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2「暴大」給我的震撼教育

11.12「暴大」給我的震撼教育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見證住延綿於山頭的物資鏈,當中有學生亦有西裝友,只要你來,你就會搵到自己的位置,果種和勇傾巢而出的感覺,彷彿全個中大的人一齊搞緊同一個O camp咁,不過不是講玩,是一個用生命賭博之O camp。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莫坤菱(寫專題的人,難為記者,難更要做。)

一直在中大現場,琴晚(編按︰指11月12日)直到依家有一種非常震撼的感覺。

第一,中大人目標明確而堅定。以往採訪不只一次跟衝衝子,每次開打感覺上都係無乜目標,港島/油尖旺來回跑是常見。琴日目標非常清晰:我們要一齊守住中大,打返條二號橋返來,幫被捕同學出啖氣,戰意好高昂。乜嘢便衣警/黑社會?唔好再亂傳啦,行入嚟感受一下果種戰意啦。

第二,一場仗要打,不只單靠橋上的勇武仔女。

琴日在中大,要火要火,要磚有磚,要水有水,全靠無數嘅小隊在後面製作。走遍中大路面,見住各人無停過手製作,生怕慢一秒,前線就會無命。

我在山上見過一個頹tee拖鞋友,努力將所屬「XX學院」的路牌用膠片刮甩,用來做盾牌。他的眼神告訴我,無論如何也要參與其中。我見證住延綿於山頭的物資鏈,當中有學生亦有西裝友,只要你來,你就會搵到自己的位置,果種和勇傾巢而出的感覺,彷彿全個中大的人一齊搞緊同一個O camp咁,不過不是講玩,是一個用生命賭博之O camp。

第三,和段校長對話,亦是全晚的一段震撼教育。

段校長自以為,爭取到叫警察退去橋尾,是一種「成績」。我們記者群在一旁也說,「唔,今晚係咪收隊了?」學生之所以是學生,之所以堅持了五個月,是因為他們的理想主義,他們的稜角未被磨走。換轉是在社會立足過的人,可能也會答應。

他們回答校長,那下午被捕的同學呢?那個在地下被拖行的同學呢?那個被子彈打中眼部的同學呢?那些在不義之法下被捕的人,是否可以答應全然釋放?「那些人是手足,是你的學生,是我們的同學。佢當中大係屋企,你畀佢哋喺屋企拉佢?」有同學道。

警察應退,但太遲了,覆水難收。然後的事,大家都知,警察在段校長前放催淚彈。然後是一整晚的戰役,用身體擋子彈的戰役。

「唔係樣樣嘢都可以遲到。」有同學向段校長如此呼喊。

我也在想,五個月了,各位袖手旁觀的香港人,各位自以為能夠生活如常的人,不要將香港推向無法挽回的地步。有啲嘢一失去就沒有了,人命如是,自由如是,付出要及時。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Facebook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