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轉台灣》:柯文哲把藍綠紅「忽悠」得一愣一愣的,還自我膨脹自稱「台灣最大公約數」

《翻轉台灣》:柯文哲把藍綠紅「忽悠」得一愣一愣的,還自我膨脹自稱「台灣最大公約數」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個負責的政治人物,在重大問題上務必主張清晰明確,讓民眾知所決定是否支持;如果故作曖昧,企圖左右逢源,甚至矇騙民眾,那不僅不負責任,而且是欺瞞大眾,那就罪無可恕了。

文:陳國祥

柯文哲粗鄙卻不失精靈

柯文哲的網路聲量在韓蔡努力操作後變小了,但他向社會發聲的音量變大了,話中所蘊含的訊息量也更豐富了。他直白近乎粗鄙的言詞,有時讓人感到辭不達意,稍有學養的人甚至覺得比喻不倫不類,但細細玩味,卻可看出他別有洞見,腦筋清楚得很。

比如談到兩岸關係,他就比蔡英文總統看得深看得遠,也比較負責任。習近平在「告台灣同胞書」四十週年的講話,口口聲聲共謀國家統一,還要各黨派推派代表「民主協商」兩制台灣方案。蔡英文立即嗆辣反擊,還把九二共識曲解為一國兩制。這次回擊讓她博得「辣台妹」的雅號,一時聲量陡增,她也稱心得意。柯文哲評點她這樣像是股票「一日行情」,並沒有對「長期趨勢」表述對策;只說不要一國兩制,不要九二共識,那要什麼?也沒講出來。至於他要做的,則是針對長期趨勢的事情。

幾天後的電視專訪中,他又譏評蔡政府親美反中的政策,好比是搶銀行,只看到鈔票,沒有看到旁邊有員警。意思是說,只在意自己想要得到什麼,卻沒有想到要付出什麼代價。這個比喻引來惡評如潮,咸認極不得體,但在兩岸與大陸問題專家趙春山教授看來,這個比喻卻是「入木三分」,因為就像柯文哲受訪時所說,比起八年前,如今的兩岸關係確實更難處理。難處就在於蔡英文總統拒絕接受九二共識,使台灣被對岸逼到牆角,因此除了依靠美國,已經沒有其他選擇餘地。

柯又說,蔡政府的當務之急,是如何從美國那裡取得台灣安全的足夠保證,以及知悉台灣必須因此付出多大的代價。蔡英文為勝選而操弄反中議題,固然能夠穩固基本教義派的選票;但如何拿捏力度的大小,也必須經過一番精打細算。否則,如果爆發類似一九九六年的台海軍事危機,結果不會只是一場「戰爭邊緣遊戲」而已。蔡英文不要讓今天的資產成為明天的負債。

這番道理,柯文哲說的粗俗,卻直指核心,不像蔡英文只會挑激群眾反中愛美的情緒,立場一面倒向美國,不管這個事事皆可交易的川普究竟靠不靠譜,更罔顧中共眼見台灣挾美以自重將如何反制。

柯文哲對兩岸關係定位以及美中台三角微妙關係的把持,有他清新的坐標為圭臬,頗能在平衡中定向求穩。他在兩岸關係的「兩岸一家親」定性已經獲得陸方階段性的接納,如果美中台三角關係的定性也可獲得三方勉強接受,則他的船艦就可駛向大海,乘風破浪前進。經過兩黨夾殺驚險連任之後,柯文哲已非一隻可愛的波斯貓,而是一頭難以馴服的台北虎。

在各類型民調中可發現,基於盡可能滿足樣本隨機選取的原則,如果單純訪問接電話的人,可能會造成選樣偏誤,而且更容易找不到電訪難尋的年輕受訪者。透過戶中抽樣,一定程度緩解了這樣的疑慮,同時也讓可靠性得以上升。這種調查方式由於年輕受訪者符合人口比例,所以調查結果多半顯示柯文哲支援度較高的部分獲得了壓倒性領先,並且維持了在民進黨支持者內的支持程度。若再以統獨立場來區分,也呈現了類似的情況,柯文哲在維持現狀派同樣獲得高度支持,而在傾向統一、傾向獨立的受訪者,也都獲得了超過三成的支持度。

獲得四十歲以下年輕人壓倒性支持,代表在台灣未來領導人的競逐上,柯文哲後勢看好。他獲年輕人青睞,基本上反映民眾對既存體制不滿意,對現有精英不信任,對自身前途不樂觀,尤以年輕人為甚。國民黨和民進黨精英幾無人可在年輕選民的支持度上望其項背,因而在全體民眾的支持度上受損,所以柯文哲如能結盟做他開疆闢土的戰爭機器,將可在二○二○年大選上奠立基石。而政黨的支持力道嚴重衰退,中間選民有決勝負之潛能,所以藍綠面對第三勢力挑戰不能不把皮繃緊一點。

柯文哲不騙不搶,他只忽悠

柯文哲政績不彰,為什麼民意支持度維繫不墜,特別是年輕選民和中間選民對他十分青睞?說起來不能不歸因於他很會忽悠。

台北市長選舉一路被譏為「佛系戰法」的丁守中,在最後兩週的政見會中突變,猛攻柯文哲是政治騙子,說他「騙藍騙綠,又騙紅色」。丁守中言重了!其實柯文哲真的不騙,他只忽悠,他把藍綠紅忽悠得一愣一愣的,大夥不分顏色,掏心掏肺相信他、追隨他,有的被忽悠成痴者甚至把他奉為救世主。

高明的「忽悠」可以厲害到什麼程度?看這個詞的創發者、光大者,即大陸著名笑星趙本山怎麼說。他在喜劇小品《賣拐》中說到底了:「我能把正的忽悠斜了,把能蔫的忽悠謔了,把能尖人忽悠囁了,把能小倆口過的挺好,我給他忽悠別了。今天賣拐,一雙好腿我給他忽悠瘸了!」真是厲害,竟能把好好的夫妻拆散,等而上之,還可把腿好好的人忽悠成以為自己是瘸子,乖乖買了枴杖。

厲害了,忽悠。其初始樣貌只不過是樹葉在風中搖晃,顯得飄忽不定,後來跟發音近似的「胡誘」交配,開啟了變異的過程,出現了令人駭異的涵義。先變異為,誇誇其談、嘩眾取寵,再進化為巧設陷阱、引人上當。輕而言之,是吹牛、蠱惑、慫恿;重而言之,則是胡說、造謠、欺騙。更嚴重的行為是戲弄戲謔、無中生有、投機取巧。在具體操作上,則是透過層層的忽悠,設下一個接一個心理陷阱,而將欺騙、蠱惑、慫恿和胡說等行為的效應發揮得淋漓盡致,故而支配了被操縱者的行為反應。

柯文哲政治生涯一路走來不就這樣一路忽悠過來的嗎?他忽悠的處女作是幫陳水扁矯飾病情,明知(後來招認了)阿扁裝病,依然為他護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