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旅居新加坡多年的中國人,仍會對「祖國」的強盛而感動?

為何旅居新加坡多年的中國人,仍會對「祖國」的強盛而感動?
Photo Credit:Vanessa Hunter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儘管越來越多中國人移民到新加坡,但他們依然期盼著其成長的中國能越來越強大。同時,對於中國政府有意識模糊華僑與華人的界線,新加坡政府近年來一直在呼籲國內華裔公民要認同自身的獨特文化。

文:GRAHAM LLOYD

Tony Wang是居住在海外的6000萬華裔中的新面孔。

年輕,聰明,見多識廣,自13歲與父母移居新加坡已經17年的王先生,對於改變了自己祖國面貌的經濟奇跡感到非常自豪。

王先生確信他和他的父母有一天會回到中國退休。他對全球事務有著烏托邦式的看法,不介意在網上被監視,認為香港的抗議者缺乏尊重,而且認為一個世界政府是解決包括氣候變化在內國際問題的答案。

「人們誤解了中國人,」王先生說。 「我們向全世界敞開胸懷。我仍然選擇做個中國人,因為我希望中國的未來會更好。現在很好,但是會變得更好。」

王先生的觀點凸顯了有關中國對海外華人社區的態度可能會如何變化的辯論。過去,中國刻意迴避在其他地方獲得公民身份的中國人,這些人被迫放棄他們的中國護照。

共產黨的新態度是鼓勵海外華人保持聯繫。在中國有句老話是:「落葉歸根」。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公開強調有必要將世界各地的華人聚在一起,共用「中國夢」。

《澳大利亞人報》週末版(The Weekend Australian) 啟動了一個由六個部分組成的系列報導,將探討中國在亞洲和太平洋地區的僑民。

並非所有的海外華人都是一樣的。僑民來自中國不同的地方,在不同的時間而且為不同的原因而來。非法移民和有組織犯罪造成的人口走私依然是主要特色。在英國埃塞克斯郡(Essex)的一輛卡車後面發現了疑似來自中國的39人遇害,這加劇了人們對人口販運的擔憂。(編按:後證實受難者全部來自越南

有些人已在其他國家取得國籍。並非所有人都說相同的語言,而且許多人對中國有不同的感受。數據清楚顯示,自從中國開始放寬移民限制以來,大多數離開中國的人都選擇不回國。

然而,中國不斷增強的經濟實力和進步正在改變一代人的觀念。

王先生經常訪問中國大陸,並通過一個約會應用程式結識了他現在的未婚妻Abby Ding。他們計畫明年結婚。

丁小姐在新加坡經營一家美容診所,為想要看上去像芭比娃娃、找個有錢丈夫的女孩們服務,還有為忙碌卻又擔心皺巴巴臉龐與自己身上簡潔線條西裝不相稱的忙碌男性商人施打肉毒桿菌。

tony-wang-2
Photo Credit:Vanessa Hunter
Mr Wang and Ms Ding enjoying Singapore’s nightlife.

王先生態度所代表的轉變對新加坡來說並不那麼難以理解,畢竟這是一個專制政府仍在不懈地努力以增強各種族凝聚力,並且鼓勵國家認同高於一切的地方。

但外國干涉仍然是新加坡執政精英關注的主要問題。新加坡550萬人口中,超過70%的人可以溯根到中國。

這給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要求增加了助力,他們要求這個小島國家將中星關係置於與美國、英國與澳大利亞的關係之上。

儘管如此,富裕的中國商人仍然蜂擁至新加坡,以尋求從這裡進入全球市場的機會,並將其作為對中國一旦有糟糕的事情的風險對沖。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八月份的國慶日講話中警告說,中美之間日益緊張的局勢意味著未來的困境。

「我們必須永遠記住以新加坡人的身份與中國接觸和合作,」 李先生說。「我們擁有自己的歷史和文化。因此,我們對各種問題有自己的看法,必須採取自己的立場。」

學者們堅持認為,很少有居住在新加坡的華裔人士先認為自己是中國人,而不是新加坡人。但隨著對早期困境的認識不如以前,越來越多的人選擇保留他們的中國護照和公民身份。

李顯龍 Singapore's Prime Minister Lee Hsien Loong addresses the nation after the passing of his father former prime minister Lee Kuan Yew at the Istana in Singapor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

新加坡出於文化和政治原因,希望鼓勵具有聰明頭腦的新一代中國移民維護該國嚴格控管的種族融合。80%的新加坡人居住在公共組屋,每個街區都有嚴格的華裔,馬來裔和印度裔住戶比例。小販市場中心的小吃攤實行同樣嚴格的配額制度。

在一個禁止並嚴懲公開表達異議的國家,有時被視為對初來乍到中國人有優惠待遇的現象,激發了緊張關係。

隨著僑民的變化和中國施加更大的全球影響力,新加坡正被迫適應新的現實。這座城市政府面臨壓力得支援中國在南中國海的擴張,但迄今為止拒絕這樣做。

李顯龍表示,中國崛起是不可避免的,美國試圖阻止這種崛起既沒可能也不明智。但是他說,作為一個崛起的全球大國,中國需要讓自己站在其他國家的立場去看問題,並更多地考慮其他國家的利益和觀點。

王先生說,他在10月1日觀看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精心彩排的軍事實力展示時哭了。

「這不是一個容易的成就,」他說。

曾在中國上小學的他為瞭解現代中國青年打開了一扇窗,王先生說:「我們的宗教信仰是我們自己,和我們的政府。」

他補充說,中國正在恢復其應有的地位。

「在過去3000年中的大多數時間裡,我們一直是最繁榮的,輕鬆拿第一,但在過去200年中,我們滑落了,」他說。

「崛起意味著從窮變富,但復興是恢復原來的狀態。」

本文獲《澳大利亞人報中文》授權刊登,原文請見:特稿:海外華人,被納入中國的未來。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本文是《澳大利亞人報》探索中國在本區域的更廣泛話題的專題系列專案的一部分,該項目得到朱迪思·尼爾森新聞與思想研究所(Judith Neilson Institute for Journalism and Ideas)的資助。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