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保全攻略】被捕之後,點決定要唔要接受保釋?

【拒保全攻略】被捕之後,點決定要唔要接受保釋?
Photo Credit: Ahmad Masood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多數被捕者都面對一個問題︰要不要接受警方的保釋?這篇文章協助讀者理解「保釋」是甚麼一回事,要接受保釋、拒絕保釋或者「踢保」又應該考慮甚麼因素。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本文內容並非法律意見,只供參考,歡迎指正。個別人士案情有異,應盡快諮詢獨立及合適法律意見。)

經常被人問,拒絕保釋有咩好?問題應該是:被捕之後,當場接受保釋有咩好?

其實除咗「早幾個鐘頭可以返屋企沖涼、食飯、見屋企人」之外,有得保釋唔算特別好。

什麼是拒保?

即是「不接受保釋」(編按︰跟常聽到的「踢保」有別,詳見下文解說)。你可能不是太聽得明:被人拉,有得保釋都唔走?傻的嗎?

先要明白一個基礎概念:保釋是你的權利,並不是警方施捨給你。所以英文來說,從來都是警察向你提供保釋(bail offer),這是一個offer,代表你可以不接受,但警方一定要給你。

為什麼警方一定要給你保釋?這就回到最基本的原則,即「警方至多只能夠扣留被捕人48小時」。根據《警隊條例》第52(1)條,除非警員覺得你所涉及的罪行性質嚴重,否則警員應讓你以合理款額擔保,然後釋放你,「但如該人被扣留羈押,則須在切實可行範圍內盡快帶到裁判官席前。」[註]

睇電影就睇得多,成日都話「警察只能拘留你最多48小時」,但係夠鐘之後又點呢?就較少人知道。其實拘留滿48小時之後,警方只有兩個選擇:一係將你送去最就近裁判官面前提堂,一係立即將你無條件釋放。

所以如果警方未能在拘留你的48小時內作出安排,將你送去最就近裁判法院,便唯有放你走,別無選擇。

所以當你思考是否拒保時候,最大考慮就係要判斷自己情況下,警方是否來得及將你送上法庭。

乜嘢情況之下,警方會來不及送我上庭、要放我走呢?

答案是九成的情況之下都趕唔切。因為警方要做完所有手續,包括打指模、落口供等等,有好多時仲要向律政司取得基本法律意見(要問下律政司告唔告、告咩好)。

尤其以下情況,更加99%趕唔切:被捕人數好多,而且集中送往同一個警署(例如上次一次過拘捕200人送哂去北角警署)、被捕人因為受傷或者身體不適送院,甚至留醫過夜,在醫院中消耗超過12小時的時間(扣留在醫院的時間亦計算在48小時內)。

48小時幾時開始計起?

48小時是由被捕一刻開始計起。留意是以警方記錄你被捕的時間計算,亦即以警察口供記錄簿上面的時間為準,而不是你覺得自己被捕的時間。例如你上了警車,在車上等待了兩小時才送警署,在警署時才向你宣布拘捕你,則以到達警署的時間起計,在車上等待時間不計入48小時之內。

愈接近夠鐘,警方愈想你接受保釋

所以你諗真,其實警察歎慢板拖延處理案件,對你來說有著數。我很驚訝很多警員似乎不太明白這點:the clock is ticking against the police。警方可能以為拖慢處理手續,會令到被捕人心急如焚,但時間越久,越增加被捕人成功拒保機會,因為代表著警方完全沒有足夠時間將被捕人帶上裁決法院,亦即意味,隨著時間流逝,被捕人有越來越大機會被無條件釋放。

因此經常都會出現一個普通人非常之難以理解的現象︰在大約接近40小時的時候,警方會突然非常殷勤來勸你保釋外出。通常去到這時候,被捕人已經被拘留超過一天,精神會因為欠睡而變得萎靡,意志亦都變弱,聽到警方的保釋建議(其實是請求),多數傾向立即接受。

但如果你發現自己可以捱過這個引誘,堅持不保,形勢就會一面倒逆轉。由於警方知道自己即將需要在幾個小時之內將你無條件釋放,亦即係意味著他們這兩天以來(48小時!)花在你身上的功夫,包括和你打指紋、落口供、買食物俾你、陪你出入醫院、全天候搵人睇住你等等的功夫全部都會白做,所以就會很想你接受保釋離開。

「接受保釋離開」同「無條件釋放離開」(拒保)有咩唔同呢?

