室徵稿】「沉默即是幫兇」,我終於明白這個道理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沉默,即是幫兇。你的一句話、一個動作,說不定是對方這一輩子需要治療的傷痕。

文:田昀心

這不會是多好的經歷。

從我進入求學階段起,「霸凌」這個詞就跟糖果的外衣一樣,包覆著我的童年,我深刻體會其中的滋味。

小孩子看似單純,卻常常在你無法設想的地方給予直接一擊,讓人留下懊悔,而我就曾被擊潰過。

在我小學三年級,我因為體型肥胖、害羞內向而被一些女同學視為眼中釘,她們只要看到我就會渾身不自在,甚至還會在我的背後說許多難聽的話;只要一到分組時間,我都是沒有同伴的那個可憐蟲,是僅能傻站在原地等候老師安排的團體中的冒牌者。這讓我沮喪萬分,可我也隱約拼湊出一套人際的相處守則,學習規則的同時我也希望千萬不要再這樣了,不能再被人排擠了。

可我沒想到,當我足以面對一切時,霸凌的對象早已轉移到下一位可欺負的人身上──我的腦海突地浮現我青梅竹馬的笑容。

我的青梅竹馬,是頑皮的小孩,雖然因為過動症的關係比較難控制自己的行為,但他天真爛漫,對小動物充滿好奇跟愛心,喜歡他的人自然是有,只是不算多。

他是單親家庭出身的孩子,媽媽是大陸配偶,爸爸則出車禍,很早就去天堂了。以前我常納悶,為何我讀哪所幼稚園、小學、安親班,我的這個青梅竹馬就會跟進,難道是跟屁蟲嗎?

後來才知道,他媽媽年紀算輕,從杭州來到人生地不熟的台灣,實在沒什麼朋友可以幫忙她,我媽媽又挺熱心,兩人便一拍即合,甚至還要我們好好相處、互相照顧對方。

結果⋯⋯連他也避免不了被惡言相向的處境。

我的同學們經常對他言語譏諷,說他煩人、嘲笑笑他的任何行為,我那時太小,不敢出面幫他說話,怕自己也被霸凌,只願旁觀,卻讓他孤立無援。

他好面子,大家激他要買餅乾請客,明明是個不合理的要求,自尊心極度強的他卻生氣得一口答應,導致每天這些同學都有理由去刁難他、欺壓他。

久而久之,這居然變成一個常態,連老師都不一定注意得到的常態。

但在某天,班上有人站起來手指著他、大聲問他:「你的爸爸是不是不在了。」

我到如今都還印象深刻,全班知情此事的也只有我,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可是卻被這些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人發現了。

或許是不喜歡針鋒相對的氣氛,也可能是無法接受這麼咄咄逼人的問話,我居然鼓起勇氣,跟那個「小領袖」吵了起來,小孩之間的罵戰是無趣的,兩人爭得臉紅脖子粗,唯一滿足的只有看倌。我想為他討公道,對方不讓,而後我還離開座位,為顯得自己有氣勢。

怎料,他把我拉住,然後向所有人大方承認:他沒有爸爸,可他還有媽媽,這場如鬧劇般的霸凌才告一段落。

幾天後,他媽媽來了,他牽著他的媽媽,給全班一人一包餅乾,小領袖低頭說了聲:「謝謝。」而我五味雜陳。

五、六年過去,我倆好巧不巧又考上同個高中,在走廊碰到面閒聊時便談到這事,我向他道歉,告訴他我該早點制止他們的,而不是怕同儕壓力所以沉默以對,他聽了直笑,說他早就不在意,那時大家都還太小,哪懂是非對錯呢?

我眉頭深鎖,嘗試讀懂他的表情。起初,他的眼睛堅定地看著我,最終依舊敗下陣來。

「好啦,我確實有對妳生氣過,想說妳幹嘛不幫我,我們不是朋友嗎?」他無辜地說道。我的微笑漸漸消失,愧疚感襲來。再次,誠懇地,跟他說對不起。

像又回到小時候的淘氣小鬼,他望向我,問我以後要讀什麼大學,他可以考慮一下。

回憶結束。

我的思緒拉回眼前,幾名男生圍著那戴口罩的男孩子,一邊質問他是不是偷班上的錢、一邊靠他越來越近,男孩沒有說話,眼神卻有凶光,其他同學站得遠遠的、竊竊私語。

剛好我站在教室一角,趁大夥一移開目光,趕緊偷偷跑去陽台外打電話給班導,沒一下的功夫就見班導和教官快跑而來。

那幾個男生都被要求寫悔過書了,而戴口罩的男孩誠實以告,他根本不會去偷錢,原本班上不願出聲的幾名女同學也出來作證,還說指控全部都無憑無據,這男孩在我們班常被那群男生欺壓,每件行為全是幼稚的遷怒,急需改正。

我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複雜的情緒讓我的心跳加速,我似是為過去的冷眼旁觀贖罪,也是捍衛這遲來的正義。

沉默,即是幫兇。

你的一句話、一個動作,說不定是對方這一輩子需要治療的傷痕。

我已明白這個道理。不會再視若無睹了。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百年汽車製造商憑什麼談環境永續?奧迪環境基金會與學生團隊跨界對談,共同為環境努力

百年汽車製造商憑什麼談環境永續?奧迪環境基金會與學生團隊跨界對談,共同為環境努力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為百年汽車製造商,尤其是像奧迪這樣的大型領導企業,對環境的影響想必是不可忽視。既然如此,奧迪能怎麼做?又能以什麼樣的方式來達成永續?

