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港:日本帝國殞落的序幕》:太平洋戰爭的第一槍,日軍成功奇襲馬來半島

《珍珠港:日本帝國殞落的序幕》:太平洋戰爭的第一槍,日軍成功奇襲馬來半島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軍在奇襲珍珠港前,打算先佔領資源豐富的英屬馬來亞,而其行軍戰略也得考量中南半島的大國--泰國的反應。馬來半島能否成功佔領,攸關日本皇軍未來能否持續打持久戰。

編按:二戰的太平洋戰爭以馬來亞為開端,馬來亞戰役始於日本第25軍在1941年12月8日凌晨00:30進攻馬來半島,當時離珍珠港事件發生前,還有約48分鐘。

在英國遠東艦隊司令菲利浦少將的房間裡,遠東軍總司令樸芳上將、馬來亞陸軍司令官白思華中將齊聚一堂。他們一邊品嘗著飯後的白蘭地,一邊靜默卻認真地對某事進行討論。

這天早上,一架巡邏中的水上飛機在東方海面上失去聯絡。不只如此,在日落後,又有另一架水上飛機的報告傳來:「運輸船一艘、巡洋艦一艘,在哥打峇魯(馬來西亞東海岸吉蘭丹州首府)北方一一○英里處,正朝辛格拉(宋卡)前進。」

菲利浦相當重視這份情報。在他看來,日軍明顯有企圖要派遣大軍在馬來半島北部以及泰國境內登陸。戰爭已經有了決定性的發展,沒有時間猶豫了。因此,他要求樸芳立刻發動「鬥牛士計畫」。

然而,白思華則是抱持反對意見。確實,日本運輸船團或許正在接近泰國的宋卡。如果按照時間計算,應該會在「本日深夜」到達。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因為宋卡屬於泰國領土,所以還不是決定性的開戰。如果現在就發動鬥牛士計畫的話……白思華接著說:「我軍抵達宋卡附近,大概是八日凌晨兩點以後。到那時候,日軍已經完成登陸並且展開部署,而我軍恐怕會剛好正中日軍下懷,成為敵軍戰車口中的美食。」

鬥志滿滿的菲利浦說:「那要輕易地允許日軍登陸嗎?」

白思華因為白蘭地而略顯赭紅的臉龐一沉,對樸芳說:「總之,我認為應該要盡可能避免無意義的兵力消耗才對。」

樸芳上將抽著雪茄,聆聽兩位部下的爭論,遲遲無法做出判斷。三位英軍首腦都很清楚,隨著時刻一分一秒流逝,現在的決定是非一般的重要,但他們卻像是忘卻了事情的重要性般,將自己的身體深深沉入椅背當中。

同一時間,山下奉文中將指揮的日本運輸船團,已經抵達馬來半島北方、暹羅灣的G地點,終於邁向進擊的最後一段路程。英國將帥已經沒有時間繼續暢飲餐後的白蘭地了。

日本的運輸船團現在分成四個部分。

往泰國宋卡東海岸:第二十五軍司令部、第五師團司令部、第五師團右翼隊(兵力:步兵六大隊、砲兵四中隊、戰車三中隊等)。

往泰國他彼海岸與北大年海岸:第五師團左翼隊(兵力:步兵三大隊、砲兵兩中隊、戰車一中隊等)

往馬來亞哥打峇魯東南海岸:第十八師團步兵旅團司令部、佗美支隊(兵力:步兵三大隊、砲兵一中隊等)

往泰國洛坤府的那空(Nakhon Si ­ammarat)、素叻(Surat ­ani)、春蓬(Chumphon)、巴蜀府(Prachuap Khiri Khan):宇野支隊(兵力:步兵三大隊、砲兵一中隊、工兵一中隊等)