最大分別是,「接受保釋」之後你要定時返警署報到,而你的身分仍然是被捕人,只不過保釋外出,身上仍有未完的責任。

但「無條件釋放」就不同。你基本上可以當自己等如「冇拉過」一樣。如果保釋期長,以上分別將非常明顯,因為如果你在保釋期間,希望報學校、申請移民或者找某類工作(例如會計、律師、教師等等),有可能需要申報,你目前有無案件在身。如果你有案在身,理論上要申報,就有可能會影響你工作和就業機會。但如果你無條件釋放,大致上等如冇拉過,那你就無責任申報自己曾經被捕,因為警方已經無條件釋放你,等於說你已經無事了。

另外,如果你有保釋在身,期間又再因為遊行示威各種問題被捕的話,警方好大機會不再給你保釋,而將你帶上法庭,法庭亦可能,因為你保釋期間再度涉嫌犯案,而拒絕你的保釋申請,意味你將會有一段時間被扣押,失去自由。

拒保後就真係完全無事?

當然不是。警方拘捕你,是為著刑事案件作出調查,而刑事案件,絕大部分都是無追溯期限,即不會因為你殺了人,案發之後已經過了十年、就不會再拉返你。理論上總之你一天仍在生,警方一天都可以再次拘捕你。

所以你也要計算一下,究竟你被指控的罪行,是不是一些嚴重到,警方一定會追究的案件,例如向警員投擲汽油彈,或者毆打警員/襲警等等。如果你好清楚自己只是落街就被捕,又或者參與了集會而無做任何挑釁或者暴力行為,你亦不是任何政黨或者組織頭頭、知名人士,似乎會引起警方特別對待的話,其實警方「返兜」拉你的機會非常微。如果你自覺符合這類型,可以考慮拒保。

順帶一提,近來不時聽聞警員向被捕人表示「你們三個人以上,企埋一齊就是非法集結」。這裡澄清一下,三個人以上的非法集結罪,定罪要包括當時你的行為有「令人害怕會破壞社會安寧」的元素,三個人站在行人路並不是非法集結,否則需要四個人打的麻雀也永無可能合法打得成了。

警方可唔可以拘留我超過48小時都唔釋放我?

有幾種可能情況,警方在48小時之後都不釋放,而仍然有可能合法拘留你。

例如第49個小時是公眾假期。留意條例只是說警方要「在切實可行範圍內盡快」將被捕人送到裁判官面前。如果剛好拘留第三日是公眾假期(或48小時完結時剛好為夜晚)無辦法開庭,那警方是可多扣你一日甚至兩日,因為只係「盡快」,咁開唔到庭都唔關警察事㗎?「我盡快㗎喇喎。」

如果警方係都唔放我走,我可以點呢?

你可以通過律師向高等法院申請「人身保護令」(Writ of habeas corpus)。一般人身保護令的申請都是緊急聆訊,可以在公眾假或是辦公時間以外開庭的。當然,如果你被指控干犯的,是一些本身就很難有得保釋的罪行(如管有爆炸品或暴動等),申請人身保護令都無幫助。但如你是無理被扣,一般來說你一申請,警方/律政司庭都未開就放你的了。

萬一警方48小時之後不接受我拒保,要將我交去裁判法院,是否即刻開庭審訊?

答案是不會。審訊需要控方提交證據,辯方亦都可以準備案件,48小時之內你作為被捕人,根本未有機會聘請律師以及諮詢法律意見,亦都無機會睇到證據,警方可能根本連最基本的閉路電視片段亦都未收集,即使搜屋期間得到有用的材料亦都未整理,總之成件案就是未準備好,所以你的所謂「上庭見官」,只不過是去申請「法庭保釋」以及提堂。

