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需要建立「妥協」的政治文化

西班牙需要建立「妥協」的政治文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而再、再而三地舉行大選,直到選出一個佔有絕對多數的執政黨為止,這樣是行不通的。德國之聲評論員Barbara Wesel認為,歐洲各國如今普遍面對組閣困難的問題,所以西班牙也必須要學會妥協的藝術。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Barbara Wesel

西班牙選民真心不容易:四年之內選舉四次。儘管如此,週日(11月10日)的議會選舉仍然有將近70%的投票率,說明西班牙選民已經是相當有耐心了。不過民眾所要表達的心聲也是明確無誤的:政界必須要找到出路,結束現在的政治僵局,恢復行動力。

絕對多數的時代已經結束

看起來,在過去幾年裡西班牙幾乎沒有什麼人關注過政治邊緣地帶。雖然在歐洲其它國家,傳統的兩黨輪流坐莊格局幾乎都走到了盡頭,在組閣過程中需要各個政黨發揮創意,結成執政聯盟;然而在馬德里,那種毫無迴旋餘地的陣營對立理念仍然佔據主導地位,政治仍然被視為持續不斷的兩強之爭,而這場爭鬥必須要決出一個勝負。然而即使是在西班牙,政治的基礎也發生了改變。議會議席分配格局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分化。19個規模大小不等的黨派共存於議會中,只有通過構建富有靈活性和想像力的執政聯盟,組建政府內閣才有可能。選民所賦予的任務就是,各黨必須要尋找利益平衡點,將意識形態上的執著先放在一邊。

在這方面,左派的「我們可以黨」(Podemos)之前就遭遇了可悲的失敗。這個黨在幾年前成立之初還被視為政治新希望,然而卻辜負了選民的厚愛,他們拒絕和工人社會黨組閣,沒有表現出靈活性和參與執政的意願。然而選民把選票投給一個政黨,不是為了讓他們選出來的議員在議會裡整天揮舞著拳頭高談闊論,而是希望他們去推行符合選民利益的政治主張。看看荷蘭的例子就知道,多黨派聯合執政是行得通的。荷蘭現任內閣由四個黨派聯合組建,雖然格局有些復雜,但是只要掌握了其中之道,這樣的執政聯盟通常情況下可以維持幾年的時間,也可以撐起一個相對穩定的政府。

而看看奧地利和德國的大聯合政府,就會知道兩個大黨也是可以找到合作途徑的,即使那可能也是一時之計。在政局走到死胡同的情況下,這個選項至少是值得考慮一二的。不過要走到這一步,西班牙的各個政黨陣營還需要打破固有的敵對意識。

也不能為了結盟而不惜一切代價

然而在這個過程中必須要避免的一點就是,毫無顧忌地放寬結盟條件,而不去仔細考察一下結盟對像是誰。比如西班牙人民黨(PP)就熱情洋溢地擁抱右翼的聲音黨(Vox),因為前者認為,保守派和右翼派之間總比保守派和社會黨要更加容易合拍。

真的是這樣嗎?難道人民黨要扶持聲音黨步入大雅之堂,然後再按照後者的主張去復興佛朗哥(Francisco Franco)獨裁統治嗎?或者是在婦女權益和未成年人保護方面開倒車?難道真的要像聲音黨所主張的那樣,在加泰隆尼亞實施緊急狀態法,以暴力鎮壓分離主義運動嗎?西班牙的保守派內部沒有對這些問題進行充分的辯論,他們沒有弄清楚自己是否表現出了足夠的政治責任感。

加泰隆尼亞危機讓國家分裂

如果說英國人面臨的最大難題是脫歐,那麼西班牙人的最大煩惱就是加泰隆尼亞危機了。這一危機不僅讓國家陷入分裂,而且還滋生了一種新的民族主義情緒。儘管在加泰隆尼亞內部,分離主義勢力也漸漸失去了支持,但是這些獨立運動分子現在已經掌握了新的鬥爭技巧,那就是時不時地扇一扇風,讓火苗燃燒得更旺。而在馬德里,保守派和右翼勢力對此幾乎已經形成了巴夫洛夫條件反射:二話不說,劈頭就打。

然而任何一個有理性思維的人都知道,要解決加泰隆尼亞問題,唯一的出路是以充分的耐心和全局觀去尋找政治解決方案。這種在強硬和調解之間尋找平衡的高難度動作,現任首相桑傑士(Pedro Sánchez)目前可以說是小有所成,然而毫無妥協意願的右派勢力也使他壓力倍增。

新的政治文化

西班牙政治需要少一點意識形態,少一些感性激情,多一些理性務實。那種非贏即輸的零和博弈時代,已經成為過去。盲目的政治陣營劃分已經行不通了。然而從目前來看,沒有跡象顯示這個國家及其政界打算突破這一陳舊陋習。馬德里的政治領袖人物能否實現這一突破,我們現在還不知道。但是說到底他們也別無選擇。因為如果要再一次把自己的政治無能轉嫁給選民,那才真是可以預見的最糟糕政治事故。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