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生申請禁制令阻警方強闖,遭高院拒絕

中大生申請禁制令阻警方強闖,遭高院拒絕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經歷連續兩日對抗防暴警的抗爭後,中大學生會計劃入稟高等法院申請臨時禁制令,禁止警方在無搜查令及無校方批准下,又或是警方不按警例情況下進入中大校園。

警方強行進入香港中文大學引起學生強烈反彈。中大學生會長蘇浚鋒今天向法院申請臨時禁制令,禁止警方在沒有搜查令或依法獲准下進入中大校園且使用武器,但晚間遭到香港高等法院拒絕。

高等法院今天傍晚6時開庭,審理蘇浚鋒申請的這項臨時禁制令,港府律政司指派資深律師孫靖乾出庭攻防。

根據報導,蘇浚鋒委任的資深律師余若薇在法庭上表示,雖然中大二號橋屬於公共場所,但中大校園屬私人場所。若校園內有違法行為,警方只能在校方要求下才可進入校園執法,警方不能只因為有學生在中大範圍內便認定為公眾集會,進而在校內發射催淚彈導致119人受傷。

余若薇指出,警方沒有證據顯示中大校園內發生何種刑事罪行或破壞安寧的情況,卻「故意入侵」中大。而中大的保安應由中大自己管轄,若警方要拘捕,必須要向校方提供有關人士的姓名,獲校方同意才可入校。

但報導提到,政府方在法庭上聲稱,公共場所是指指公眾有權進入或獲准進入的地方,而公眾也獲准進入中大校園範圍。若中大內有破壞安寧的公眾集會,警方也有權執法。

政府方又說,警方日前獲報,二號橋下方的吐露港公路被堵塞,有證據顯示逾100名示威者在橋上向橋下的公路及鐵軌丟擲磚塊及汽油彈,才導致警方到二號橋進行驅散,以防止示威者危害道路使用者的安全。

對於高院拒絕蘇浚鋒申請的臨時禁制令,中大學生多認為不出所料,指法院「自然是站在港府一方」。

(以下原文發表於11月13日早上,原文標題「中大生申禁制令阻警察入校,李家超:大學非法外之地」)

經歷連續兩日對抗防暴警的抗爭後,中大學生會計劃入稟高等法院申請臨時禁制令,禁止警方在無搜查令及無校方批准下,又或是警方不按警例情況下進入中大校園。

中大學生會同時計劃向法院申請禁止警方,在無校方同意下,濫用及使用群眾管理武器,高等法院早上進行非公開指示聆訊,將在下午5時再開庭處理。

提出申請的中大學生會會長蘇浚鋒在庭外形容,警方昨日在校園內的行動已影響同學日常生活,警方濫用暴力及胡亂發射催淚彈,亦導致校園植物著火,危害同學安全。蘇浚鋒表示,希望申請禁制令能阻止警方進一步傷害中文大學校園,以及要求尊重中大作為高等學府的學術自由和價值。

蘇浚鋒又指,他所知警方沒有要求搜查中大宿舍或其他地方,但防暴警察昨日一直「有意無意」走進中大範圍,例如在早上曾一度進入至夏鼎基球場旁邊,但當時並未有示威者聚集。他批評警方率先挑釁同學,更在昨日談判中多次違反承諾,包括在撤離期間突然噴射顏色水,同學憤怒不無原因。

蘇浚鋒表示,昨日衝突導致大量同學受傷,學生會亦難以估計實際數字。他表示,學生會昨日稍早時間已打算申請禁制令,但由於律師準備文件及理據需時,至今早才能開庭處理。

對於校方的協助,蘇認為校方可以更積極調停或回應警方濫暴。他指校長段崇智手無寸鐵希望談判時,警方照樣發射催淚彈,可謂喪心病狂,不理對象使用武力。他指校方知悉禁制令申請,期望校方繼續支持和援助同學。

蘇浚鋒強調,同學會繼續用盡所有制度外及制度內方法抵抗警暴和暴政,包括繼續在校園內抗爭。

防暴警察昨日闖入中大校園,施放大量催淚彈及橡膠子彈,並在校內拘捕多名示威者,學生投擲磚頭、汽油彈等激烈反抗。校長段崇智傍晚到場調停不果,防暴警員指段崇智未能控制學生,要求他立即離開。警方隨即發催淚彈,再次與學生爆發衝突,段崇智在一片催淚煙中離開現場。近晚上 10 點警方出動水炮車,向學生發射水炮。警方同時發聲明指,和校方溝通後,會安排撤退。由昨日傍晚至深夜,都有市民湧向中大,保護校園及學生,很多人帶動物資前往。由於鐵路停駛,大埔公路塞爆,有人步行至中大。

而對於警方闖進中大校園私人地方,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於立法會見傳媒時說,香港任何地方都受法律規管,沒有任何一個地方是「法外之地」,包括大學。他又指大學不應滋生暴力,呼籲各界「誘導大學生」,讓學校回歸教育的地方。

而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江永祥在昨日在記者會上表示,根據公安條例,學校並非私人地方,警方不容許香港任何地方變成罪犯窩藏地,即使沒有搜查令,警隊條例賦予警方法定權力進入有關處所進行搜查、拘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