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黨潮一波又一波,時代力量自己也陷入台灣社會追求「單一對錯」的窠臼

退黨潮一波又一波,時代力量自己也陷入台灣社會追求「單一對錯」的窠臼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邪惡與否的批判,不會讓人民帶來希望,而是帶來更多的無力與憤恨。只要是人都會有犯錯的時候,又何況是由一群人聚集起來的政黨。

文:陳劭旻(諮商心理師)

從吳崢與林亮君退黨後,時代力量泡沫化的聲音不絕於耳,畢竟在他們之前幾位重要的黨內人物蕭新晟、林昶佐與洪慈庸都相繼退黨,原本一個備受期待的新興政黨就這樣不斷在內憂外患下陷入混亂中,前途未明。

回顧時代力量從創黨以來,就不斷陷入兩邊不是人的窘境。當立場與民進黨相同時,就被叫「小綠」「只會靠民進黨」,但是立場與民進黨相左時,就被叫「背刺」「忘恩負義」,不管怎麼做都會有人批評。

而且隨著選舉接近,這樣的聲音更是劇烈,時代力量自己與民進黨的關係也不斷惡化,明明應該都是為了台灣主權奮鬥的兩個政黨,卻是不斷拉扯內鬥,爭取正確與否的位置。

不成熟的民主社會,只容的下一種聲音

如果我們是在一個更加成熟的民主社會,其實大可在支持與反對的兩個極端間有很多不同的選擇。就像是對於勞工政策,如果站在資方的立場根本不贊成增加勞工的權益,但如果是站在勞方的立場呢?你可能落實周休二日,可能限制加班時數,也可能贊成增加基本工資。

每一種政策之間可能有不同的考量,也可能重視不同的價值,但是這些政策彼此都是「不同選擇的結果」,而不是誰對與錯。這正是台灣的社會還需要前進的地方,也是時代力量真正的困境。

台灣的人民思考政黨並不是依據不同的信念,而是以單一的標準思考「誰對誰錯」,而且簡單的將信念的不同歸因於政治鬥爭,而完全無法務實的考量選擇的影響。

這就像是討論旅行去哪,可能因為不同花費、時間而有不同安排,卻有ㄧ個人跳出來說「你們為什麼不支持我的提案?你們有把我當朋友嗎?」於是討論的焦點就從怎樣的安排才適當,一下子變成誰跟誰才是朋友,這不就是民進黨跟時代力量的翻版嗎?

一樣是個快樂的旅行,可以走高檔跟低檔,也可以去不同國家,不是只有一種方法才叫做「正確」,偏偏台灣的現狀就是只容許一種標準答案,一種對了另一種就錯,一種錯了另一種就對。

在那之中容不下任何討論的空間,如果時代力量支持台灣主權就應該支持民進黨,反過來不支持民進黨就是背刺,人民思考的跟小學生一樣「我跟你當朋友」、不跟你當朋友了」,而不是他們的差異從何而來,也難怪每次一不同調就得鬧的風風雨雨。

絕對的邪惡和正義,帶來更大的困境

問題是,不只是台灣民眾如此,就連時代力量自己也落入了這樣的窠臼,甚至論述已經從「正確與否」升級成「邪惡與否」,從居住正義到中共代理人法,均能看到這樣的演變,時代力量不斷在強調民進黨「打假球」,他們多邪惡與多可惡,只有自己在為民眾努力。

但是也是越往這個方向走,時代力量的困境就越嚴重,因為邪惡與否比起正確更加強烈,帶有更高的價值判斷,因此當把自己完全安置在正義的一方,時代力量只能用更大的力氣去證明「其他人都錯」,才能保護住自己絕對正確的立場,但是偏偏兩黨在大方向上又是相同的,因此這樣的用力幾乎不會有任何效果。

實際上,時代力量已經因為這樣的論述在一些地方嚐到苦果。

例如時代力量主張把《公投法》中的「公投審議委員會」廢除,就有人批判就是時代力量當初帶風向,讓政府失去篩選公投議題的權力,才會導致影響婦女自主權的8週墮胎法案可以通過第一階段連署。

問題是,這也就是考量的不同而已:放寬更多直接民主,人民自由更多了,卻也受到更多人民素質的考驗;保留審議委員會可以讓有問題的公投無法通過,是否可能也用來限制其他重要的提案通過?

於是你可以看到,當時代力量把別人不斷置於「邪惡」的位置上,他反而讓自己陷入了一個更大的困境,變成了一個不能有任何錯誤的政黨。

因為聖人是不會犯錯的,時代力量只能永世的證明自己永遠是對的,否則他捍衛起來的立足之地就會在別人做對了任何一件事情後消失,變成自己才是打假球的存在。否則民進黨如果不打假球了,時代力量又會是什麼?

邪惡與否的批判,不會讓人民帶來希望,而是帶來更多的無力與憤恨。只要是人都會有犯錯的時候,又何況是由一群人聚集起來的政黨?終究時代力量無法背負永遠正確的光環,聖人沾上汙點之後也墮落變的邪惡,於是舉目望向世界的就只會是無止盡的汙濁與絕望。

因此不用多,一個高潞・以用就可以讓時代力量降為跟藍綠一個等級,因為「你們都一樣爛嘛!」而也越是這樣,時代力量就越與民眾黨相重疊而無法畫分,因為投給時代力量的人,只是需要一個賭爛厭世的第三選擇,而不是「因為你是時代力量所以我投給你」。

時代力量自己的價值在哪裡?自己的立場是什麼?當這些都消失不見時,他其實也就與缺乏核心價值的民眾黨差不多了。

用自己的信念,走自己的路時代力量想要取回自己的位置,要的不是絕對正確的聖人光環,而是穩紮穩打的建立屬於自己信念的支持者。

信念才是政黨之本

在時代力量以外,台灣根本不缺第三個政黨:基進黨、綠黨、社民黨,哪怕是親中的新黨、統促黨也都有自己的信念,不管你是否認可他們的想法,擁有自己的信念都能讓他們擁有自己的支持者,而只要行動符合信念,也不會整天被質疑打假球。

就像是叛逆期的孩子說著討厭父母而故意考爛,孩子不是為了自己好,他的行為不屬於自己,行為終究只是被別人而定義。時代力量應該重新找回自己的信念,不是誰對誰錯,而是告訴大眾到底作為一個政黨你相信的是什麼。

這個地區要提名候選人嗎?這個法案要支持嗎?是否支持民進黨的候選人?如果時代力量能夠做出屬於自己信念的決定,其實答案是否與民進黨相同也不重要了,因為他就是他自己。

哪怕泡沫化也好,多少政黨不也是在資源不足的狀況下兢兢業業,為了自己的信念而持續努力,他們都是靠著自己的信念,找到屬於自己的立足之地。

也許時代力量在一個太得天獨厚的時間出現,讓他不用努力去證明擁有的信念,就可以獲得政壇上的一席之地,但也是在這一席之地開始動搖崩塌,才開始回歸到最原始的問題「我們是誰」「我們要去哪裡」,這才是ㄧ個政黨之本。

探索自己總是困難的,更何況是在一個如此動盪的時代,但作為一個台灣的公民,仍然期待時代力量可以繼續站在維護台灣主權的位置上,找到大方向中屬於自己的定位,不再是「我們不是誰誰誰」,而是「我們是時代力量」,讓人民是因為你的獨特與唯一而投給你,無論未來或大或小,繼續一起為台灣努力。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李秉芳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