這些便是登陸部隊。運兵艦上各部隊官兵在各自的船中舉行訣別宴後,接著就只等待突擊命令的到來。

以山下的軍司令部為首,全部隊的士氣都相當旺盛,這並非誇大其辭。官兵們全都知道,這場作戰非常困難,且將是一場激戰。山下奉文中將在這年夏天,曾經前往德國視察訪問,當時德國元帥赫爾曼.戈林(Hermann Göring)曾說:「要攻陷新加坡,需要五個師團的兵力、以及一年半的時間才行。」簡單說,新加坡號稱「東方的直布羅陀」,是座難攻的要塞。故此,日軍官兵全都做好了任務極其艱鉅的心理準備。然而,以攻略新加坡為目標的山下軍主力兵團,就只有從法屬印度支那調來的近衛師團,以及登陸的第五、第十八等三個師團而已。

按照參謀本部的作戰計畫,這區區之數的兵力,將從馬來半島北方,以最快速度南下攻擊新加坡,換句話說,就是要利用馬來半島的地勢。在馬來亞地區,有兩條鐵路從泰國出發,縱貫整個半島。其中一條是從宋卡南方的合艾(Hat Yai)出發,沿著半島西岸南下,另一條則是從哥打峇魯南方的巴西馬(Pasir Mas)出發,穿越整個半島中部,必須要利用這兩條鐵路才行。

另一方面,當地的主要幹道也有兩條。一條是從宋卡沿著西岸南下,另一條是從北大年一直線往南抵達吉隆坡。這兩條線在吉隆坡匯合,然後又分成沿鐵路南行的道路,以及西岸的海岸道路。

這些鐵路和道路,最後全部匯合在半島南端的新山市(Johor Bahru)。

山下軍團將主力登陸地點選在宋卡、北大年、哥打峇魯,就是為了盡可能確保鐵路與幹道。在密林與橡膠園遍布的馬來半島,能夠供作軍事利用、前往新加坡的道路,就只有這幾條單行道而已。但是,在這些道路上,還有河川橫貫。

不只如此,登陸兵力的不足,也是眾所周知的事實。包含第五師團的三個連隊、第十八師團的一個連隊(佗美支隊)等,總計約兩萬六千六百人,其中戰鬥部隊約一萬七千兩百人。然而,據情報顯示,敵軍超過八萬人,倘若他們破壞橋梁、或是在單行道的兩側伏擊的話……

運兵船上的官兵一想到這點,就忍不住有種激昂亢奮的感覺。看著這些陸軍士兵,負責監督運兵船的海軍軍官不禁笑著說:「靖國神社見囉!」

不,這種玩笑或許只是掩飾罷了。事實上,這是不管陸海軍,所有參加作戰的官兵,都打從心底同聲發出的吶喊。

在預計中特別會遇到強攻激戰的,是在馬來亞的哥打峇魯大膽進行敵前登陸的佗美支隊(指揮官佗美浩少將)。這支部隊以步兵第五十六連隊(指揮官那須義雄大佐)為主力,總數約五千三百人。搭載他們、速度較快的三艘船,和山下大將的本隊分離,朝著正南方的登陸點前進。這時,擔任護衛的第三水雷戰隊(指揮官橋本信太郎少將)從旗艦川內號輕巡洋艦上,向支隊長通報:「哥打峇魯附近海岸適宜登陸。天陰、風向東、風速七公尺、浪高一公尺。」

可是,運兵船上的陸軍官兵覺得,經歷前幾天暴風雨的餘波後,恐怕要越過強勁的東北季風、以及兩公尺高的大浪翻弄才抵達得了目標。天空裡星月無光,一片昏暗。雖說是歷經了有史以來最激烈的速成訓練,但要從運兵船換乘到登陸艇上,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這是這些千挑細選的精銳部隊共同的切身感想。

可是,時間已經毫不留情地逼近了……

Surrender_Singapore
Photo Credit: wikipedia
馬來亞英軍總司令白思華在1942年2月15日向日軍投降
「總理確定會來嗎?」