奧迪創新獎Audi Innovation Award (AIA)是奧迪自2018年起,為了尋找具有創意且能夠改善人們生活方式的新創團隊所舉辦。本屆奧迪創新獎更首度邀請學生團隊加入競賽,獲選的提案將能獲得獎學金。台灣福斯集團暨台灣奧迪總裁安薩瑞(Rahil Ansari)表示,今年奧迪以永續城市為主題,邀請了來自台灣頂尖大學的學生團隊,各自提出他們對城市永續的創意想法,藉由與學生交流,更能為奧迪帶來新鮮氣息,以及充滿活力的新創氛圍。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10_51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台灣福斯集團暨台灣奧迪總裁安薩瑞 Rahil Ansari。

台灣學生挑戰國際競賽,實踐想法超興奮

本屆的評審委員,也是奧迪環境基金會的資深顧問Matthias Rossmann博士指出,這個深具啟發性的獎項,不僅將德國、台灣的企業與人才匯聚在一起,為了追求一個有意義的共同目標,彼此分享、激盪,是一件相當令人感到興奮的事情;更希望透過學生們新穎的眼光,來點亮這個世界的多種可能。

在台灣的四個團隊中,包括了代表清華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學系的蘇姮侒、清華大學工業工程與工程管理學系的林芮伃、臺灣科技大學應用科技研究所的張培旺,以及清華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學系的林曜宇。張培旺靦腆地表示,在參加之前,其實並不知道AIA是一個什麼樣的競賽,所以做了很多事前的準備;在實際參加後,更是認同AIA的理念,很高興有機會可以把自己腦中的想法,化為現實可行的作法。而來自清大的蘇姮侒也有同樣的感受,能夠把所學變成所用,甚至更進一步的推展擴大,是這次參加活動最大的收穫。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10_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來自臺灣的四個學生團隊,很高興有機會可以把自己腦中的想法,化為現實可行的作法;甚至更進一步的推展擴大,是這次參加活動最大的收穫。

刻寫在DNA中的新創力,轉化成永續科技的動能

針對本次競賽的主題「永續城市」,學生們最初的確感到有些困惑。作為百年汽車製造商,尤其是像奧迪這樣的大型領導企業,對環境的影響想必是不可忽視。既然如此,奧迪能怎麼做?又要用什麼樣的角度來談永續?Matthias Rossmann博士認為,事實上,這正是全球的汽車製造商所面臨的挑戰,而奧迪願意正面接受這樣的考驗,並且做出承諾。因此在2009年成立了奧迪環境基金會,就是希望借力使力,將與環境相關的問題,透過科技、技術的力量來解決。藉由解決這些全球性問題的過程中,奧迪環境基金會更期待引發每一位奧迪人對環境的熱情與認識。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28_20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奧迪環境基金會資深顧問Matthias Rossmann博士。

Matthias Rossmann博士同時也分享了奧迪環境基金會所進行研發的兩個項目。首先是與德國柏林大學合作,用於對付目前無所不在的塑膠微粒的智慧過濾器。這個過濾器被設計成適合安置在城市的下水道系統中,除了直接過濾掉有害的塑膠微粒之外,更重要的是收集這些東西的來源、型式,並且數據化,就能建立城市中的塑膠微粒熱區,以便針對這些地方進行防治、宣導及改善的工作。另一個非常有趣的項目則是與海德堡大學合作,開發配備了先進傳感器技術的無人機,用來監測樹林中的狀態,對於有志於保護植物生態系統的人來說,這無異為最有力的幫手。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10_18
Photo Credit:Audi Environmental foundation

從移動到居住,為下一個世代而生的解決方案

永續、環保的實踐,不再只是自備環保餐具和環保袋而已,奧迪環境基金會把這個影響巨大、需要全球一起努力的環境議題,視為一個創造的契機,一個能夠透過創新思維、前端科技,打造出更適合人們生活的環境的機會,也是幫助我們的地球資源能夠永續循環的機會。

在精彩刺激的競賽之後,2021年的奧迪創新獎AIA圓滿落幕,所有參加的團隊不只具備很強的新創能量,也提出了非常有趣、複雜的設計。而學生團隊的優秀表現,更是令評審耳目一新且印象深刻。Matthias Rossmann博士表示非常期待將來能有機會,與這些學生們一起工作,嘗試更多的可能性。安薩瑞總裁(Rahil Ansari)也提出了願景,希望透過這樣的共識以及共同努力,可以加速打造一個永續的、宜居的、對所有人都更好的,專屬於下一個世代的居住環境。

閱讀更多:實踐ESG不能單打獨鬥!解密「夥伴成功學」新世代營運典範心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