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合隼雄《神話與日本人的心》:「中空結構論」是理解日本文化本質的關鍵

河合隼雄《神話與日本人的心》:「中空結構論」是理解日本文化本質的關鍵
Photo Credit: 歌川国貞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河合隼雄把三元論中的第三項要素,視為「無」。第三要素存在於相互對立的二元背後包容著這兩者。第三要素不參與現象世界,但是透過這樣的存在方式,第三項要素連接了對立的兩者,成為化解衝突的緩衝劑。

文:中澤新一(人類學家)

解說「日本神話中三元論的思想」

二次大戰時,河合隼雄還是個中學生。老師強迫他們接受日本神話,使他產生了強烈的反感。當時學校教導的日本神話裡,眾神的世界充滿了父權式的威權主義;教育只強制學生接受,完全不希望他們理解。再加上神話敘事的特徵原本就是非理性的,少年時期的河合會抗拒並排斥這樣的日本神話,也是理所當然。

不過,後來河合隼雄留學瑞士的榮格心理學研究所,接觸到榮格派研究者們對世界各地神話的研究,很驚訝地發現了未受到意識形態扭曲的日本神話真面目。尤其他發現日本神話世界中的主神「天照大神」一方面會全副武裝地進行戰鬥,同時卻也會溫柔地栽種植物、紡紗縫衣。男性與女性的兩種不同面向,共存於這位女神的內在。於是河合明白,日本神話講的並不是男性的支配,而是男女之間取得平衡的重要性。

日本神話中天照大神的形象,讓河合聯想到希臘神話的女神「雅典娜」,人類多采多姿的神話世界瞬間浮現他面前。他感覺到日本神話在其野性的風格中充滿了豐富的思想,比起世界各地任何其他地區的神話毫不遜色。於是河合隼雄向榮格研究所提出以天照大神為主題的論文,並且獲得極高的評價。對於過去那個厭惡神話的少年來說,這是意想不到的轉變。從此神話的研究便成為河合隼雄學問的中心主題之一。

近代僵化的意識形態,總是利用政治神話來鞏固自己的權威。但在未開化社會與古代社會中真正被傳述的神話,卻呈現出了完全相反的特性。真正的神話並不認為世界是由單一價値觀形成的;在多數的價値觀與意義在對立與鬥爭的同時,也費盡力氣地要保持均衡,這才是神話想要呈現的世界的真相。不管是哪一篇神話,都有許多型態相似、但內容不同的「版本(version)」,不會只有單一的、絕對的說法。當河合隼雄認識到這才是「活生生的神話」真正的樣貌,他覺得自己大開眼界大開眼界,同時他也在《古事記》與《日本書紀》中所收錄的日本神話裡,發現許多這種自然神話的特徵。

事實上在日本神話裡,父性原理與母性原理的關係並不是彼此對立的。不僅如此,各位神明在每一次的事件中都會改變自己的立場,有時候遵循父性原理行動,有時候則偏向母性原理,以兩種原理彼此交錯的方式來保持整體的均衡。關於這一點,河合這樣說:

日本神話並不以某種單一的原理來統整所有故事,也不試圖統合彼此相對立的不同原理;而是在對立發生之前,混合、連結異種的存在,希望能保持微妙的平衡。在日本神話中,最重要的是「和諧感」這一點。(本書第四章結尾)

河合隼雄之所以這樣說,並不是基於他個人以和諧為重的世界觀;事實上這是大多數新石器時代神話共通的特徵。現實世界充滿了難以和解的矛盾──神話很清楚這一點,並且以之為前提。

特別是「生」與「死」矛盾之大,是不可能和解的。而神話讓故事的主人翁在保持生者資格的狀況下,到「死」的領域旅行後再回到這個世界;試圖經由這樣的安排,讓兩個領域之間產生溝通,以均衡取代對立。透過思考的力量,讓現實世界中無法解決的矛盾,得以「在對立發生之前,保持微妙的平衡」。在各種勢力之間創造出均衡,使感覺與思考取得和諧的狀態。美洲原住民的神話,亞洲與大洋洲的神話,全都具備這樣的特徵。

