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殉道或沈默:日本「隱匿基督徒」,面臨時代潮流的宗教迫害

【圖輯】殉道或沈默:日本「隱匿基督徒」,面臨時代潮流的宗教迫害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耶穌會傳教士1549年將基督宗教傳入日本,卻在1614禁教。傳教士被驅趕,信徒被迫在殉道和隱匿信仰之間做出抉擇。許多人因此加入佛教以掩蓋基督信仰,聖餐禮儀也消失,並產生融合其他習俗的宗教儀式。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穿著和服的漁民川崎正一,在一個擺有聖母瑪利亞圖像的祭壇前,虔誠的跪著。他吟唱傳誦數世紀的聖歌,並在胸前劃十字架禱告。

69歲的川崎,是日本少數的「隱匿基督徒」(Hidden Christian),這些隱藏自己信仰的基督徒,是幾個世代的迫害中,堅守並保護信仰的基督徒後裔。(本文之基督教為傳入日本時的稱呼,即今日之「天主教」)

這些隱匿基督教信仰,融合了佛教、基督教與神道教元素,儀式和聖歌也夾雜了拉丁語、葡萄牙語和日語。

RTX78WXL
在客廳禱告的川崎|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將在今(2019)年11月23日訪問日本,這些隱匿基督徒再次受到關注,日本和一些外國媒體,前往長崎對他們進行採訪報導。去(2018)年有12個隱匿基督教的聚會地點,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遺產。

但隨著年輕人離開鄉村,這些隱匿基督教信仰可能會逐漸消亡。

「我擔心祖先努力保存的東西會消失,但這是時代趨勢所逼。」川崎說,每晚他都在祭壇前禱告,一旁還會有虔誠的佛教徒或神道教徒。「我有個兒子,但我不指望他能繼承這個信仰。」川崎如此說。

RTX78WXY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耶穌會傳教士1549年將基督宗教傳入日本,卻在1614禁教。傳教士被驅趕,信徒被迫在殉道和隱匿信仰之間做出抉擇。許多人因此加入佛教以掩蓋基督信仰,聖餐禮儀也消失,並產生融合其他習俗的宗教儀式。

當日本在1873年解除基督教禁令時,一些隱匿基督徒加入天主教會,其他人則選擇繼續維持祖先保留下來的信仰方式。

「儘管遭到鎮壓,他們也不想毀滅一生所堅持的信仰。」69歲的村上重典,是長崎一個隱匿基督徒團體的第七代領導人,他們的故事也成為2016年馬丁・史柯西斯(Martin Scorcese)導演的電影《沉默》(Martin Scorcese)背景。

RTX78WY4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日本前駐梵蒂岡大使上野說:「我認為教宗此次訪日,應該會提到隱匿基督徒的事,因為教宗曾說過,在日本有基督徒受到強力鎮壓之下,還堅持了兩個半世紀的信仰,對當代社會是個很好的教訓與案例。」

村上重典的父親約14年前去世,他因此成為隱匿基督徒團體的領袖。他用了三年時間,從那些僅存的、從18世紀留下來的卷軸當中,學習「orasho」,也就是聖誦。

RTX78WY5
18世紀留存下來的卷軸|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村上父親還在時,整個團體大約有100人,但現在僅剩一半。「在祖父的年代有好幾百人,但年輕人現在對此不感興趣,紛紛放棄了這個宗教。」

隱匿基督徒的數量很難確切統計,但沒有人懷疑這個群體正在快速萎縮,且全日本僅約1%的人口信仰基督宗教。

長崎縣生月島上一間博物館館長說,該島目前有四個隱匿基督教團體、約300名信徒,在30年前則有20個團體與2000人的規模。館長說,缺乏一個明確的宗教領導者,讓隱匿基督徒難以適應社會變化,這是他們團體生存的一大障礙。「保留了舊制度,卻沒有任何新機制能依據社會變遷做出調整。」

RTX78WXU
村上(右)與其他信徒|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村上說,他的目標就是繼續保持傳統。「我不想改變,而是想繼續捍衛祖先們留下來的方法。」村上依然堅持,隱匿基督教不會消亡。

「我沒有挑選繼任者,但我有信心能維持下去。」村上在長崎的小小神社中,為隱匿基督徒、佛教徒與天主教徒舉行祈福禮。

這間神社是為了紀念17世紀的一位葡萄牙神父。「我不能讓我們這代人,毀了祖先一輩子所保護的東西。」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