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人年改和公務員年改有哪些不同?有公務員資歷的大法官該迴避釋憲嗎?

軍人年改和公務員年改有哪些不同?有公務員資歷的大法官該迴避釋憲嗎?
司法院大法官受理軍公教年改釋憲案|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釋字第782號解釋中,大法官對公務員和軍人年改的審查標準有沒有不同?軍人年改和公務員年改有哪些不一樣的地方?現任大法官中有六位有公務員資歷,自己的退撫制度自己審會有疑慮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釋字第782號解釋是由立委林德福、李鴻鈞、高金素梅等人,針對民國(下同)106年制定公布的公務人員退休資遣撫卹法(下稱系爭法律)有關公務員退撫制度提出的釋憲聲請案做成,解釋結果基本上和軍人年改釋憲案一樣,除了系爭法律第77條第1項第3款有關再任的規定違憲外,其餘都未違憲。

雖然解釋結果大致相同,不過大法官對公務員和軍人年改的審查密度有沒有不同呢?軍人年改和公務員年改又有哪些不一樣的地方呢?一起來看看吧!

討論前要先確定的事:本案大法官要不要迴避?

現任15位大法官中有六位有公務員資歷,都可能會適用到此系爭法律,自己的退撫制度自己審會有疑慮嗎?

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下稱大審法)第三條規定,有關大法官的迴避準用行政訴訟法,而行政訴訟法除了第19條規定六種法官應自行迴避的情形外,第20條規定:「民事訴訟法第三十三條至第三十八條之規定,於本節準用之」,也就是原則上大法官如果和解釋案件或當事人有特殊關係曾經參與解釋案件的審判或仲裁等等程序,或是有其他足認其執行職務有偏頗之虞情形就必須自行迴避,有關聲請迴避以及相關迴避的程序,則準用民事訴訟法的規定。

那如果大法官本身就會被解釋客體影響,需不需要迴避呢?

過去大法官曾經有一號解釋,該號解釋的爭點就是「立法院刪除大法官司法專業加給之預算違憲?」(釋字第601號解釋),爭點本身就和即將審理的每一個大法官直接相關,不過大法官們認為,因為大法官本身不是解釋案件當事人(釋憲案件的當事人是聲請解釋的聲請人),就算大法官本身會受到解釋客體和解釋結果影響,也只是「憲法解釋之反射作用所間接形成之結果」,不是法律規定大法官要迴避的事由。

此外,如果大法官因此迴避審理該案,實際上等於拒卻該案進入憲法法庭,因為沒有任何一個大法官可以審理,這樣的結果不符合迴避制度的本質,所以如果因為大法官迴避導致沒有大法官可以審理案件的話,大法官就不能以該理由自行迴避、拒絕審判。釋字第601號解釋最後由時任15位大法官審理後,做成「解釋客體違憲」的解釋。

而在本案裡,雖然15位大法官中有六位有公務員資歷,可能在退休的時候適用系爭法律,但如果六位大法官都因此迴避本案的話,審理人數就無法達到2/3門檻(大審法第14條前段、同法施行細則第15條),形同拒絕審判本案,所以依照釋字第601號解釋意旨,本案中具有公務員資歷的六位大法官同樣不需要迴避。

討論完程序問題後,以下將進入公務員年改釋憲案的實質審查說明。

shutterstock_465586604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公務人員退撫制度沿革簡介

公務人員退撫制度從32年開始實施,採確定給付制,並分別在49年和63年起針對一次退休金和公保給付實施優惠存款制度(18%)。84年實施退撫新制,將公務人員退撫財源由過去的「恩給制」,改成由政府和現職人員按法定比例撥繳的「共同儲金制」,並由政府負最後支付保證責任,新制下的一次退休金和公保給付也不能再存18%。

不過為了降低退撫新制造成的衝擊,退撫新制除了採不足額提撥之外,也從優計算18%期間,並有年資補償金的制度,不過和軍人年改制度一樣,年資補償金導致相同等級、相同服務年資的公務人員,只因為服務時期不同,所得即有明顯差異的不公平情形。

審查密度與政府最後支付保證責任

大法官認為公務人員請求退休金的權利是「具有財產權性質的給付請求權」,公務人員退撫基金和軍人退撫基金一樣,分別來自個人提撥政府提撥政府補助,大法官同樣認定針對個人提撥部分應該採嚴格審查標準,政府提撥和政府補助部分則採寬鬆的審查標準(理由請參見【釋字第781號解釋】軍人退撫制度是怎麼來的?(上))。

政府最後支付保證責任部分,大法官的見解和軍人年改案中相同,同樣認為是政府在採行開源節流手段後,仍不足以維持退撫基金收支平衡時,政府應該另外編列預算撥款支應,而不是一有虧損就要馬上補貼。

退撫給與並不是遞延工資

公務員的俸給退休金給付請求權,雖然同樣都是服公職權所衍生的權力,但退休金、18%、年資補償金等等 「退撫給與」,和在職期間領取、總額可以確定的「俸給」無關,所以大法官認為退撫給與在性質上不是遞延工資。

因此,系爭法律沒有侵害財產權、生存權、服公職權,也沒有違反信賴保護、法律不溯及既往、比例原則。

公務人員退撫新制比軍人退撫新制多了「退休所得和現職人員待遇相差不大,讓公務員一符合退休資格就會馬上退休,退休給付年限增長除了造成國家負擔加重外,也導致政府長期培育的人才太早流失,影響政府施政效能」的問題,其他狀況大致相同,因此大法官同樣認為系爭法律大部分沒有違憲,詳細理由請參考【釋字第781號解釋】軍人年改為什麼大部分不違憲?(下)

最後有關系爭法律第77條第1項第3款再任的規定,和軍人年改情形相同,大法官認為並不是所有私校都有拿政府補助,且政府也不只補助私立學校,系爭法律只規定「再任私校且每月報酬超過法定基本工資」的話,就不能領月退休金,違反平等權。

延伸閱讀

本文經法操司想傳媒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