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漸惡化的香港局勢,正好吻合北京「取消區議會選舉」的階段性目標

日漸惡化的香港局勢,正好吻合北京「取消區議會選舉」的階段性目標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何港府與北京對於這場選舉採取如此保守的手段?原因在於泛民派如果贏得區議會大幅席次,除了直接打臉林鄭月娥治理能力不足的顏面外,也意味將反送中這場運動的戰線拉長後,同時可以累積更多的社會能量,顯而易見,這些結果恰是北京最不樂見。

香港的情勢近日因為訴求大三罷、交通警察無故開槍射擊抗議民眾後日趨升高,直到港警進入香港中文大學進行大規模暴力式的鎮壓後達到最高潮。西方主流媒體異口同聲以「香港已回不到過去」作為標題大篇幅報導外,也同時譴責警方執法的失控與濫權。

香港反送中運動的社會動能本來趨於下滑,何以在港警採取主動且具有強烈攻擊性的處理態度後,局面一夕之間逆轉且陷入無解的社會衝突與對峙的氛圍中。關鍵就在於北京暫時解除了眼前的政治引信,在無直接政治危機下中共較有能力處理棘手的台灣與香港問題。前者就是國務院前些日子所推出的「對台26條」統戰方案,後者則是香港採取壓力增溫的恫嚇作為。

就國際面向來說,美中經貿大戰的若干爭議,本來預期在十一月APEC的智利川習會上將有初步的談判成成果,這對北京而言將有讓步的政治壓力,隨著兩國領導人峰會的取消,川普此時又陷入彈劾的政治風暴,在面臨較少的國際壓力下,北京認為較有餘力處理當下香港的問題,事實上他們也積極出手了。

就內部政治變數而言,延遲甚久的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先前舉行完畢,中共高層寧可面對外界有關「遲不召開、權力不穩」的質疑,也要在做好所有政治部署後穩妥進行,除了展現「黨內團結穩定」的形象外,更關鍵在於釋放「習近平足以掌握挑戰危機」的政治訊息。會後中共提出了一系列有關強化治理能力的政治宣示,在北京眼中,由於反送中議題在兩岸關係與香港問題存有高度的連動性,因此必然是當下落實四中全會落實「治理能力」並遂行「政治宏觀調控」的對象。

直白說,這也是習近平與韓正分別在上海與北京接見林鄭月娥的意義,特別是習「高度信任,充分肯定」的談話,如果港府取得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尚方寶劍,自然就不難理解港警「寧左勿右」的態度。

香港中文大學二號橋成為攻防主戰場
Photo Credit: 中央社
11日迄今,香港中文大學二號橋成為警察與蒙面示威者攻防的主戰場。

在香港情勢逐漸惡化下,社會對峙與惡意的螺旋上升已是客觀的事實,然而有些不尋常的事態正在發展中。港警進入香港中文大學的暴行行徑其實就是多此一舉的作為,除了將大學自治的精神徹底摧毀外,製造恐懼與仇恨恐是關鍵,許多港媒已經預期在區議會選舉前,將有更大規模的突發流血事件,港警對於抗議群眾所採取的不分年齡、性別與身份的無差異攻擊就是指標。

此外,中國硬派媒體不斷散佈「大批公安武警已在深圳做好集結,駐港解放軍將是港府強力後盾」的訊息,除了造成群眾心理上的恫嚇效果外,同時也會實行宵禁或部分軍管鎮壓做好準備。中國官媒最近推出以「事情正在起變化」為名的文宣攻勢,希望透過歷史的連結展現中國高層的政治立場與個人意志。

熟悉中共黨史與毛澤東思想的人都清楚,毛澤東想透過「雙百運動」(百家爭鳴、百花齊放)整頓八大之後黨內官僚權貴,沒想到到民主黨派人士與知識分子卻反客為主,將矛頭對準毛與當權派,毛澤東在發動反右鬥爭前寫了「事情正在起變化」,算是在發起整風運動前給了一點暗示。習近平近日發表對港講話,對於一心追求與毛擁有同樣政治高度與歷史地位的習來說,事情正在變化的說法其實也是在香港問題上的重大訊號,

這些強硬手段的階段性目的似乎都有個共同的矛頭,事態一旦「失控」就有接管或沒收區議會選舉的藉口。為何港府與北京對於這場選舉採取如此保守的手段?原因在於泛民派如果贏得區議會大幅席次,除了直接打臉林鄭月娥治理能力不足的顏面外,也意味將反送中這場運動的戰線拉長後,同時可以累積更多的社會能量,顯而易見,這些結果恰是北京最不樂見。為了防範未然且避免未來全面失控的風險,順勢而為取消區議會選舉可謂是「理性下的不理性」的最佳註解。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