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論(下)》:防禦者若以河流作為主要防禦工具,反而對進攻者最有利

《戰爭論(下)》:防禦者若以河流作為主要防禦工具,反而對進攻者最有利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防禦者只把河流防禦看作是唯一的救星,一旦防線被突破,他就會陷入巨大的困境之中,面臨慘敗的命運。若防禦者犯這種錯誤,情勢反而對進攻者有利,因為突破河流防禦比贏得普通會戰要容易一些。

文:卡爾・馮・克勞塞維茨(Carl von Clausewitz)

渡河

一條大河隔斷了進攻的路線,這對進攻者來說總是非常不方便。如果他不想留在河邊,要去渡河,那麼在大多數情況下,他就得受制於橋樑,這可能會限制全部的行動。若進攻者在渡河之後,想對敵人發起決定勝負的戰鬥,或是敵人對自己發起決定性的戰鬥,那麼他會遇到很大的危險。一個指揮官要是沒有很大的精神和物質優勢,就不能冒這個險。

因為進攻者在渡河作戰中有一定的困難,防禦者因此可以有效地防守河流。如果進攻者沒有這個困難,防禦者也許就不能有效地防守河流了。設想一下,如果人們不把防守河流看成唯一的救星,而是在河流附近設防線,那麼即使河流防守被攻破,附近的防線也能堵截敵人。所以進攻者不僅要想到對方在河流的防守,也要考慮我們在前段中所說的,即河流給防禦者帶來的一切有利條件。基於這兩點,指揮官在進攻有設防的河流時要非常小心謹慎。

我們在「防禦」篇裡已經提到,在一定的條件下有效防守河流能取得很好的成果。從實際經驗來看,出現這種成果的可能性比理論上預期的更多。在理論上,人們只考慮已知的因素,然而在進攻的過程中,進攻者所面對的一切情況通常都要比實際上更困難一些,因而會給行動帶來很大的阻礙。從不具有決定性意義、規模也較小的進攻之中,我們就能發現,一些很小、在理論上根本就不予考慮的阻礙因素和偶然事件,也會對具體的進攻行動帶來負面的影響。因為進攻者是行動者,他首先會遭遇這些阻礙因素和偶然情況。倫巴底那些不大的河流都能成功地防禦進攻者,這就能說明這一點了。戰爭史上也有例子說明河流防守未取得預期的效果,其原因在於,人們有時對河流防禦期望過高,根本沒有考慮河流防禦的戰術特點,而只是依據本身經驗,用過分誇大的防禦效果來實施河流防禦。

如果防禦者只把河流防禦看作是唯一的救星,一旦防線被突破,他就會陷入巨大的困境之中,面臨慘敗的命運。若防禦者犯這種錯誤,情勢反而對進攻者有利,因為突破河流防禦比贏得普通會戰要容易一些。

從以上的論述可以看出,對付規模不大、不具有決定性意義的進攻時,河流防禦很有價值。但是,若進攻者兵力遠多於防禦者,或者進攻者準備發起大規模進攻,使用河流防禦反倒對進攻者有利。

只有極少數的河流防禦不能夠抵擋迂迴進攻,不管是對整個防線還是對某一個地點而言,都是如此。所以,兵力占優、尋求大規模戰鬥的進攻者總能在一個地方佯攻,而在另一個地方渡河,然後挾著優勢兵力衝鋒,來改變戰鬥初期可能碰到的不利情況。但進攻者很少在戰術上強攻渡河,即利用火力優勢和非凡的勇敢來消滅敵人的主要防守據點。強渡永遠只是一個戰術概念,就算河口只有簡單的設防(甚至沒有防線),進攻者也得克服許多不利因素,這也在防守者的意料之中。對進攻者來說,最糟糕的做法是在相隔較遠的幾個地點同時渡河,因而不能協同作戰。防禦者原本就得分散兵力進行防禦,而進攻者若是也分散兵力,就會失去這一天然優勢。貝雷加爾德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在一八一四年的明喬河會戰中打敗仗。當時碰巧兩支軍隊都分散兵力在不同地點渡河,然而奧地利軍隊比法國軍隊還要分散。

假如防禦者駐守在河岸的一邊,那麼在戰術上就有兩種打敗防禦者的辦法。第一,不顧對方的防衛,在某一地點強渡,以此來打敗防禦者。第二,發起會戰來打敗防禦者。對第一種辦法來說,後防基地和交通線的配合發揮主要作用。不過具體的環境還是比一般情況發揮了更重要的決定性作用。比如說陣地位置、裝備、軍隊服從性、行軍速度等,這些有利因素能夠彌補具體環境的不利。對於第二種方法來說,進攻者首先要具備發起會戰的手段、條件和決心。要是進攻者具備了這些先決條件,防禦者就不能輕易冒險使用河流防禦這一手段。

我們得出的最後結論是,即使渡河只是在極少數情況下有很大的困難,但是在不具有決定性意義的戰鬥中,進攻者也會很容易因為對渡河的後果和將來的情況有顧慮而停止進軍。他或者不去進攻駐紮在河流一岸的防禦者,或者充其量只是渡過河,然後就緊靠河岸駐紮下來。雙方長期的隔河對峙是很少見的。

即使是在有決定性意義的戰鬥中,河流也是一個重要的因素,它總是妨礙進攻,減弱進攻的威力。如果防禦者把河流防禦作為主要的抵抗戰術,把河流看作是戰術上的屏障,這種情況反而對進攻者最有利,因為這樣他就可以輕鬆地對敵人進行決定性的打擊。當然這種打擊絕不會馬上就使敵人徹底失敗,但是透過一系列對進攻者有利的戰鬥,會使防禦者的處境變得非常糟糕。一七九六年奧地利軍隊在下萊茵地區的情況就是這樣的。

相關書摘 ▶《戰爭論(下)》:後備軍要讓全體民眾能投入協助戰爭,否則不可能有什麼特別成就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戰爭論(下):運用之書【2019年全新修訂版】》,左岸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卡爾・馮・克勞塞維茨(Carl von Clausewitz)
譯者:楊南芳等譯校

防禦為戰爭制定最初法則。
防禦絕不是單純的防守,而是在其中穿插巧妙的攻擊行動。

一八一二年六月,拿破崙率領六十萬大軍渡過尼曼河。陣容浩大、驍勇善戰的法軍,雖一度攻陷莫斯科,卻迷失在俄羅斯廣袤的大地之中。由於俄軍拒絕正面迎戰,法軍無法徹底擊潰敵人,到了冬季,法軍只好倉皇後撤。俄軍開始反攻,一路追擊逃跑的法軍。最後,六十萬大軍中僅存六萬人不到回到法國。普魯士軍官克勞塞維茨此時正在俄軍服役,親身見證拿破崙征俄之役失敗的關鍵。

在下冊〈運用之書〉中,克勞塞維茨將他對戰爭本質、戰爭經驗的認識,融入到對戰術原則與戰略計畫的探索之中。他區分了「絕對戰爭」與「現實戰爭」的分野,將戰爭無限制的暴力天性與受政治條件制約的現實,都貫串到具體戰爭場景的運用之中。克勞塞維茨告誡我們,戰爭有自己的「語法」,但沒有自己的「邏輯」。不但要以符合戰爭原理的方式來行動,也不能遺忘政治賦予戰爭的目的。

(左岸)0GGK0293_戰爭論下冊新版_立體書_300dpi
Photo Credit: 左岸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