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技大大可為》:「重產業輕公衛」讓中國醫藥產業崛起,也促成許多醫療黑幕

《生技大大可為》:「重產業輕公衛」讓中國醫藥產業崛起,也促成許多醫療黑幕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開始的策略和我國類似,就是新興國家常用的「進口替代」,以節省外匯;只不過台灣市場小,同樣的策略,在台灣形成了幾百家中小型藥廠,在中國卻可以造就數百家「怪獸」。

文:張鴻仁

我不是藥神

《我不是藥神》是2018年中國的一部現實主義電影,改編自2015年發生的「陸勇案」,敘述一名印度神油店的老闆,從印度走私代購「基利克」(Gleevec),一種用於治療白血病的抗癌藥在中國販賣的故事。這部小本拍攝的影片一上映就席捲全中國票房,總共賣了超過30億人民幣,列為中國電影影史第五大賣座電影。

這部電影後來在台灣的金馬獎得到最佳男主角、最佳新導演及最佳原著劇本,次年在香港電影金像獎獲最佳兩岸華語片。

這個故事點出藥業的3個有趣的現實:

  1. 為什麼原廠藥這麼貴?
  2. 為什麼印度有便宜的仿製藥而中國沒有?
  3. 進口便宜的藥來救人居然犯法,這是什麼世界?

不過,有了全民健保之後的台灣人,不論藥價多貴,只要健保有給付,就不必自己買單,所以看了電影起不了共鳴,香港也一樣。

我們剛剛已經詳細分析新藥為何如此貴,接下來我們分析《我不是藥神》這部電影的背後成因。

WTO的化外地

1995年,世界貿易組織(WTO)正式成立,台灣經過了12年的努力,於2002年以台澎金馬關稅領域正式成為會員。WTO 是為了促進國際貿易而成立,原則上,禁止非關稅技術障礙(TBT,Technical Barriers to Trade),但有3個重要領域例外──涉及國家安全、公共衛生與環境保護者。這個例外條款常被一些國家用來保護國內產業的合法藉口,前述日本的血友愛滋事件是一個警惕,但後來加入的中國(2001年)在發展醫藥產業上,也使用這個策略,讓中國在短短的幾年內,利用龐大的內需市場,建立了強大的產業鏈。

中國醫藥產業的崛起

中國開始的策略和我國類似,就是新興國家常用的「進口替代」,以節省外匯;只不過台灣市場小,同樣的策略,在台灣形成了幾百家中小型藥廠,在中國卻可以造就數百家「怪獸」。

中國藥業的前三大,中國醫藥集團、上海醫藥集團及廣州醫藥集團,年營業額分別為4000億、1700億及1000億人民幣(2018年),大約是台灣最大的藥品公司,像中國化學、永信、生達、東洋等,營收都是幾十億台幣的百倍,真是小巫見大巫。

除了進口替代,中國還實施強制落地,就是要求在國內設廠,這個做法我國在70年代也採用過,當時全球各大藥廠,輝瑞、GSK、百靈佳、惠氏以及日本大藥廠衛采、塩野義、藤澤⋯⋯等均在台灣設過廠。以中國市場的吸引力,當然國際大藥廠紛紛投入設廠,並設立研發中心。

除此之外,最近中美貿易大戰的主題「強制授權」以及「智財權」的保護,也是中國重要的策略。由於中國積極發展藥企,主要通路(經銷商)均掌握在陸企(國企)手中,所以國際藥廠要進中國市場,常須和中國的藥企結盟,或是產品強制授權。至於智財權,那就更複雜了。早期藥界盛傳進口藥品的申請,一送進中國藥監局,資料先送國內藥企開始仿製,所以中國藥廠最多的時候超過1萬家,可說百花齊放。由於缺乏智財權的保護,許多在國外尚在專利期的產品,在中國均可合法仿製,甚至,原廠藥還進不去之前仿製藥就大賣。