同一時間(曼谷時間晚上八點半左右),在泰國首都曼谷的日本大使館,應全權大使坪上貞二之邀,舉行了一場泰國內閣成員雲集的盛大晚宴。和最前線的官兵截然不同,這邊是在豪華的水晶燈下,日泰兩國高官彼此把酒歡談,享受歡樂的時光。這是一場要是給運兵船上的陸軍官兵、或是如南遣艦隊司令官小澤治三郎口中所說的那些,已經「做好全滅覺悟執行護衛」的海軍官兵知道,不知會有何反應,這是包括坪上大使、海軍武官左近允尚正少將等人全都傾巢而出的大盛宴。

然而,這並不是一場會讓官兵們怒髮衝冠、單純享受娛樂遊興的晚宴。在它背後,其實隱藏著令人捏一把冷汗的大膽謀略,那就是要跟泰國自頌堪總理以下的閣員商議,日軍究竟在何時、又要以什麼方式和平進駐泰國。能否得到對方的承諾,就看這次商談,因此這可說是一場為了解決難題而召開的宴會。

泰國究竟會倒向日本,還是倒向英國?這是開戰前的一個重要問題。在十二月一日的御前會議上,也曾經論及這個問題,當時東條首相的回應是:「一半一半吧!」

Field_Marshal_Plaek_Phibunsongkhram
Photo Credit:wikipedia
鑾披汶.頌堪(Phibun Songkhram),泰國前總理(1938年—1944年,1948年—1957年)

情況相當不確定,且泰國政府對日本的態度,說實話未必能稱得上是友善。不只如此,頌堪總理之前還發表聲明說:「對於侵入我國領土的軍隊,泰國將予以全力迎擊。到那時候,若是有任何國家願意主動伸出援手,泰國都相當樂於接受。」

雖然總理如此明確宣言,但日軍在開戰時,終歸還是要踏入泰國領土。所以為了不致變成「入侵」,非得和對方達成協議不可。可是,若交涉時間過早,恐怕親英的閣員會向對方走漏開戰的風聲。交涉時間過晚,又怕按預定計畫挺進泰國領土或登陸的部隊,會和在邊境上防衛的泰國部隊彼此開火,因此是相當棘手的事情。

日本駐泰國大使館的人員,為此絞盡了所有腦汁。最後坪上大使決定採用陸軍副武官的方案。

(1)在七日晚上召開晚宴(不管用什麼名目都好),邀請泰國總理以下的所有閣員參加。(2)在晚間十一點(曼谷時間晚上九點),正式向泰國政府告知日本即將開戰的訊息,並且就和平進駐相關事項開始進行交涉。(3)在凌晨十二點前達成協議,並以總理名義向泰國軍隊發出不抵抗命令。(4)在達成這個目標之前,將所有閣員留下。(5)最後,以和平方式讓日軍進駐。

雖然是陸軍一貫風格的強行方案,但在心理上來說,確實是場背水一戰的晚宴,而眾人心裡也頗為忐忑,暗想這個計畫真能順利成功嗎?到了預定時間,泰國的閣員們陸續驅車抵達。他們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滿意地享受著日本大使館的款待。然而,唯獨一個人—也就是作為首要目標的總理頌堪,他的座車卻遲遲不見蹤影。

「總理確定會來嗎?」

在這種憂慮與不安的情緒下,晚宴繼續盛大舉行。時間一分一秒流逝。

總理仍然不見人影。坪上和左近允的表情不由得開始痙攣,臉上掛滿了即使想裝笑也裝不出來的僵硬神色。交涉開始的晚上十一點大限正步步逼近。這時,一位大使館員若無其事地靠近因焦躁困惑而情緒低落的坪上,悄聲報告說:「日僑小學的電影放映會順利進行,一切都按照預定計畫實行中。」

日本大使館以電影放映會的名義,集結了住在曼谷地區的日本老弱婦孺,打算避開開戰的混亂,悄悄將這些僑民用船運離當地,這是他們另一項煞費苦心的極機密行動。在這方面進行得倒是很順利。他們對半強制被集結到電影放映會場的人們,一個一個用口傳下達指令:當電影結束之後,直接前往停泊在曼谷三井碼頭的雪梨丸(Sydney Maru),絕對不要讓泰國人察覺。人們雖然對於把家財拋下感到深深的不安,但因為這是大使館的嚴命,所以也只能遵從。他們都想著,不久之後恐怕會發生什麼嚴重到不行的事情吧……!