大多數這種新石器時代神話的特徵,都完整地被保留在日本神話之中。這個事實讓河合隼雄深受感動。《古事記》自不待言,甚至在相傳至藤原不比等(編按:日本飛鳥時代與奈良時代初期的公卿,生於齊明天皇五年(西元659年,被認為是日本貴族藤原氏的始祖),卒於養老九年(西元720年)為了其政治意圖所編纂的《日本書紀》中,都保留了這種神話的和諧感。即使在律令體制已經確立的奈良時代,對於這從繩文彌生時代所流傳下來的新石器時代神話,政治家們還是不敢輕忽怠慢。

這件事代表了什麼意義呢?我認為在日本人的內心深處,一直保留了新石器時代神話的思維,直到現在依然如此。那是一種平衡感,促使日本人追求和諧、避免對立,而不得不去靈活思考。因此,當心理治療師在治療面對人格危機的患者時,不應該試圖「以某種單一的原理來統合一切」,或是「統合彼此對立的不同原理」。我們不能聽任各種矛盾發展,直到成為原理上的對立,而是必須在發生之前就防範對立的發生,我們應該運用神話的智慧,使相互矛盾的各種力量取得均衡與和諧。也就是說,心理治療師必須以新石器時代神話創作者的方式,面對「日本人的心」。因此,神話可以說是──特別對日本人而言──心理學上的基本原則。

「二元論」(dualism)適切地表現出原理的對立。藉由這種思考方式,我們可以定義出種種具有二元性的要素,比方「光明」與「黑暗」,「善」與「惡」,「男」與「女」,再讓它們彼此對立相剋。而為了形成「統一」或「統合」,對立的兩種要素必須彼此抗衡;抗衡的結果將為個人人格或為社會共同體帶來秩序與安定。

但是,對於重視和諧與平衡的思維來說,二元論所帶來的是破壞。新石器時代的神話思想家們很清楚這一點;因此他們不採取二元論,而是採取「三元論」(triad)來建構他們的世界。他們用第三要素的存在聯結起對立的兩種要素,形成微妙的均衡;目的是創造和諧,而不是統一。事實上新石器時代的社會結構、空間構成與宗教體系,幾乎都來自三元論的思考。

河合隼雄「發現」日本神話的構成其實也是如此,這可以說是他藉由本書所提出的最大的貢獻。他並不是因為研讀了杜美季勒(Georges Dumézil,法國神話學者)之流外國神話學者的研究成果,而啟發了他這種想法。那是他以心理治療師的身分,接觸大量日本人的心靈並深入其內在想法,以這些經驗為基礎一再重讀《古事記》與《日本書紀》之後,而親身獲得的體認。

不論《古事記》或《日本書紀》,三元論一開始就出現在日本神話當中。在創造宇宙的時候,出現了「天之御中主神」、「高御產巢日神」、「神產巢日神」三位神。他們被稱為「獨身神」,只留下了「三元組」結構這個抽象原理,就從現象世界消失了。

接下來具有重大意義的神明是「天照大神」、「月讀命」、「須佐之男」這三位。祂們是「伊邪那岐」從冥界回來後,用水清洗身上的汙穢時,在「清淨」與「汙穢」混合中所誕生的神明,是掌管現象世界的「三貴子」。其中不知道為什麼只有「月讀命」從一開始就銷聲匿跡,「天照大神」與「須佐之男」這對姐弟則領導了世界的發展,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

609px-Kuniteru_Gozu_dragon
Photo Credit: Kuniteru I public domain
須佐之男(素戔嗚尊)

其他還有許多神明以不同型態的三元論組合登場。象徵大和王權的「聖物」(regalia)由三件寶物組成;關於神功皇后的半神話、半歷史的故事,也清楚地是以三元論的形式所組成。日本神話與環太平洋圈大多數地區的文化一樣,都是透過三元論的思考方式,來認識世界。

還有一件重要的事,那就是大多數日本神話「三元組」中的第三位神明,與其他兩者比起來,存在感就像空氣一樣稀薄。檯面上的兩位神明經常在彼此「對抗」,有時鬥爭、有時和解,在故事中非常活躍。然而這第三位神明的存在,卻刻意避開積極的參與,彷彿努力讓自己不採取任何有意義的行動一般。由活躍的兩位神明與另一位不活躍的神明所構成的三元組結構,究竟代表了什麼意義呢?

