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秋實是否香港同路人?身土不二的真正實踐

陳秋實是否香港同路人?身土不二的真正實踐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兄弟爬山,各自努力,陳秋實即使並非立足香港,但就其主張的理念,至少不是「鬼」,更不是敵人。

文:戈登探長(德尼思化創辦人,希望讓文藝更加貼地)

陳秋實,中國大陸律師,2014年參加大陸節目《我是演說家》勇奪亞軍,口才了得,曾經營微博號「微博陳秋實和他的朋友們」,不時拍攝影片,題材主要為中國的社會時事。

「做律師是我的職業,去新聞現場採訪是我的興趣。……香港正經歷歷史性的變革,我希望親身來見證這件事。」

縱觀陳秋實拍攝的影片,他勇於追求真相,因為中國官媒的不可信,陳秋實決定到各地現場採訪,以自己雙眼見證、判斷事件的真偽優劣。8月,他來到了香港,參加社運。

1_LxZAkM7OdAFtTEJNV-faNg
圖片來源:陈秋实(陳秋實)Twitter
中國復仇者聯盟?陳秋實中國封殺後與徐曉冬合照。

We-connect VS 逢中必反

「我不想等老了的時候,孩子問我香港在2019年的夏天發生些什麼,我啥也不答上來,或只會跟著媒體喊一堆口號,或只會跟著網路去宣泄我們的情緒。」

源於這種與大多中國人不同的理想、熱情,「陳秋實」這三個字才會被香港人所知。香港自六月起至今,由「反送中」到「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中國卻只有片面、偏頗的報導,陳秋實決定親至香港,希望把相對真確的資訊,讓更多中國人知道香港人示威的原因。

8月17日,他到港採訪,期間也拍了不少影片,卻只有最後一條真正引起香港人廣泛關注:

陳秋實原本打算待到8月23日,沒想到「Big Brother is watching him」,追魂奪命call迫令他只好在8月20日提前返回中國。他最後一條告別香港的影片,文情並茂,既重申中國媒體在香港歷史性時刻不可缺席,又說自己「對不起香港同胞、大陸同胞」,沒有把這次報導做好。陳秋實又以法律探討香港示威原因:「到底逃犯條例是否通過,警察執法是否合符規範,立委選舉是否通過合理的程序,基本法以至中英聯合聲明是否得到貫徹的實施?」

「這個世界有人精明躲在後面,照顧好自己的家人和兒子,就得有人虎沖沖的衝在前面,並且承擔後果,我自己選這條路,我願意一個人承擔問題。」

陳秋實講到最後,老實說,很多人都覺得這是他的「遺言」了。

在We-connect的革命浪潮之中,這段道別香港,重返中國的影片,一時之間打破了網路的「逢中必反」,許多香港人紛紛向這位烈士致敬,說,這才是真正的中國人。

真正愛國者,黨能接受嗎?

如果陳秋實才是香港人眼中,真正的、值得敬佩的中國人,那對他之後的發展,更要引以為鑑。

陳秋實回國不久,中國掌控的社交網路平台全面封殺了他,經營八年的「微博陳秋實和他的朋友們」,其他像抖音、快手、微視、微訊公眾號和蜻蜓FM,同樣帳號「被消失」。

陳秋實不過是求知求真,中立地表達個人意見而已。這種秋後算帳,網路封殺或許只是略作懲戒,只是中國最低限度對異見者的殺雞儆猴。沒有「被失蹤」、「被自殺」,不幸中的大幸。

正當香港網民看見陳秋實尚叫安全,代他鬆一口氣時;另一邊廂,中國小粉紅卻對陳秋實口誅筆伐,以為他言論有「有毒」,是「蹭熱度,蹭流量,為了賺錢」、「急著出名」、「做漢奸、做賣國賊」。好友、同學,都背離了陳秋實,不再和他有任何連繫。

我們會驚訝陳秋實的言行,正因為明眼人都知道,像他這樣一個待在中國的人,沒有半點好處。不止黨討厭,廣大血濃於水的中國同胞都恨之入骨(除了D級公民徐曉冬)。到底他為了什麼,何以有動力來到香港報導真相,做出這種道德抉擇?

愛國主義(Communitarianism,又稱「社群主義」)對香港年輕一輩而言「難聽過粗口」,因為我們從小接受的教育,都是把「愛國」的國定性為黨國。真正的愛國者大多都有高尚的情操,理想價值支持著他們的道德實踐,即使捨生取義也在所不惜。就像昔日1989天安門的民眾,反貪反腐,那些坦克碾碎的詩,不論我們現今立場為何,都無可否認,六四是很多香港人的政治啟蒙。

真正愛國不愛黨者,對黨國的專制獨裁才是致命威脅。他們可不是在體制外的「強烈譴責」,而是真正在家國內有著宗教般的信仰,以行動企圖改革國家種種不公不義,不公不義的繩結追根究底, 正是那些糾纏不清黨國一體至上的利益。

像陳秋實這種敢言直諫的愛國者,再一直這樣下去,結局或許注定是悲劇。愛國不一定是壞事,真正要問的是:「這個國,值得你愛嗎?」

身土不二,取向各殊

如今香港人早已跨越「愛國」問題,遠水救不了近火,家鄉都火災了,當然先要自救「本土」。那麼,為何陳秋實的影片依然如此有魅力,吸引大家觀看?

陳秋實10月2日復出以來,重新經營YouTube、微信、Twitter以及Facebook等平台,這次明顯側重對外輸出,大概是想即使中國要再次封殺,也斷不會連這些西方媒體平台也能把他的帳號「被消失」吧。

在陳秋實的眼中,國家是生病了,因此要找藥方治好他,他開的藥方應該就是「以言治世」。這種看法,實是頗有五四時期知識分子之風骨,像鲁迅棄醫從文的理由,不就是認為文字能治好國家民族的精神嗎?這是個人的政治信仰選擇,他願意承擔後果,別人也無庸爭論對錯。

網上不少人都猜疑陳秋實背後有「後台」,甚至認為他如《水滸傳》英雄般被朝廷招安,若是沒人撐腰,怎麼再能復出江湖,言論甚至相對之前更加敏感、到肉?其實,不論有沒有「後台」,在這樣一個「槍打出頭鳥」的暴政朝代,陳秋實承擔的風險仍然是非常之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