除了這些策略之外,中國在毛澤東時期,就推行「民族工業」,其中最成功的就是中藥,到了21世紀,除了傳統的知名中藥品牌,像雲南白藥、同仁堂等大家熟知的之外,許多藥企開始研發新產品,其中最奇特的產品之一,即是中藥注射劑的市場,高達千億人民幣的規模。其品項是「五花八門」,例如魚腥草注射液,複方蒲公英注射劑、紅花注射液、穿心蓮製成的「喜炎平」注射液等,其安全性及有效性都有疑慮,近年來副作用事件頻傳,但是中國當局似乎「重產業輕公衛」,這點與台灣藥物食品管理署的傳統立場剛好相反。

2019年5月8日,前中國中央新聞記者王志安火轟中藥注射劑說:「中藥注射劑是中國醫療黑幕中最黑暗的部分,它用金錢開道,用回扣營銷,實際上沒有任何療效⋯⋯」引起這個爭議的「步長藥業」市值一天縮水了28億人民幣,有趣的是,這家公司被踢爆,是因為董事長趙濤花了650萬美元行賄,讓他的女兒上美國史丹佛大學。

除了中藥注射劑之外,中國的疫苗也是醜聞不斷,最近一次是2018年的「長生假疫苗」事件,這個設立在吉林省長春市的疫苗公司,以不具效用的「白喉百日咳破傷風」三合一疫苗及A 肝疫苗共銷售了65萬劑,價值18.9億人民幣,結果被中國藥監局處以人民幣11億的罰款,並撤銷生產許可證。

以上講述這些故事,是在說明發展醫藥產業與保障人民健康的衝突與兩難。所以全世界的標竿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美國FDA)的使命是「確保民眾用藥的品質、療效與安全,同時希望加速創新,使新藥更好、更安全」。從摘述中可了解,發展產業並非美國FDA 的任務;但以美國市場之大,法規確立後,產業自然大爆發。

這種以法規及市場來讓產業自然壯大的做法,當然是上策。以這個標準而言,中日兩國相對太偏向「產業」,而有時為了產業發展犧牲民眾的健康,如此的模式自然不可取。

過去我國衛生主管機關通常「重保護民眾健康而輕產業」,雖說也常被批評,但至少民眾的權益獲得保障。近年來政府政策開始向發展產業傾斜,但仍要小心翼翼,因為一個國家法規體系的名譽建立起來不易,但單一一個事件就可以打趴。台灣過去幾十年沒有發生過重大藥害事件,是公共衛生行政體系與藥物監管體系有效運作的結果,我們要好好珍惜。

相關書摘 ►《生技大大可為》:面對單顆破萬的新藥,開發中國家也有自己的秘密武器

書籍介紹

《生技大大可為:一位健保醫藥專家的生技創投驚異奇航》,天下雜誌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張鴻仁

由於作者是陽明大學醫學系畢業,到哈佛衛生行政碩士,回國後在衛生署、衛福部、健保局等單位服務長達十六年,二○○五年投入生技創投產業。歷經金融海嘯及生技創投的多頭,作者累積了十分完整的衛生行政、醫藥及生技創投經驗,整理出他的八項生技創投心得。其特殊性對有志從事生技產業或醫藥產業的人有很大的參考價值。

八大重點如下:

  1. 了解現代醫藥管理體系及價值鏈
  2. 創業成功之路
  3. 帶您走過台灣最成功的生技創投的軌跡
  4. 國家機器的管制下,個人生存之道(網路購藥與恩慈療法)
  5. 台灣最成功的新藥研發與創新醫材公司
  6. 美國如何引領全世界新藥研發?
  7. 追隨者的錯誤與教訓
  8. 台灣生技醫藥產業的未來

作者在書中所說的:「之所以如此勇敢地把一點微薄的經驗寫出來,是因為我相信,不會再有人把一個基金放手交給新手操作;記載這段我走過的路,是希望從零開始的經驗,對有興趣了解生技醫藥產業的讀者來說,其特殊性(uniqueness)有一定的參考價值。」真的是誠摯分享。

getImage
Photo Credit:天下雜誌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