李維史陀等神話學者認為,這個不活潑的第三者是調停另外二元對立的「仲裁者」(mediator)。舉例來說,當A國與B國處於對立狀態時,往來兩國經商的商人,就可以扮演仲裁者的角色,居中調停兩國的對立情況。為了不讓雙方之間的對立發展成毀滅性的戰爭,商人可以居中在兩國交界處建立「市場」;或者扮演媒人為兩國間牽線搭橋促成重要的聯姻。這種時候,仲裁者必須同時具備對立雙方的性質。因此,神話中經常把扮演「仲裁者」的第三位神明描寫為「trickster」。在這種情況下,第三位神明不但不會「不活潑」,而會被描寫為精力過人的角色。

河合隼雄把三元論中的第三項要素,視為「無」。第三要素存在於相互對立的二元背後包容著這兩者,沒有可見的形體。第三要素不參與現象世界,但是透過這樣的存在方式,第三項要素連接了彼此對立的兩者,成為化解衝突的緩衝劑;因此它看起來就像位居整體的中心。但是這位居中心的存在,既不參與也不媒合現象世界;本身並不具有任何意義,但也不賦予其他要素意義。換句話說,位居中心的是空虛的「無」。

河合隼雄獨特的「中空結構論」,就從這裡誕生。這樣的結構成為我們理解日本人心靈與日本文化本質的「關鍵」,從日語的表達方式到天皇象徵性的存在,日本文化與生活的所有面向、所有細節,我們都可以看到這種中空結構的存在,它建構出了「日本」這一整個結構體。歷史上最早把這樣的結構表現為一種思想的,就是被記載於《古事記》與《日本書紀》當中的日本神話。而被呈現在日本神話中的這種結構,如今我們仍可以在現代日本人的心中發現。

在這層意義之下,我們可以說,日本文化保存了新石器時代所創造的神話思維,並以這樣的思維作為形成自我人格的重要結構原理。於是在日本文化中,並存著最先進的科學技術與新石器時代的神話思想。河合隼雄在講述神話的同時,始終持續思考這樣不可思議的現象。

相關書摘 ▶河合隼雄《神話與日本人的心》:猶太基督教文化與日本神話的「原罪」與「原悲」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神話與日本人的心》,心靈工坊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河合隼雄
譯者:林暉鈞

河合隼雄晚年集大成之作──深入理解日本文化的關鍵!

神話是人們追溯根源的依據。無論後世編纂,抑或世代傳誦,大多能成為人們理解天地萬物起始的連結。日本神話也是如此,從最初的三神祇各司其職,到後代伊邪那岐、伊邪那美兄妹諸神之間的糾葛,河合隼雄認為,這些故事都是探索日本文化的途徑。

延續早年名著《日本人的傳說與心靈》所探討的生死觀、自然觀、善與惡等概念,本書旁徵博引歐美亞非等地的世界神話,不但拓展了其論述的視野,也讓讀者發現日本神話的獨特性,及其對應的日本深層文化與心理狀態。

在河合的構築下,我們清晰看見日本神話與宙斯為大的希臘神話,以及與信奉唯一神上帝的猶太基督教之差異。從河合抽絲剝繭的分析中,我們得以窺知日本人在世界文明中的獨特心理,並進一步走入全書的核心:中空結構論──此即理解日本人心理、解決其現代社會問題之鑰。

getImage
Photo Credit: 心靈工坊出版社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