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歲的中國仍以「父母」自居,要人民對他又孝又順

70歲的中國仍以「父母」自居,要人民對他又孝又順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壽星公,成了全世界第二大的經濟體,在國際舞台上可以與美國角力,「從心所欲」算是達到了。至於是否「不踰矩」,那就見仁見智了。

10月1日是某國的70年建國國慶。國家當然不是會生老病死的自然人,但我還是想起一個70歲的壽星公的樣子。

我在想,一個令人尊敬的70歲長者,應該是什麼樣子?

孔子說「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

以前「人生七十古來稀」,不像現在活到90、100的比比皆是,那時的人就算能活到70歲,早已齒搖髮禿精力衰竭,即使想要為所欲為,也往往力不從心。對照孔子的「從心所欲」,那是一種對自己體力和心智能力表現的自我期許。能夠有心有力、不倚老賣老之餘,還能行為得宜、中規中矩,那就不容易了。

「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壽星公,成了全世界第二大的經濟體,在國際舞台上可以與美國角力,「從心所欲」算是達到了。而且,一點也沒有老態龍鍾的樣子:閱兵典禮的軍力展示規模是最大的,根據《環球時報》報導,有包括1.5萬名解放軍、580台各型裝備、160架飛機,最後以7萬隻和平鴿和7萬個氣球升空結束。

至於是否「不踰矩」,那就見仁見智了。

比如說,因為要保證國慶日萬無一失,9月份北京開始了交通管制、在北京的遊客進入購物中心需要通過安全檢查、公安不定時上住戶家裡檢查、要求住戶暫時離開住處由公安暫住幾天、變成龜速的網路、不准放風箏也不准放鴿子等等。

這些對習慣自由的人來說不可思議,北京市民卻似乎一無怨言,可見「不踰矩」的標準人人不同。

「父母」思維,威權管治

「國家」是什麼呢?

有的人(也許是住在中國絕大部分的人)認為政府就如同父母一樣,受了父母的養育之恩無以回報,於是國家怎麼說就照著做,延伸而出的就是「厲害了我的國」的榮譽感:國家有錢了感覺上自己也家大業大起來,一瞬間變身有錢人家的千金少爺,在外出門旅遊的時候可以擺架子,回到家裡就任憑老爺子呼呼喝喝,順從地不得了。

既然把國家當成了父母,「孝順」畢竟是基本的美德。按時給家用(繳稅)、按家規做事、不與父母計較,就成了必然的道理。就算父母做了不對的事,心裡惦著父母的恩情、想起父母年歲老邁禁不起頂撞、或者看在繼續當個富家子弟的好處上,也就不吭氣地成了順民。

碰到不識好歹的兄弟姐妹,當然也得出言教訓幾句。

例如,已經「回歸祖國」22年的香港,就是這些順民眼中不知好歹的小孩。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說:「中國是香港的親生父母,西方不過是養父母」,就是典型的「父母」思維。言下之意,「天下無不是的父母」,孩子認祖歸宗之後就必須循規蹈矩,再怎麼樣都不應該頂撞父母。

把國家當成「父母」的,當然也就認為政府做什麼都是對的,怎麼做都「不踰矩」。

「今時今日咁嘅服務態度唔夠㗎」

難道國家不能是「受人之託、忠人之事」的餐廳老闆嗎?

新國家形成的時候,例如1776年的美利堅合眾國,是一群人為了爭取自己的權益而產生的。從這個角度來說,「國家」理應是一個可以保護民眾、為民眾謀福祉的集合體,是受託為人民服務的。人民繳了稅讓國家提供服務,國家做得不好人民可以指正。就像去餐廳吃飯,廚師的料理如果不甚了了,顧客有權利向餐廳反應。

我記得一次在加州聖地牙哥的義大利餐廳吃飯,那家餐廳做的「起司大蒜麵包」實在不敢令人恭維──照起相來是很漂亮,可是麵包不但沒有蒜蓉的味道,而且又乾又硬,我們吃了一塊之後就再也提不起勁吃第二塊。侍應生送飲料的時候,跟他反映了這件事,他立即跟我們道歉,然後把盤子端回了廚房。結帳的時候,「起司大蒜麵包」被自動取消了,餐廳也沒收我們錢。

當然,人民和國家的關係千絲萬縷,不僅僅餐廳吃飯這樣簡單。但我認為,就「服務」的角度來說,人民繳稅讓國家提供服務,服務供應商做得不好,人民是有權當家作主提供建議的。就像去了餐廳,廚師菜做得不好,可以直話直說。(若果再不濟,4年後投票,換人做做看便是)

我相信沒有人會在發現餐廳污穢不堪、菜式一塌糊塗的時候,還笑著臉對店主說「沒關係,你說了算!」

劉德華當年的廣告金句「今時今日咁嘅服務態度唔夠㗎」(指「今天這樣的服務態度是不夠的」),理應是所有政府部門的標竿。

「父母」和「餐廳東主」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和對待方式。中南海領導習慣以上對下的「父母式」威權管治,根本無法理解其實自己只是個餐廳東主,需要尊重客戶的意見。

這也是中國和香港、台灣最大的歧異點。


剛剛(按:原文撰於10月1日)新聞傳出,有示威者胸口重實彈受傷送醫,祝願傷者化險為夷。大宅門內的壽星公一定不明白為什麼一個中五的高中生,會拼了命來抗議。

我只希望,在今夜觥籌交錯之時,他們偶爾會想起70年前在天安門廣場的宣言,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公告》中,新中國的成立是:

……為保衛祖國的領土主權,為保衛人民的生命財產,為解除人民的痛苦和爭取人民的權利……

「解除人民的痛苦和爭取人民的權利」──獅子山下的怒吼他們聽到了嗎?

本文經孫婕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