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納家庭照護者參與培力,打造社區共生互助照護的生活圈

廣納家庭照護者參與培力,打造社區共生互助照護的生活圈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宅醫療的服務對象除主責照護患者的專業人員外,還要能同時協助高齡家庭照護者本身各種就醫不便的問題,讓高齡家庭照護者也能得到共照的資源,確保其身心健康與行動安全,照護更為人性化,在宅醫療才能真正雙贏。

文:劉懿德(嘉義基督教醫院助理研究員、台灣在宅醫療學會副秘書長)

這幾年「在宅醫療」逐漸成為台灣家庭照護者的照護選項之一,無論是政策端或是執行端,實際面對的問題與政策制度的調整都還是現在進行式。當然,新政策剛上路必然要與執行的軌道相磨合,才能臻至於完善,所以政策的試辦與修正是國家政策執行過程的必要之舉,無可厚非。

政策問題的反饋機制常常缺乏執行者與使用者的意見,特別是後者,資源使用者的反饋機制理應是最重要的,它提供政策上更為精確的參考資訊,避免容易導致情勢誤判,或者資源錯置,甚至配套制度不多詳盡的狀況。然而,很可能實務的執行者就是問題本身,醫療人員在體制內未能廣泛建立實質的合作關係與連攜系統,因此,在專科分殊化與資訊不共享的情況下,醫院仍不難看到家庭照護者帶著患者逛醫院的現象。

面對未來高齡長照問題的普遍化,這現象若仍無透過在宅醫療與高齡整合二方面來思考解決之道的話,就根本不可能停止醫療資源重複耗費,健保黑洞的積弊更找不到一個好塞子來防止各種醫療浪費,或許更為困難的,是塞子固然有了,但它不是各財團所樂見其用的,畢竟減緩了他們從健保獲得更多財源的速度。

以現行的給付制度來說,在宅醫療當然不是最有效率的賺錢工具,因此,在醫療院所的空間內不容易看到關於在宅醫療與高齡整合的相關資訊,在宅醫療的能見度因此而過低,致使民眾未能得到獲知的權益而實質受惠。另一方面來說,政府並未盡好政策宣導與教育的責任,在宅醫療諮詢與主責管道知情者少,民眾雖聽得到卻找不到可協助的在宅醫療資源,政策推廣不夠完善使需求者容易感到無所適從,加上投入在宅醫療的專業人員非常不足,政府應協助在宅醫療專業團體人才培訓計畫,建立社區人才培養機制,同時也與專業團體一同檢視現行制度是否限縮了在宅醫療專業人員的能動性,使有意願投入者少,而城鄉差距與醫療資源分配不均的健康不平等問題更巨,或許造成照護資源匱乏的實際問題來自於政策制度的設計。

每個問題都是息息相關的,大至政策,小至個人,我認為可從建立主責照護和高齡共照的雙軌機制開始,簡單地從一個社會樣態來思考,然後開始尋找更為全面而廣泛的解決之道,例如老老照護。老老照護是在宅醫療常能觀察到的場景,特別是偏鄉的高齡家庭照護者,現行制度無法同時進行照護,常遇到照護者出遠門就醫,而受照護者無人照護的困境,政策上應更周全的重新思考,在宅醫療的服務對象除主責照護患者的專業人員外,還要能同時協助高齡家庭照護者本身各種就醫不便的問題,讓高齡家庭照護者也能得到共照的資源,確保其身心健康與行動安全,照護更為人性化,在宅醫療才能真正雙贏。

其次,除現行出院準備的在宅醫療轉銜制度外,應再建立完善的家庭照護者訓練計劃,每一位家庭照護者若能先接受在宅醫療的照護訓練計劃,才能具備更完整的知能與態度面對出院後的各種照護工作,建議政府可思考進一步的鼓勵措施並加以落實,以緩解專業人員家庭照護者的認知落差,增進彼此間的信賴關係。再者,每一位家庭照護者應有機會能成為社區照護的支持人力,政府當廣納家庭照護者作為社區培力的主要對象,他們都是真正有在宅醫療照護與合作經驗的照護者,邀請家庭照護者參與培力,建立社區在地的專業照護人才庫,打造社區共生互助照護的生活圈,無論是解決專業人才或醫療資源不足的問題,在地化的照護生活圈概念的推行,是縮短城鄉照護落差的解決之道的參考方案。

最後,透過上述社區人才庫的提議,建置實際符合受照護家庭之需求的照護代理人制度,也就是彈性居服多元服務的村里間銜接統合照護模式,使喘息服務也能考量家庭需求的變異性調整服務方式,以免讓一場看似溫馨的長照戲碼,變成另一種不符需求強行進場反而造成受照護家庭困擾的窘境。如此或許更能為台灣社會建造更為完善的社區共照樣貌。在宅醫療是醫療,但不只是醫療,而是能讓社區增能並做到彼此照顧共生而互惠,解決照護資源分配不均問題的一門學問,讓每個人在健康照護知能上有所提昇,也能透過在宅醫療使每個社區民眾更具能動性,成為在宅醫療的社區支持者與行動者,最後才能政府省力,人民有力。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