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廠工人爭議其實不複雜,請勞委會不要再騙我們了

關廠工人爭議其實不複雜,請勞委會不要再騙我們了
Photo Credit:manson H CC BY ND 2.0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Photo Credit:manson H CC BY ND 2.0

86.5.31勞委會以政府附屬基金中之就業安定基金為財源基礎,於就業安定基金委員會第三次臨時會,初審通過「關廠歇業失業勞工促進就業貸款實施要點」,隨後並經行政院勞工委員會審議通過發布施行,之後即本此發放相關款項,鼓勵抗爭工人盡早領取而結束抗爭。

於陳菊擔任勞委會主委期間,勞委會曾向部分較富裕的關廠工人追討款項,而於王如玄擔任勞委會主委期間,則大動作向其餘關廠工人追討款項,並因此引發臥軌等大規模抗議行動,受到社會廣泛的矚目。

本件爭議最主要的爭點是,當初勞委會所發放的款項屬於「補助」、「墊(代)償」或是「貸款」。在這個爭點解決後,剩餘的爭議空間即不大。

勞委會的主張大致是,當初所發放的款項是政策性的紓困貸款,與關廠工人間屬於民事契約關係,而勞工保險基金紓困貸款或是政府機關與人民間的政策性貸款關係,先前法院的很多判決認為是民事關係。況且由形式觀之,當時關廠工人簽的即是貸款契約,而且如果不是貸款,為何部分關廠工人已經清償了?因為是民事契約關係,消滅時效為15年,所以仍然可以請求關廠工人清償。

關廠工人律師團的主張則大致是,當初勞委會和關廠工人雖然有簽訂貸款契約,但為一種通謀虛偽意思表示,所以無效,真正的法律關係是「代位求償」或是「補助」。當時勞委會官員受訪時也稱「名義是貸款,但他也有代位求償的精神。」而且在簽約過程中,政府官員一直強調「不用還」,與貸款契約的本質矛盾。另外如用途限制、金額畸零並非整數、無法多貸或少貸、保證人不限資格、以及對保之鬆散等,均與一般貸款關係不同。

另外就此爭議,關廠工人律師團認為應該由行政法院審判,主張行政法院對於公、私法契約之區分,同司法院大法官與學界多數主張,採取「契約標的理論」,主張應探求契約之內容判別其是否影響公法上之權利或義務,如標的呈中性,則應從「給付義務之目的」及「契約之全體特性」判斷之。

而「關廠歇業失業勞工促進就業貸款契約」,乃係「特定」為了實現「協助關廠歇業勞工,獲得就業機會,安定生活」之行政目的,而依系爭「關廠歇業失業勞工促進就業貸款實施要點」所執行之「行政契約」公法行為。而既然是公法爭議,即便勞委會有請求權,消滅時效只有5年,所以勞委會已不可請求關廠工人清償。

日前剛好有機會跟幾位教授一起用餐,包含公法學者胡博硯教授、民法學者游進發教授以及刑法學者鄭文中教授,所以也就順便請教了胡教授和游教授的看法。

胡教授也是關廠工人律師團的成員之一,他的看法和上述提到的基本一致。不過他補充道當初所謂的「貸款」金額與計算出來的「資遣費和應提撥退休金加總」金額完全一樣,性質上就是補貼,當然屬公法性質。而且這個補貼根本是當初勞委會疏於作勞動檢查,以致無法查出很多雇主沒有足額提撥退休金,而應該負的國家賠償責任的變形。

倒是游教授有不同的看法,他認為公法與私法的區別一般民眾難以理解,這個爭議很明顯的就是當初勞委會是要先幫雇主支付應付的資遣費及提撥退休金,之後再跟雇主求償,勞委會應該去告雇主要這筆錢,怎麼可以因為找不到雇主就跟勞工要呢?那些已經清償的關廠勞工,應該主張「不當得利」向勞委會追討。

不過,雖然見解不同,他們的結論是一致的,也就是關廠工人不需要去清償這些款項。

筆者贊同他們的結論,當初勞委會為了安撫勞工,勞委會官員在與勞工協調時,不斷的釋放出不需要勞工返還,其會與惡意關廠雇主解決的訊息。正是有這樣的訊息,關廠工人們才會簽下貸款契約,但勞工們的真實想法卻不是跟勞委會借錢,而是勞委會是將雇主積欠他們的款項還給他們,勞委會之後會去找雇主解決。如果關廠工人認為勞委會是撥放貸款給他們,之後還要償還的話,怎麼可能輕易停止當初的抗爭?這麼簡單的道理,應該一般人也能輕易理解才是。

另外必須一提的是,勞委會一方面編列預算聘請律師對關廠工人提告,另一方面於今年4月15日公告「關廠歇業經濟困難勞工紓困補貼實施要點」,也就是所謂的789方案,提供關廠勞工利息與違約金全額,以及本金依各程度的不同進行7成到9成的補貼,最高甚至可獲全額補貼。也就是根據勞委會的作法,支出的費用會比收回來的「貸款」高。有這樣的行政機關,人民繳再多的稅金也都會被他們揮霍浪費掉,這個已經有「資委會」惡名的機關,乾脆廢掉算了!

延伸閱讀:

4月主題徵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陳仁豪』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