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中大衝突看心理學補償機制

由中大衝突看心理學補償機制
Photo Credit: AP IMAEG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自卑感沒錯可以用警察權力來補償,但請把權力應用於無差別攻擊市民的721白衣人身上,而不是學生,這樣我相信每位市民都會感到警察是在幫助人民,而不是和人民對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在香港示威衝突的畫面中,大家可以經常看見香港警察被嘲笑學歷低下,市民會把警察稱作「毅進仔」。毅進文憑是讓不能在中學文憑試中獲得五科合格的學生就讀,讀完能獲得等同五科合格的成績,而某類的毅進文憑更是專為想投考紀律部隊的人士而設。大眾都用「毅進仔」將所有警察標籤為低學歷人士,當然這並不完全準確,這種標籤較適用於前線員佐級警務人員。警隊中的督察級或以上的指揮人員學歷一般較高,不少人也是大學畢業生(雖然大學學位學歷並不是必需的),至於前線警員則普遍不具專上學歷。

大家在不少畫面中,都看見前線警員被奚落「毅進仔讀唔成書出嚟蝦蝦霸霸」、「毅進仔一個月搵得嗰2萬零蚊買得起太古城咩?」,前線警員似乎被擊中心理要害,更加用力濫權濫暴瀆職,對高學歷人士更懷著敵對態度,昨日(編按:原文撰於11月13日)在中文大學的事件就是一個好例子,前線員佐級警員已和全港大專院校學生勢成水火。

我想起了心理學中一個叫「補償」(compensation)的概念。補償是一種潛意識心理防護機制,由著名心理學家Alfred Adler首先提出。「補償」這種心理防護機制意思是人會有意識或無意識地去做一些事情去彌補感知上的自卑感(sense of inferiority),從而讓自己自尊感得以提高,減低因為自卑感而產生的焦慮。

根據Adler的理論,香港警察在香港受盡千夫所指,在本地過往的光環盡失,有小部分警員所以積極轉移到內地網上平台化享大小事,吸盡內地人民的支持,這是補償的表現;一部分員佐級警員在中小學學習過程中失敗的經歷讓他們在學校中自尊心低落,於是選擇當上擁有公權力合法使用武力控制別人的職業,高等級的權力補償了他們的內在自卑感。

以上的都是一些不健康的補償模式,心理學中的補償也可以有健康的模式。香港警察在港失去民心,可以更努力地改善自己對市民的態度,不濫暴不濫權地執法,這樣必能奪回香港人的民心。在學校中的自卑感沒錯可以用警察權力來補償,但請把權力應用於無差別攻擊市民的721白衣人身上,而不是學生,這樣我相信每位市民都會感到警察是在幫助人民,而不是和人民對立。

香港年輕一代、現時的中學生與大專生在這次修例運動所受到的傷害最為深,我們必需站在沒有公權力的學生一方,這是責任。願榮光歸中大。

本文獲Lo's Psychology授權轉載,內文與題目稍作修改,原文請看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黎家樂
核稿編輯:鄭家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