留意返,法庭保釋(Court Bail)同警方保釋(Police Bail)是兩回事。警方保釋只可以要求你比錢(保釋金),不可以增加額外條件。法庭保釋就可以加很多條件,包括禁足令、扣押護照、不得離境、定時報到、宵禁令等等。所以的確有被捕人會認為,在警署得到保釋,好過上到法庭先至保釋。因為在警署一定保得到,但上到法庭,控方可能反對你得到保釋,反而「出唔返嚟」。有時被告人情況根本無可能保釋,例如他被指干犯縱火之類罪行,又或者他是內地人,或者外國人,在香港無本地聯繫,保釋的話理論上有潛逃風險,這些情況本身都係無得保釋,有可能被繼續拘留。

被捕人即使得到法庭保釋也有好多條件,例如不可以離境,這會影響被捕人的人身自由和工作、生活等。所以是否拒保你要按照自己案情去考慮,平衡自己上庭之後無法取得保釋的風險有幾大。

如果真係立即將我提堂,我又無律師,咁點算?

被捕人是不會沒有律師的。首先,坊間有不少義務律師可以代表你上庭,另外開庭時亦一定可以使用裁判處當值律師服務。由於提堂嘅程序非常之簡單,真係唔需要用清洪或者李柱銘嘅,所以任何當值律師亦能夠幫你,基本上用誰都差不多。這方面不用擔心,上庭的時候一定會有律師。

錢亦不是問題,因為使用當值律師第一次提堂是免費,之後在裁判法院打到底,只需支付HK$570蚊登記費。就算負擔不起570蚊,當值律師亦可以免你手續費,而民間亦有基金可以立即拎現金來幫手。

有啲人話,可以接受保釋之後,下次續保嘅時候再決定踢保?

的確可以(咁叫做「踢保」而不是「拒保」)。有些被捕人會覺得被拘留太過辛苦,無論如何都想「出番嚟先」,諮詢律師意見、見了家人、回一回氣,才決定下次是否踢保(甚至續多幾次先踢)。

咁我應該即刻拒保,還是出咗去,下次返嚟先至踢保?

答案很視乎兩點︰你個人情況,以及警方向你建議保釋的時間。首先如果被捕人個人情況比較差,譬如膽小驚青,或者睡眠不足就會冇精神,又或者「趕住出嚟返工返學」,不想再留在警署太久,真是捱不住壓力的話,當然是應該有得保就盡快走先。

但接受保釋畢竟是戴金剛箍,對一般人來講,下次再返去續保亦同樣好大壓力,有不少人之前一晚會瞓唔著、出番來之後又會唔開心,保釋期間再參加遊行示威活動,亦都擔心再次被捕,甚至不單止自己,而是全家人都會唔安樂、非常擔心,所以立即接受保釋離開,亦不是沒有代價。

所以第二個決定因素,是要看警方向你提出保釋請求的時間。如果警方在第12個小時就已經向你提出保釋請求,那「立即走」代表可以坐少30幾小時,確是應該走的。但如果警方慢吞吞,搞到第45個小時,才和你講「你可以走啦」,你就不妨考慮坐多陣,完咗成件事,不需要再返警署。

拒保是否需要律師協助,有咩手續呢?

答案會令你大吃一驚:現場拒保是不需要律師協助,亦都沒有手續。你自己向警察表示,「我宜家唔保喇」,警方就放你走,就係咁簡單。

你現在讀這篇文唔會明、亦唔會信,那種戲劇化的程度:當你表示︰「我坐喺度唔走㗎喇。」佢就會同你講︰「咁你而家可以走喇。」(我試過有一次因為未取得扣留物品清單,所以在被捕人拒保後我們仍懶死唔走,警方多次向我們表示「你哋無權再留係度」同埋趕走我哋一一我和被捕人狂笑:頭先唔係要拉要鎖唔畀走㗎咩……)

當然,你走之前警方會叫你簽張紙,表示目前你是在不接受保釋之下,警方放你走,他們會保留追究和繼續調查權利云云。

如果你是當場接受保釋,下次續保時候才踢保,有律師陪同會比較好。一般而言,律師會提早一天去信警署,說明被捕人明日將不會接受保釋,那第二天你就係律師陪同之下,返警署報到拒保,並取回保釋金離開(但警方有權扣留你電話及其他物品繼續調查)。記住就算你踢保,都要先返去警署報到再踢,不要「自己唔出聲走咗去」就算,否則就會變成「棄保潛逃」了。