就在居住曼谷的老弱婦孺搭上雪梨丸的時候,在珍珠港入口水道的東方海中,酒卷與稻垣兩位特殊潛艇隊員,也鑽進了座艇狹窄的操縱席中。花房艇長擔心地問道:「終於到達目的地了,可是羅盤還是不行,該怎麼辦呢?」不過酒卷只是彷彿要將這種憂慮一把驅散般,用充滿熱力的聲音應道:「艇長,我們走了!」

在酒卷的手記裡這樣記載著:「我透過潛望鏡,對於水上航行充滿了強烈期待。我完全不曾考慮過死亡這件事,在我的血液中,燃燒的就只有熊熊的攻擊心而已。至今為止的漫長海軍生活、刻苦訓練、學習到的技術,在日本等待捷報的人們給我的激勵,以及千里跋涉來到夏威夷的辛勞,全都是為了這趟攻擊。事到如今,我完全沒想過攻擊有可能中止。重大的責任與使命,緊緊圍繞著我,也給予我巨大的勇氣,強烈支持著我。」

預計出擊時間是晚上十一點。

甲標的和母艦之間最後的聯絡,是透過一根電話線進行的。花房說完「祝成功」三個字後,便切斷了電話線。潛艇的主機啟動了。母艦猛然開始加速。趁著這個速度,酒卷的潛艇匡噹一聲,脫離了綁縛的皮帶,一躍而出,滑進了廣闊的大洋當中。這時是晚上十一點零三分。

日本駐泰國大使館,此時仍然不見頌堪總理的身影。

延伸閱讀: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珍珠港:日本帝國的殞落序幕,燎原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珍珠港,一個位於太平洋群島的港口。

在1941年12月7日之前,它的名字不是人人都知道的。

但是,在21世紀的今天,幾乎沒有人不知道這個在各國歷史教科書中都會出現的地名。因為在太平洋戰爭開啟的那一天,珍珠港,登上了世界各地的報紙頭條。

它被日本海軍給偷襲了。

風雨飄搖的1941年,美國為了警告日本不要在亞洲升級衝突,除了增強對日本的各種制裁之外,也在珍珠港進駐太平洋艦隊的重兵,宣示對這個區域的安全以及利益維護的決心。

日本面對美國的制裁,感覺到自己要在亞洲大陸大展拳腳的想法遭到打壓,進而認為這是白人對亞洲人欺壓,最後甚至轉化成為屈辱感。因此,為了要突破美英荷形成的「ABC包圍網」,日本決定要放手一搏。那就是——戰爭。

開戰的目的是要佔據南方的資源,目標直指婆羅洲、荷屬東印度的油田,馬來亞的錫米與橡膠,確保這些戰略物資可以為己所用。所以,日本大本營開始謀劃大膽的作戰計畫,準備南方作戰。

這是日本3000年戰爭不敗歷史紀錄以來,首次在大範圍同時間挑戰跟3個以上國家開戰。可以說是有史以來最大戰爭規模的一次,因此當這個消息告知了要領軍協調陸軍作戰的聯合艦隊司令長官山本五十六以後,他費心思量,縱使心中對這個事情充滿了疑慮,最後還是想出了攻擊夏威夷珍珠港的計劃。這也是歷史上最後大家所知道的「偷襲珍珠港」。

然而,
日本真的想用偷偷摸摸的方式攻擊美國嗎?
山本五十六真的想跟英美開戰嗎?
日本真的做好長期作戰的準備了嗎?
日本民眾真的都很愛和平,不想開戰嗎?

昭和史的代言人,半藤一利最新譯作
被某人委託必定要完成的題材
接續《日本最漫長的一天》之後,時隔36年終於完成的作品。

(燎原)2GMH0001_珍珠港_日本帝國的殞落序幕-立體(書腰)_300dpi
Photo Credit:燎原出版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