彩蛋:常見警方呃你、?你保釋手法

警方在好接近需要釋放你的時候,是非常渴望你答應接受保釋的,否則他們用兩日時間來睇住你的功夫就白做了。這個時候警方當然希望你接受保釋,之後定時自己返去報到,等警方自選時間去炮製你。

很多時候你向警方表示不接受保釋,他們會開始同你講好多說話,包括威脅要將你提堂(這個的確有可能),亦試過有警察向被捕人表示「你唔保釋,會有手尾」,但又講不出個「手尾」是什麼。

更多時候,警方會利用被捕人家長「救子心切」的心態,繞過被捕人及律師,直接打電話向家長說「你宜家可以俾錢保個仔走喇」,彷彿警方皇恩大赦放走你個仔咁。實情警方不知幾想你個仔快點接受保釋、快啲走,令警員可以收工交俾下一更同事,以及交予未來負責案件的警員去接手,自己不用煩。

很多家長因為已經40多小時沒有見到自己小朋友,又因為聽咗太多浮屍、強姦的故事,有好多可怕的幻想,所以就不管三七廿一想盡快接走仔女,自然就會接受咗警方的保釋建議。這一點家長要小心,接到警方電話,不要立即答應,收線後應該立即通知律師商量。

拒保之後是否即時走得?

都要少少時間,首先警員會盡力勸/嚇你接受保釋。不果的話,他也要點時間與上司溝通安排。一般來說很少真是「坐足」48小時,大概45小時都能出來了。

集體行動更安全

最後一點,如果你們是集體被捕又送到同一警署(例如一次過拉百幾人),那很有可能警署工作量根本超出負荷。這個時候如果你決定拒保,應考慮利用被困在一起的時間,說服更多被捕人和你一起拒保。因為愈多人想一起拒保,警方更愈沒有可能一次過把十幾人一起送上庭。不送上庭便要放人,愈多人拒保就愈大機會被釋放。記住,拒保是你的權利,被捕人完全有自由不接受保釋。

總之你要記住,拒保只有兩個下場,要不是立即上庭,要不就立即無條件放人,沒有其他。

以下簡單總結,方便大家計算自己應否當場拒保:

  1. 你判斷現在的個人狀態,是否適合繼續被羈留,是否能夠承受壓力?
  2. 警方向你建議保釋的時間,是否已經很接近48小時(40小時打後起,為之「接近」)?你是否已經因為留醫而消耗了一些時間?如果坐多幾個鐘就走得,咁不妨坐埋。
  3. 你被指控的罪行是否嚴重?(縱火、暴動可歸類為嚴重;非法集結可歸類為相對不嚴重(相對咋!全部都是可判監罪行嚟))
  4. 明日是否公眾假期,或不能開庭的日子?
  5. 你本人是否有機會不能獲得保釋?(例如,你不是本地人)
  6. 你認為自己在法庭取得保釋的機會大嗎?
  7. 和你一同被捕,並送往同一警署的人數多嗎?你現場的判斷,認為警員能夠在48小時內把你(們)送上法庭嗎?
  8. 你是否在短期內,有需要申請學位、移民,專業工作、出差或旅遊?

就此特別鳴謝幾位幫忙核對稿件和給予意見的大律師。

註:

早在1988年已有案例,說雖然《警隊條例》不算寫得很清楚,但明顯是有意不讓警方把被捕人扣留超過48小時,而即便是未夠48小時,也要盡快安排見法官,不是要坐滿48小時才去安排的。見Attorney General V Wong Chi-Ming And Others [1988] 2 HKLR 369 [377]:

Section 52 of the Police Force Ordinance is not one of the clearest pieces of legislation but it appears to me that the intention is that no person may be held by the police in custody in excess of 48 hours from the time of his apprehension without being brought before a magistrate, unless a warrant for his arrest and detention under any law relating to deportation is applied for, in which case he may be detained for a period not exceeding 72 hours from the time of such apprehension. Even within the 48 hour period the prisoner should be brought before the magistrate "as soon as practicable". This view receives support from the decision of the Acting Chief Justice in Chiu Chung-keng and Others v. Commissioner of Prisons and Another (1950) 34 HKLR 65.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黎家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